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溫暗戀的滋味:《愛你的97天》

Top

Day1 不安

首頁圖來源:ronymichaud

一整天,我還在回想手裡的餘溫,千言萬語不知從何說起。我沒有注意自己笑得少了,為什麼你總是能感受到我心裡的沉重?其實,我以為自己可以應付得很好,但是一和你在一起,所有消失了的,激昂的感情,就又都回來了,這讓我很不安。我很想讓時間停留在那一刻,但又不得不告訴自己要振作。時間過得真快,轉眼間我已坐在書桌前,難得的聚首又變成一場回憶。雖然相聚時間短暫,但是我很高興我們聊了不少,可惜人行道太明亮了。如果可以,我希望下次能選在一個幽暗的地方相會,可以隱藏我的不安,可以暫時忘卻外面的世界。

你知道我很快樂,知足,過著懶散的生活。但是當我過得越加幸福時,對你的感情卻是越深。它很輕,但是也非常巨大,大到可以吞噬人的程度。昨天我就覺得自己要被吞噬了,連你離開的背影我都不敢看上一眼。四月的陽光居然亮眼,我卻無法感受到它的熱度,我的手冰涼,感覺連吸入的空氣也是冰涼的。筑兒來電問起我們相聚的情形,她問我有沒有流淚?我說沒有,因為我的確已經跨越過那一段悲傷失落的日子了。但是沉重,我說不明白。如果有文字可以表達,我願意努力寫下來,但是我真的無法形容心底的感觸。

我有讓你失望嗎?有讓你高興嗎?

我在心裡擁抱你,你可會感到我強烈的心跳?

今天筑兒跟我說她前一陣子覺得自己有了憂鬱症,完全提不起生活下去的氣力,只想窩在家裡,連飯也不想吃,她失業已經有三個月了,可能也因為如此讓她的狀況更嚴重。

我明天下班後會去看她,也許會陪她去看醫生。

憂鬱果真是文明病嗎?其實憂鬱與否與文明又有什麼關係呢?我常常想你,想到淚流滿面。這淚水又和現在的處境有何關係呢?有人說現代人太好命了,太閒了,才有時間胡思亂想。如果每天要上山砍材,下田種地,或還要去河邊擣衣挑水的,就沒時間憂鬱了。

真是這樣的嗎?

筑兒曾經很忙,忙到一天工作十二個小時,睡覺的時間都不夠,她還是生病了。

她有自覺,我有的,只剩下感覺,對你的感覺。

我將左手貼在臉上,試著回想你的手溫,右手搞不清楚要怎麼寫……

Top

Day2 時間

你跟我提過一部電影《食神》,其中有一片段是評審在品嘗過「黯然銷魂飯」之後大受感動,叫道:「我以後要是吃不到怎麼辦?」,隨即因為洋葱的味道而流下了眼淚。對於感動衝擊的眷戀,不知今後何時能再遇,那種沉淪與吞噬,就叫「黯然銷魂」。這也讓我想到楊過的「黯然銷魂掌」,真所謂黯然銷魂者,唯別而已矣啊。

我一直以為時間能沖淡一切。我以為時間是無所不能的。常常聽見人們勸慰失意人或甚至更嚴重些的,心碎的人,他們說著時間會撫平傷口,疤痕終究會出現,傷口遲早會癒合。但是他們並不知道,有些傷口雖然結疤了,但是偶而仍會隱隱作痛。不是大痛,可能就是天氣變了,或是碰撞到了,牽扯了神經,疼痛的感覺又回來了。它不會讓你痛到要服止痛藥的程度,但那輕微的疼,是你無法忽略的,它在那兒,你知道它永遠不會消失。

今天早上我居然睡到十點才起床,昨天週六,陪筑兒看了身心內科,感覺這兩天似乎過得有些慢。我打電話找你只是想聽聽你的聲音,沒接通,不要緊。其實這樣也好,我常擔心萬一是她接了電話怎麼辦?雖然你一再保證她不會碰你的手機,可是我畢竟是心虛的。你一定無法想像,拿起電話這樣簡單的事會讓我緊張到手心出汗。我知道這聽來是頂愚蠢的,但心裡對你的感受,仍像我們第一次約會時一樣,像我們第一次牽手,像我們第一次擁抱,像所有的第一次,怎麼都無法讓我平心氣和,完全不知道要將手腳放在什麼地方。

難不成我們只能談一輩子的戀愛,到地老天荒?

