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ock!逆襲夢想》-25

2018/10/4  
  
本站分類:創作

《YouRock!逆襲夢想》-25

  當一切告一段落後,宥亭也將另一半的真相──關於退團之後周遊列國學習音樂的事情告訴了團員們,彷彿補上了七年的空白,四人熟稔如前,好似從沒分開過,擠在「East Light」工作室裡看允書的比賽。
  當看到登場的製作人是東明時,團員們的視線立刻集中到宥亭身上。
  「等一下,東明哥在那裡的話,妳是不是也在那裡?」呂澤抱胸,有點質問的意味。
  「當然啊,那是我寫的曲子……」話還沒講完,宥亭便發現不對勁。「你們幹嘛啦,我是去工作的,不是故意去找允書喔!」
  「妳還自己承認!」辰禹拿起抱枕就往宥亭身上丟,被詠燦接住。「偏心啦!偏心啦!妳都不知道我們為了找妳有多辛苦!」
  「你是有多辛苦啦!」詠燦又將抱枕砸回辰禹身上。
  看著這久違的溫馨……不,吵鬧畫面,勇旭實在是不忍心打斷他們,但正事仍然要做!「我說你們,不是還有七周年的演唱會嗎?沒有要看比賽的話就去練習吧。」
  在所有風波結束之後,「YouRock!」已獨立樂團的形式重新啟動,由勇旭負責他們的行程安排,包括這次的七周年演唱會,他更是發揮了經紀人的專業,敲到了能夠容納一千人的Live Hall,售票時間一到,門票被秒速掃空。
  當然,他的專業能力還遠不止這些。
  「宥亭,日本那邊剛剛打電話來找妳,說是講紅毛妳就會知道。」
  「喔。」宥亭依舊保有製作人的身分,作曲的邀約不斷。她起身離開小廳,走到錄音室,拿起手機才發現來訊息的不只日本的樂團,還有允書──那是賽後他與隊友們的合照,還用中文寫著:「我們全都進決賽啦!」
  還沒回日本樂團打來的電話,她就衝回小廳:「欸!我們偷偷去韓國幫允書加油!」

