以驕傲之名,獨自一人的朝聖之旅

Top

又回到獨行的日子

2013.5.21 天氣晴
宿Albergue Ave Fenix,私人,7歐元

早上一個莫名的感覺讓我醒來,原來是José正要在我枕邊放上紙條,看我睜開眼睛,他直接告訴我要先離開,他們會在Villa Franca的庇護所等候我,有人陪伴而走的日子宣告結束,不過,雖然又恢復一個人行走,可是知道前方有同伴在等待,心裡多了些溫暖和感動。

一個人走路,要走要停、要快要慢全照自己的意思,也不會影響他人,若有人結伴而行,當然可以相互照應、分享喜悅,卻要相互妥協配合,兩者各有優缺。我還是比較喜歡一個人走,除了可以找到屬於自己的節奏,也能專心欣賞風景,何況當走到必須專心應付腳步而無暇他顧之時,也沒有力氣跟人互動分享了。而且在朝聖之路上,不時會遇到陌生但友善的朝聖者,所以一個人走也不曾真正孤單。

沿途仍是石頭村莊,不過有著Galicia特色的茅草屋頂穀倉或工具間,已經處處可見,除了有些畜牧人家外,這一段路顯見多處的葡萄園與酒莊,這是離開La Rioja地區後少見的景象,少了前兩天的山巒疊翠、秀麗風景,卻多了山谷平原裡農村田園的質樸氣息。

朝聖之路從第2天的Puente La Reina開始走到第16天的Astorga,幾乎是和高速公路111或120的方向一致,時而看見,時而不見,由東向西前進,從Astorga之後才遠離高速公路,走入崎嶇山路和偏遠村莊,直至Ponferrada才又跟高速公路貼近,進入Galicia區界前則再次遠離,進入山區行走。沿途經過的大部份地方,除非靠自己的雙腳來走這一趟,否則應該都是一生不會造訪之地。

對我這個沒有運動習慣的人來說,這趟幾百公里的健行,出發前並沒有長途練走,也沒有加強背負重量的體力,在決定朝聖之後,就這樣買了機票,背上新登山背包、穿著新登山鞋,飛向西班牙,踏上朝聖之路。

如初生之犢般的勇氣,到底從何而來,自己也不知道,只是頗得上天眷顧的幸運,一路伴隨而行。長時間走路下,身體累積的疲累和痠痛一直存在,每天都是一場體力和意志力的戰爭,卻沒有想到要放棄,一步一步地,已經完成了三分之二的路程,也深信著未來的三分之一會順利完成。

每當體力已達極限,而眼前仍須爬上那綿延不盡的山路時,或是雙腳已經痠痛難耐,卻仍需繼續那永無止盡的下坡時,都會擔心著能不能撐過,卻也都能平安地度過。我想,大概是靠心底那股不服輸的驕傲支撐著吧,既然決定往前走,前方絕對沒有過不去的橋、翻不過的山,更沒有到不了的問題。於是,一天又一天,走過一村又一莊,越過一山又一嶺,經過高地、平原、盆地和溪谷,縱然雙腳已走到麻木,還是能夠努力地走過去。我想,在朝聖之路上,沒有抽筋、沒有扭傷、更沒有起水泡,能夠像我這麼平安無恙的人應該不多。

news_11__250436584.jpg

●Castillo de los Templarios(聖殿騎士團總部)建造於13世紀,是朝聖之路必經的知名城堡

Top

心靈滌淨之路

下午兩點前就抵達了VillaFranca,當我接近村莊時,已經遠遠地瞧見José和Pierre站在路口翹首探望,霎時間,疲累、痠痛似乎都遠離了,這種心情難以形容,像是一種被親人等待回家的感覺。我們住的鳳凰庇護所是私人的,雖然頗有特色但相當簡陋,據說這間庇護所是以美食著稱。不過,我們並沒有在庇護所用餐,而是到Alex的朋友Julio住的公立庇護所煮食,在Foncebadón認識的兩位熱情大男生,來自Canarias的Jonay、Rayco今天也加入我們。

news_11__820738829.jpg
●山腳下的小城,就是有著小繁星原野之稱的VillaFranca

大家在超市買了需要的食材後,由這群男士們掌廚,煮了一大鍋相當美味的白醬義大利麵和一大盤的生菜沙拉,足以應付15人的份量,從備料、煮食、擺桌、整理到清洗,都是這些男士經手,女生只需等待上桌吃飯就好,完全不需動手,偶而被體貼的西方男士照顧,還滿令人開心的。

Canarias是位在大西洋上的熱帶島嶼,屬於西班牙伊比利半島之外的領土,西班牙本土販賣的香蕉大部份都是來自這裡,從Jonay、Rayco身上可以感受到來自海洋島嶼的開朗性格,熱情而有活力,來自同為亞熱帶海洋國家的我,感覺更為親切,今天之後就沒有再遇到他們,卻沒想到在聖地牙哥大教堂的彌撒儀式中能與他們重逢。

