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ock!逆襲夢想》-24

2018/9/30  
  
本站分類:創作

《YouRock!逆襲夢想》-24

  「E.JIN娛樂公司今年度最受矚目新人──Olivia」幾個大字寫在印有宣傳照的背景板上,一旁的大螢幕反覆播放主打歌的MV,數十位工作人員忙進忙出,不是給記者端茶倒水,就是來回帶位。
  蔡宜景在後台看著監視螢幕裡現場的龐大陣仗,相當滿意。這才是社長千金該有的待遇!
  「王妍,等等的說詞再給我看一下!」蔡宜景伸出手,台本立刻送上。「我要妳準備的東西都弄好了沒有?」
  「是,已經在會場的電腦裡備著。」王妍應道。「網路直播也已經在放送中。」
  「很好。」鏡子裡映出一抹詭譎的笑。就是今天,將是她蔡宜景大獲全勝的一天!
  記者們陸陸續續進場,當初被蔡宜景買通的吳記者儼然在列,帶著攝影助理一臉淡然地等待門口人員審核。
  「字母報社的吳記者和……咦?」工作人員甲指著攝影助理。「這不是當初申請的那位!」
  剛通關的吳記者回頭,發現自己的助理卡在關外,立刻解釋:「我們公司臨時調派工作,所以換人過來。」
  工作人員甲有些為難。「可是這樣要重新申請才行!」她可是很努力地照著程序在走。
  聞言,吳記者嗤笑一聲。「小妹妹,妳是工讀生吧?叔叔跟妳講,攝助換人是很常見的事情,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
  「不可以,我們這裡的工作程序就是這樣子,請您重新申請,我才放人進去。」甲堅決攔在攝影助理前方不讓通行。
  「欸!前面的能不能快點?時間都要到了還拖啊?」兩人互不相讓的時間過久,眼看記者會就要開始,後方記者開始不耐煩,紛紛叫嚷。
  「妳在幹嘛?換攝助而已,這種小事不用計較那麼多……」注意到騷動,較有經驗的工作人員乙跑了出來,推開滿臉冤枉的甲,像吳記者擺出笑臉,領著他們到設置的位子上。「不好意思,請進。」
  記者會準時開始,播完出道曲MV,接著Olivia出場拍照、介紹專輯,進入媒體聯訪時間,除了關於專輯製作的問題,還有一些關於身為E.JIN娛樂公司社長千金的問題,更有前陣子重組「YouRock!」的話題。
  吳記者舉手,拿起麥克風:「Olivia,我想請問前陣子可能由你和呂澤、詠燦、辰禹重組『YouRock!』的消息,最後為什麼沒有談成呢?可以告訴我們嗎?」
  蔡宜景沉吟了一會兒,扯開練習許久的微笑。「他們真的是很優秀音樂人,也是我學生時期就認識的學長學弟們,很遺憾最後沒辦法重組。不過這都是有些原因的……」
  她使了個眼色給王妍,大螢幕上映出了兩份資料。
  「我們沒有辦法重組樂團的原因,是因為當年離開的前隊長任宥亭搶註了『YouRock!』的商標權,讓我們無法繼續使用這個名字。」她擺手讓王妍更換下一張圖片。「更惡劣的是,她當年退團並不是因為生涯規劃,各位可以看到這份親筆簽名的協議書,她與當時的經紀人瓜分了團員們的簽約金後遠走高飛……才導致『YouRock!』後期營運困難,只能解散……」她用五官演出以假亂真的難過。「我本想盡自己一份心力還給團員們一個舞台,可沒想到這計畫還是敗在她手上了,虧我們以前還是同社團的好同學……」
  現場記者們打字飛快,正迅速記錄這段勁爆的內幕時,幾乎同一時間,他們都收到了來自自家同事傳來的緊急訊息。
  蔡宜景並沒有注意到異狀,還沉浸在自己浮誇的演技中。將任宥亭的形象塑造成叛徒之後透過直播鏡頭即時播放出去,真是一個再聰明不過的方法!
  「不好意思,剛才大家應該都有收到一則關於『YouRock!』隊長退團黑幕的影片,請問Olivia小姐有什麼看法呢?」有個女記者舉手,她迅速的看完了影片,發現與蔡宜景所敘述的完全不同,立刻發問。
  「什麼影片?」蔡宜景毫不知情,反問記者,也反問王妍。
  「我請我的攝助為大家播放吧。」吳記者見兩人一頭霧水,提議道。「我們正好可以來對照,看看真相是什麼。」
  攝影助理跟王妍借了電腦,打開影音平台──影片的陳述與蔡宜景的指控毫不相符,不但找來當年的經紀人勇旭坦白當年任宥亭如何被迫簽署協議書,並拿出文件正本證實這是血淋淋的威脅,直接斷送了一個年輕夢想;也請來律師說明以當年十七歲的任宥亭來說,未成年人單獨簽署的文件皆為無效,經紀公司已經違約在先。
  這其實是呂澤、詠燦和辰禹想出來的方法,請勇旭和吳記者幫忙完整呈現真相,並在記者會直播時發稿,三人與勇旭此刻正在記者會外的停車場裡觀看直播。