***

  七周年演唱會,偌大的Live Hall座無虛席,眼看著即將開演,宥亭將團員們召集起來,他們圍起圓陣互相看著彼此的模樣。
  許久再揹起樂器,宥亭感到非常不真實,她現在正和團員們站在一起,而不是遠遠的望著他們,內心感慨萬千。「我以為今天再也不會來了,結果我站在這裡……我竟然跟你們一起辦演唱會,哇!全身都在抖……」
  「如果不是妳,我們也不會站在這裡。」呂澤推了推她的額頭。眼前這個早就長大的女孩,在他眼裡仍然是那個帶著傻氣和勇氣往前衝的鄰家妹妹。
  「啊──我好緊張!外面這麼多人是真的嗎?」辰禹仰頭大喊。「這是五分鐘前啊五分鐘!」
  「不行……我心跳也好快……」一向穩重的詠燦也慌了手腳。「到底是興奮還是害怕都搞不清楚了!」
  「兩分鐘!」工作人員來到後台報時,加重緊張感。
  「啊──」
  「喔──」
  四人同時大喊,好似要把激動全都發洩出來,聲音卻淹沒在場外尖叫聲中。
  深深呼吸後,宥亭伸出手,掌心向上,團員們會心疊起手塔。
  「隊長不要光笑,說話啊!」呂澤用肩膀撞了撞持續傻笑的宥亭。
  「今天不要受傷、不要勉強,舞台上只需要……」
  「全力以赴享受!」團員們同時接話,讓宥亭相當驚喜,原來他們一直記得自己說過的話。
  「一、二、三!You rock!」
  即使前一刻還忐忑不安,當站上舞台,他們就蛻變成蝴蝶,音樂彷彿是他們五彩繽紛的翅膀,向著台下綻放的笑容飛舞。
  雖然五缺一,甚至是缺主唱,但本就實力不俗的四人將舞台呈現得淋漓盡致,從青春名曲組合到多首經典翻唱,從熱力四射的搖滾快歌到深情淒美的抒情敘事,從活潑開朗的輕爵士到高貴雍容的古典樂,他們把各自所長展露無遺,像一顆顆琢磨光亮的鑽石,閃耀屬於他們的光芒。
  演唱會終場聊天時間,四人聊起一些往事,不管是粉絲們知道的、還是不知道的。
  辰禹看著舞台正前方的攝影機,突然很興奮。「我想起來一件事,是熱音大賽決賽彩排的事情,那時候允書問我舞台前面那些紅紅的燈是什麼,我跟他說那是貓頭鷹。」
  「什麼?」詠燦也沒聽過這件事。「我們都在認真準備,你們竟然在玩?」
  「所以我講完就被姐瞪了,我還記得那時候我們在吵架嘛,姐超兇,每人揍一拳!」
  此話一出,台下一片譁然。
  「幹嘛啦,你們以為姐都是表面上那麼溫柔喔?」辰禹對觀眾們的反應很傻眼。「她可是『任boy』啊!」
  「吉努,你現在想被我揍嗎?」宥亭幽幽開口,對辰禹眨眼一笑。
  「那天姐讓我留下很深刻的印象。」辰禹收斂笑意,表情真摯。「一個人有多少責任感都會體現在行為舉止上,當我們幾個態度鬆懈的時候,姐被我們氣到發飆,哭著給我們一人一拳,可是她講的話卻很冷靜、很有道理,我記得她要我們問問自己『我今天站在這裡是為了什麼』,她那一拳直接把我打醒。」
  辰禹難得說出內心話,讓團員們紛紛回想起那個當年、那年青春、那時充滿希望的臉龐,那段曾經失落的美好。
  「所以我很認真的想,我站在舞台上是為了什麼?」辰禹指向觀眾,咬唇甜笑。「為你寫詩,為你靜止、為你做不可能的事……」
  台下各種融化、各種開花,只有團員們各種嫌棄的嫌棄、蜷縮的蜷縮、跺腳的跺腳。
  「吼,害我剛剛還有點感動,要不是在台上,我現在就想打你。」詠燦嘴上說,但沒有真的起身行動,因為他看見辰禹眼眶懸著的晶瑩。
  對他們來說,能夠重聚就是奇蹟,站在這裡更是一種不敢奢求的幻想。
  「我想我們真的做到原本以為不可能的事了。」呂澤欣慰地環顧台下跟著一起哭、一起笑的粉絲們。「如果不是你們把這個空蕩蕩的地方填滿了,或許我們也不會想起唱歌給你們聽是一件多麼快樂的事情,也不會想起當初我們站在舞台上是為了什麼。」
  「真的……我不常說這些話,在我們最失意的時候,或是最不起眼的日子,看你們發的貼文,說想念我們、說不管怎樣都為我們加油,看多了很心疼……」詠燦鮮少流淚,上一次哭還是解散的時候,此時卻一度哽咽說不出話。「……我說不出讓人期待的話,明明我什麼都做不到,你們仍然支持我們,很感謝、也很對不起……」
  「其實最該說對不起的人是我,不論是對團員們還是你們,因為我的自私,以為消失可以解決一切,結果沒辦法給團員們留下真正的夢想,也沒辦法讓你們看到完整的『YouRock!』……」宥亭接過工作人員遞上的衛生紙,她抽了幾張一一分給團員。「繞了好遠的路,才發現自己沒有那麼了不起,還讓你們為了找我那麼辛苦。」
  「回來就好了,為什麼要說對不起啊……」
  「郭吉努,你哭得好醜。」呂澤接過衛生紙,拭去他滿臉的淚痕。
  「我太高興了嘛……」越說,他就哭得越一發不可收拾。「姐回來了,我們又辦演唱會了,台下滿滿的都是來看我們的……我真的好開心,謝謝你們……」
  大概,多年積累的話語最後都醃漬成「謝謝」,在一片淚海中舉杯。
  「允書也跟我們在一起就好了。」
  「最後一首歌〈Dream Light〉送給好不容易聚在一起的我們,還有此時此刻一定也在努力練習的允書,」儘管還殘存一點缺憾,這次,所有人都掛上了微笑。「以及最重要的你們……」
  如果夢想是一片星海,那麼即使被巨浪沖散漂流,也願意重新拉開船帆;如果夢想是一顆豔陽,那麼即使被耀眼光芒刺瞎,也願意在它的照耀下奔跑;如果夢想是一道彩虹,那麼即使它總是遠在天空彼方,也願意為它翻山越嶺。
  夢想是什麼?是遍體麟傷穿越的荊棘林、是纏住身體難以呼吸的繃帶、是無盡黑洞般的漩渦;夢想是什麼?是穿過黑暗後澗水盈盈的旋律、是在花園中綻放的歌聲、是在樹叢枝葉間跳耀的節奏。
  一樣的故事、一樣的人、一樣的曲子,在經過歲月歷練後,多了一份珍惜,淘氣依然、熱情如舊,他們沒有失去對音樂最純粹自然、最天真無邪的心。
  如果夢想是一隻在氣旋中展翅的老鷹,那麼他們就是那片藍天;如果夢想是一位巧手精煉的工匠,那麼他們就是那顆閃耀動人的寶石;如果夢想是一群坐在樹上看星星的孩子,那麼他們便是那顆最輝煌的星星……
  他們的眼神堅定、誠懇,充滿希冀、期盼,眺望著、低吟著、搖擺著,和著台下的大合唱直到流淚哽咽再也唱不出半個字。
  為了這一片燈海,等得好久、走得好累,可是再久再累,如果還能一直換來這樣的感動,他們等得再艱苦也堅決望著前方、走得再蹣跚也提起勇氣邁進。

  電視螢幕上正播放由勇旭傳來的演唱會片段,看著團員在舞台上揮汗跑跳的身影和幸福歡笑的表情,允書一邊感到高興欣慰,一邊又有些惆悵,因為團員刻意空出主唱的位子,沒人站在那裡。
  「你在想像自己跟他們站在一起嗎?」金志勳也發現了這個小細節,他仔細觀察允書的表情,不難看出他的渴望。
  「能一起當然很好,說不想是假的,但是我們已經走在不同的路上,儘管如此……」話中,他習慣性摸了摸套在指上的思念。「只要目標相同,我們就是一起的。」
  影片播畢,他起身向金志勳行禮後離開社長室。
  金志勳凝視畫面上的四人,許久,做了個瘋狂的決定。

====待續====

竹攸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52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