從中世紀以來,VillaFranca這個有小繁星原野之稱的小城,許多虛弱或生病的朝聖者無法前進到聖地牙哥時,便會在這裡的聖地牙哥教堂領取恩典證書。而從這裡開始,便是camino duro(困難之路),是最艱苦的一段路,有些人在這裡就放棄往前走。

有朋友問說,「你一個人去走不擔心、不害怕遇到壞人嗎?」「跟那麼多陌生人住在一起,不擔心危險嗎?」我不能也不敢保證是百分之百的安全。但是,就我自己的經驗來說,當第一天住進庇護所、第一步踏上朝聖之路後,這些曾經存在的疑慮或擔心,從那一刻起就不存在了,除了擔心沒床位可住,我很放心地走路、認識新朋友,也被新朋友認識。

這條路對我來說,是滌淨心靈的道路,沒有繁文縟節,沒有世俗考量,全憑心來做主決定的自由之路。從一個出門旅行從不考慮青年旅館,訂房間都要求有獨立衛浴的人,竟能立即適應男女合宿、衛浴共用的團體生活。從擔心路上會有未知危險的旅行者,成為放心自在的朝聖者,甚至在森林裡、在原野中行走許久,遇不著半個人,也能安然地享受鳥語花香、風聲林濤。究竟為什麼呢?我也不是很清楚,就像許多朝聖者共同的感想,或許這真是一條充滿性靈的道路。

Top

最艱辛的一段路程

2013.5.22 天氣晴
宿Xunta 自治區政府設立的庇護所,6歐元

今天面對的將是最艱苦的路程,按照指南的提醒,出鎮後的指標有些混亂,正確應該走右邊的法蘭西之路,這是一條自然山徑,路線長,必須翻山越嶺,直到Trabadelo才與左邊的路線交會,左邊的路線是沿著車流量相當大的國道6號前進,有一段貫穿整座山脈的兩線道公路,路面相當狹窄,而且沒有人行道,只能在1.5公尺寬的路肩行走,橋下是15公尺深的溪谷,走在上面相當危險。

news_11__1987154352.jpg
●從Villa Franca開始,便是一段camino duro(困難之路)

當選擇走上右邊的路線後,路邊寫著這麼一句話「el Camino muy duro」,意思是這是一條非常困難的道路,比起之前的路徑,今天終於能體會什麼叫做行路難,難怪會被稱作困難之路。才離開鎮上沒多久,回頭一望,小鎮已經在遙遠的山谷下,安靜地臥伏在群山之中,再越過一個山頭,倏忽地置身群山中,來時的喧囂已了無蹤影。
 
連續12公里的山徑,山勢非常陡峭,在永無止盡的上坡與下坡間,沒有任何歇腳處,體力消耗的相當快速,更別說因為消耗體力產生的飢餓感,雖然身上有乾糧充飢,可是仍然覺得無力,直到Trabadelo才勉強找到一家咖啡廳歇個腳、吃點東西。

Trabadelo開始離開山徑小路,將近7公里和公路並行而走,雖然必須時時注意著後方是否有來車,但是走在加利西亞群山腳下,沿著山谷之中蜿蜒的小溪畔,野花綻放、綠蔭如織、還有恬靜的田園景緻,數個宛如世外桃源般的小村莊,都是歇腳休息的好去處。就在美麗小巧的村落Vega,我竟遇到早應該走到前方不知何處的Pierre,他說他今天身體不舒服,無法再往前走了,坐在這裡期待能遇到我,跟我交待一聲。而在這之後,並沒有如我們的預料,有機會再跟Pierre會合,只有幾天之後,我曾和他在路上短暫重逢,到最後連我也跟José他們分開而走了。

走過這幾個美麗的小村後,又開始走入山中小徑,這段路的陡峭不亞於早上的那一段路,足足有11公里左右的上坡路,果真是名符其實的困難之路。因為山路難行,每越過一座山頭,就必須為自己加油打氣,而每走到一座山頂,看到無比美麗的景色時,才又有繼續前進的氣力。縱然有段是沿著溪谷低地行走,但是腳程實在是無法加快,所以遲至下午4點才進到OCebreiro。

大概是從Astorga之後,幾乎每個村莊都有養牛、羊或馬等牲畜,一進入村裡,空氣中充斥著動物糞便的味道,有些甚至路上還有牛糞,尤其越接近Galicia越是嚴重,沿著溪谷經過幾個較乾淨的村莊後,又必須開始連續閃避地雷的動作。但是到La Faba時,已經是滿地黃金,沒有任何乾淨的空隙可以踩踏。這些山中的村落都相當迷人,但實在無法忍受空氣中彌漫的刺鼻氣味,沒能駐足欣賞有點可惜。幸好離開村莊後,有沿路盛開的溫帶花朵,洗滌那混濁的餘味,帶來盈滿鼻腔的馨香。