你放假時該多出去走走,平常看著你在辦公室忙成那樣,似乎永遠有開不完的會議,我很想幫你分擔,抱一抱你,按摩你寬闊的肩,舒緩你的壓力。偏偏又得裝做你與我無關,繼續盯著我眼前的電腦,用餘光投以你愛與關心,你可有感受到?怡育的辦公桌在我旁邊,她常跟我說起當初公司剛成立時,你和幾個股東常常帶睡袋來辦公室熬夜討論事情,吃泡麵,累了就打地舖。有你這樣的人才和付出,也難怪不到二年公司就開始賺錢了。

我很喜歡聽她說這些老掉牙的故事,看得出公司很多女孩子都很崇拜你,這使我有點怨恨自己不是那個曾和你一起創業打拼的人,像怡育一樣成為開國功臣。不過,至少我們是在一起了,錯過的,我告訴自己不要再回頭張望了。

Top

Day3 我愛你

昨晚有沒有睡好?

今天早上看到你對著我微笑,一整天都輕飄飄的。好幾次想衝進你的辦公室,和你擁抱,聽你在我耳邊低語,告訴我,我是你心中的唯一,多麼想這樣。然而當我從門外經過,透過玻璃窗,看到桌上你放的全家福照的相框背面時,我終究得按捺住這股衝動,告訴自己,能得到你的一個微笑,我應該要知足。何況我是在你的心裡的,不管佔了多少比例,即使只有百分之零點零一,世事於我,已無所求。雖然思念時時啃蝕,深可見骨了,人生在世能體驗所謂刻骨銘心的感受,難道不是一種福分嗎?

這幾天我一直在想一個問題,什麼是愛的極限?

在愛中,「無求」是愛的極限嗎?

真愛因為不容易,才能有這麼多文學藝術歌頌偉大的愛情。

愛如果有所求或有目的,就不是真愛。

愛也絕對不能生恨的,會生恨的絕對不是愛。

我想,愛別人最終也一定是會愛自己的。或者是說就算是另一種的愛自己,也才代表有能力去愛別人。

不愛自己的人是愛不了別人的。

藉著對某人某物的擁有來滿足自己,不是真愛。

藉著愛人來衡量自我價值,有目的行為,也非真愛。

世間許多人的愛都不是真愛,但卻不自知。我最受不了聽人們說道,因為我愛你,所以你要怎樣怎樣對我或是做什麼……這怎麼能說是愛呢?

如果真的愛一個人,你會為他著想,你希望他快樂健康,希望能替他解憂愁,只要他好,你就會很快樂。即使他不在你的身邊。即始時間空間距離遙遠,你對他依舊充滿感情。你也會愛自己,不讓人擔心。因為你愛他,不管他想做什麼,你會全心支持。你會無所求。

無所求,就不會發生因為得不到,或對方做不到,而失望,失落,恐懼,甚或憂傷。

我愛你,因為你是你。你有美滿的家庭,有成功的事業,這些是跟隨你而來的。如果你沒有家庭,沒有工作,我對你的愛依舊是不變的。也許說比做容易,不過,這是我對愛的定義,我不敢說自己是否到達真愛的等級,但是因為認同這樣的想法,我就會朝這個目標去做。

Top

Day4 心靈支柱

還沒跟你說說上週陪筑兒看醫生的情形。

我總覺得醫院是值得造訪的地方。我從來都不排斥去醫院,從掛號,等待,看診,經過產前門診,嬰兒房,病房,加護中心到最後離開醫院,人的一生就在眼前過去了。我讀過一篇文章,標題是「看見無常走過」。是啊,醫院就是探訪無常的最佳處所。筑兒到醫院自然是熟練的,她的主治醫師非常親切,光是問診就花了三十分鐘,筑兒要我在旁邊陪她,我聽了她最近的生活情形,才知道每天能正常吃飯睡覺是多麼重要且幸運的事。

她吃喝極少,窩在床上失眠已經有一陣子了。我注意到她看來是凌亂的,身體也有味道。還好她的病識感很好,醫師囑咐她要做的事,這一週來她都做到了。第一件事就是每天早上去跑步,我陪她跑了三天就放棄,因為得很早起床,等我趕到辦公室,差一點都超過九點,而你早坐在辦公室了。我喜歡比你早到,這樣可以看你經過我的身邊,風裡會傳來你溫暖的氣息,足以將我一整天枯燥的工作,改變得豐富和具有意義(也許這也是我懶惰的藉口吧)。

說到醫院和無常,筑兒跟我說了一個故事。

她從前在門診認識一位太太,是思覺失調症的病患,也就是精神分裂症。因為「精神分裂」的名稱有點嚇人,現在已改成「思覺失調」。她一向都是先生陪來看診。後來這位太太病情惡化,幾乎都在住院。筑兒仍有和那先生連絡,聽先生說起,他太太最後神智混亂,根本不認識他。他剛開始還會去探望,但太太會攻擊他,說他是魔鬼化身。慢慢的,他就很少去探望了。私底下,他感到愧疚和悲哀,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還愛著他的太太?