Top

夢幻之鄉──精靈村

過了Laguna de Castilla這個村莊後,再往前一小段路就進入了Galicia自治區,就在今天的下午3點24分,我的雙腳已經踩在Castillay León和Galicia兩個自治區的界碑之間,兩區的界碑佇立在山頭,當我回望來時路,前看未來路,驀然想起,這些天來已經走了超過450公里,此時獨自站在這前不著村、後不著店的山巔之上,加利西亞壯麗的景色就在眼前展開,前後盡是層層山巒翠谷,望著這個浸潤在大西洋氣候的綠色區域,傳說塞爾特文化的發源地,心頭竟同時湧上遺世淒涼的感傷,與慨然自若的從容,這真是極為矛盾的心情啊!

站在這裡,沒有羅盤、沒有方向,只有能順著那一路指引的黃色箭頭,確定自己該往何處去。深吸一口氣,繼續往上前進不遠之處的目的地。

朝聖之路上,Galicia的第一個村莊OCebreiro是個驚喜,一進村裡就看見傳統塞爾特的圓形茅草屋(Palloza)。Galicia人自覺是塞爾特人的後裔,是個經過數千年不同民族文化的衝擊,卻仍保有自己文化特性的堅韌民族,特別是展現在建築風格與人文風采上,自治區內仍有幾個保持完整的塞爾特部落,OCebreiro就是其中保有傳統建築的聚落。羅馬式的教堂裡珍藏著加利西亞的寶物:聖杯。傳說某個暴風雪的夜晚,本來要開始的聖誕彌撒,居民卻無人到場,這時出現一位農夫,從山谷中沿著困難之路上來要領受聖餐,但神父不想只為一個人做彌撒,要請他回去,但農夫堅持自己應有的權利,最後神父還是為了他做完彌撒,將聖餐遞給農夫。就在此時,紅酒變成血、聖餐變成肉,當時的聖餐杯和聖餐盤,保存在教堂裡隔著防彈玻璃供人參觀,許多教徒來到這裡,一定進入教堂做彌撒並瞻仰聖杯。

有別於經過的村莊以農田耕作、畜養牛羊營生,這裡似乎是以朝聖者和觀光客為主的村莊,半地下的圓形石頭房屋,和茅草鋪蓋的圓形屋頂,就像是魔戒裡哈比人的聚落,尤其當四周被雲霧覆蓋時,有種精靈出現的錯覺。而原本以多雨的惡劣天候聞名的OCebreiro,在我們停留的時間裡,都是好天氣,不只沒有陰雨籠罩,甚至夕照和日出都一併欣賞了。

news_11__315715283.jpg
●朝聖之路上進入Galicia的第一個村莊OCebreiro,就可看見傳統塞爾特的圓形茅草屋(Palloza)。餐館前的石桌椅就是當天大家把酒言歡的地方

在公立(Xunta)的庇護所登記時,工作人員看了我的護照後,在國籍欄上第一個字母填上C時,我立刻更正是TAIWAN,這位小姐隨即誠懇地向我道歉,因為護照上的名稱使她誤會,很高興Galicia人似乎更能理解我的在意和堅持。從庇護所名稱就可以看得出來,歷經不同的外來統治者的Galicia,始終保有自己獨特的語言、文化,公立庇護所在其他地方都叫做Municipal,但是進入Galicia之後,全稱為Xunta,也就是Galicia語「政府」的意思。

當我梳洗過後,在村莊閒逛順便尋找José時,正巧遇到在Foncebadón認識的巴西人Franco,他和幾位巴西同鄉坐在餐館外喝酒聊天,這處襯著無敵美景的石桌椅,的確是呼朋引伴、享受美酒美食的好位置,他遠遠地看到我的身影,就喚住我加入他們。在這個似有精靈的村莊,我喝了此行最多杯的紅酒、吃到超級美味的新鮮白起士加蜂蜜,還有道地、軟嫩的加利西亞煮章魚(將整隻的章魚煮熟切塊,只淋上特製橄欖油和紅椒粉,就是一道無比鮮美的料理),最重要的是,和一群熱情友善的巴西朋友們把酒言歡。原來這天是Franco朝聖之路的最後一天,所以他大方地邀請朋友們一起喝酒慶祝,而我何其榮幸,也在他邀請之列,聊得開心之餘,他甚至放棄跟大家去教堂做彌撒、看聖杯。這是朝聖之路上的另一個緣份,直到現在我們偶而仍會以電子郵件互通訊息。

想起早上出發時看到的那句「el camino muy duro」(非常困難的朝聖之路),後面還有一句「solo lo parece buenos caminantes...」(只為遇見那些好的朝聖者),直到已經走過將近470公里的今天,我真的認為走上這一條困難的道路,就為了遇見、認識那些美好的人們。

同場加映
徒步巡禮:28天漫遊西班牙
分享: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607  

您可能有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