到底愛一個人,能愛到什麼程度?

筑兒相信這位先生是愛他的太太的。一路走來,他支持,陪伴她,但那是從前的她啊。而如今呢?他的太太已經不是原來的她了呀!曾經最親密的伴侶,變成一位稱他是惡魔而攻擊他的陌生病患。他該如何面對?除了遠離,還有其他的選擇嗎?如果用世俗的道德觀來譴責他的離棄,公平嗎?

如果是你,是我,我們做得到不離不棄嗎?

真愛的挑戰是始終如一,但愛的對象包括變成和當初愛的那個不一樣的人嗎?然而真愛又怎麼能夠有條件?這種情況下可能只有父母會接納孩子。捨生忘死,完全無條件的付出,恐怕大部分情形得放在父母對孩子的愛上,男女情愛似乎不太能經得起這樣的考驗。

總之,我覺得身心內科是最悲傷的一科,心靈精神的苦是最苦的。還好,我還有你,你是我心靈的支柱,精神上的慰藉。心中有愛,讓我有能力面對世間任何挑戰。而我對你的愛啊,是我來到此生的唯一目的。

Top

Day5 精神糧食

謝謝你,那天讓你陪,讓你送。我很高興我們說了很多話,很多我想問,想說,但卻是從前錯過的話。你讓我在愛你的過程中也慢慢的認識自己,去思考人生的許多問題。

這是上天賜給我的最大福分。你給我幸福的感覺,知道有你在乎,好像存在就有了目的。

人生之於你,之於我的,中間只有愛,沒有世俗。然而總有跨不過去的,那就是未知的將來。我完全無法掌控內心的感覺,希望有一天我能夠明白所謂人間情理。眼下之事是繼續愛你,將你放在心上,用幻想來實現盼望。

最近我看到一篇報紙的文章在討論性需求的問題。我總覺得找性工作者就像是上餐館解決肚子餓的問題一樣,只要餐點可口,衛生,絕不能有病菌,餐具一定要乾淨就好,至於誰是廚師並不重要,當然也絕對不需要喜歡廚師才去吃他做的菜(如果因為喜歡廚師而去那兒用餐,這可就有風險了)。有人不上餐館主要因為在家吃得很飽,很好吃,毫無外食的慾望。如果哪一天家裡長期不開伙,長期餓肚子了,可能就得上餐館打打牙祭了。男生女生其實都是一樣的,只不過女生多有潔癖,怕吃壞了肚子。男生則是餓起來的時候,血糖過低,腦筋就不靈光了,總是先吃了再說,結果一堆問題(所以廚師一定,絕對應該要受法律保護,他們應該要享有勞保健保和一切該有的福利)。

你不是那種餓了會上館子找廚師的人,我猜想對你而言,生理上的餓肚子事小,精神上的糧食更重要。如果真的餓壞了,你也不會想去依靠餐館(不管餐點多好吃),你會想其他方法,靠自己的能力解決問題,過度理性的人就是這樣。然而對於婚姻,身體扮演的角色到底是什麼?

你的身邊有對你專情的人,除了她,還有我。除了你,我也不會再找到喜歡的人。我很想和你在一起,像你對我說的,一切順其自然。其實,如果有適合的場合,順其自然的結果只會有一個,那就是無所不為。這難道不是你我想要的嗎?然而,有些部分我還不太明白。

無所不為後,我還能重新回到現實生活中嗎?我仍然可以全心全意的愛著你,無所求,像什麼事情都不曾發生過嗎?我會不會因此沉淪,終日迷戀著與你在一起的時間,以致失去掌控現實世界的能力?跨越界線後,我會不會再也無法回到單純的思念,且讓你無法面對她,和你的孩子?破壞了這平衡點?破壞了家庭的和諧,真正的落入了俗世的,罪惡的深淵?

您可能有興趣文章
【讀小說】探討最私密的肉體話題:《教慾》
【讀小說】愛情的幻滅與療癒:《男人的愛不是女人唯一的救贖》
分享:
今日人氣:0  累計人次:648  

您可能有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