  「這是假新聞!」現場議論紛紛,蔡宜景慌張大喊,想陣壓住混亂的場面。「畫面資料都能作假,我這裡的才是真相!」
  「畫面能假,人總不能假了吧?」剛剛還站在一邊的攝影助理緩緩走到台前,摘下口罩和毫無度數的眼鏡。
  這一摘嚇壞了所有人,包括在車上看直播的團員們──任宥亭竟然出現在記者會現場!
  閃光燈、快門聲、麥克風瞬時撲天蓋地而來,所有注意力全集中在她身上,比蔡宜景出場時更加熱烈。
  「請問剛剛影片中的消息是真的嗎?」
  「是。」
  「這些內幕,團員們都知道嗎?」
  「最近我才透過經紀人告訴他們,這則影片就是他們做的,我只是得知了他們的計畫,找吳記者協助而已。」面對問題,宥亭一個一個有問必答。
  「請問妳當初為什麼被威脅卻沒有反抗呢?妳簽協議書的時候是什麼感覺呢?」
  「嗯……」宥亭眼神暗了暗。「其實我不知道對一個還沒發片的新人來講能做什麼反抗,難過肯定是會的,可是只要我簽了就不會影響到團員們不是嗎?」
  「那妳簽了協議書之後有拿到賠償金嗎?」
  「沒有,我知道協議是無效的,所以沒拿,請公司把這筆錢留給樂團使用。」
  「那麼妳五年前註冊團名商標是故意的嗎?」
  「好了各位!今天的記者會臨時取消,請各位先行離開!」王妍見現場早就偏離了計畫,穿過人群打斷了本要開口的宥亭,強行中斷了記者會,招來工作人員請走眾位記者。
  記者漸漸被請出去,也許是資料量足夠,他們並沒有逗留在外。空蕩蕩的會場只剩下憤怒慌張的蔡宜景和坦蕩安然的宥亭。
  相隔多年,她們不再是穿著同款制服的同學,也不再是一個社團的幹部,她們相視而立,在針鋒相對中傷痕累累。
  宥亭拿起桌上的假文件,搖搖頭。「這移花接木的本領真好,妳弄的?」
  蔡宜景怒步向前,拍開她的手,文件掉在地上。「是妳讓協議書無效的!」
  「同學,不要告訴我妳高中公民課沒上過未成年人簽署文件需要監護人啊!」宥亭並不介意她的無禮,從以前到現在,蔡宜景對自己的頤指氣使、無理取鬧,她從不介意。「我想我爸媽正在電視前面生氣呢,因為他們今天才知道我退團的真相!」
  說完,她手指還在直播的攝影機。
  蔡宜景惱羞成怒,推倒攝影機,掃落了筆電,隨手抓了水杯就丟向宥亭,被她輕易的閃開。「妳早就計畫好了一切,都是妳設計的陷阱!」
  「剛剛還有一個問題沒有回答到,我現在回答妳好了……」宥亭拍掉沾在身上的水漬,不疾不徐。「五年前註冊團名商標,我是故意的。」
  什麼文件應該無效、什麼文件應該有效,真是多虧了東明在她剛簽進E.JIN娛樂時的提醒。
  「妳總是跟我唱反調!」蔡宜景揪住宥亭的領子,嗔怒的眼睛充滿血絲。「都是妳總是反對我的意見,妳為了反對而反對,我說一妳說二,用盡了心機只為了算計我、扳倒我!在熱音社的時候是、校內甄選的時候也是、現在更是!」
  團員們從停車場氣喘吁吁地趕了進來,正好撞見兩人對峙,立即煞住腳步。
  宥亭推開她,正好看見衝進門的團員們,眼神變得更加堅定。她可以不介意蔡宜景傷害自己,但是波及團員就絕對不行。
  「高中的時候,妳執著『熱音社』的名字;現在,妳執著『YouRock!』的名字,它們都不屬於妳,妳有很好的實力、優越的家庭背景,為什麼不好好看看妳自己?」宥亭指著背景板上的宣傳照,那個長得美艷、歌聲厚實的Olivia。「是,我是用盡了心機,我算計自己走了之後能不能替團員們留住美好的夢想、算計該繞多遠的路才能守護我的團員,我不是扳倒妳,而是扳倒當年無能為力的自己!」
  蔡宜景冷冷地笑了起來。「所以妳最後想怎麼對付我?告我?來啊!」
  宥亭撿起地上的假文件,撕個粉碎。「我什麼都不會做,因為妳最喜歡的舞台,會給妳最殘忍的制裁。」
  這句話如雷轟頂,轟得蔡宜景啞口無言,只得任由王妍拉著狼狽退場。
  凌亂的會場裡靜默無聲,宥亭與團員們隔著幾步的距離相望,多年沒有這麼近距離的接觸他們,越想看清楚,越往前走視線就越模糊……
  「笨蛋。」呂澤接住了失去力氣的她,緊緊擁住。
  「我做得很好吧……」
  「沒有。」
  「你多誇我幾句會怎樣?我好不容易回來了……」宥亭的聲音很輕,悶在呂澤的胸口。
  「姐,好久沒有見,妳真的是音容宛在耶。」哭了一陣子,辰禹看著宥亭幾乎沒有改變的面容說道,只是沒想到一出口便引來一群烏鴉。
  呂澤直接巴了他一掌。
  「……郭吉努,怎麼我剛回來你就又把我送走啊?」宥亭破涕為笑。
  「我哪有啊!」辰禹無辜地拉過詠燦,悄聲問:「那是什麼意思?」
  詠燦扶額。「音容宛在是弔唁死者說的話啦!」
  「啊啊啊,我不是這個意思……」
  這份重逢得來不易,他們繞了好大一圈、費了好大力氣,才能擁有這簡單的擁抱、簡單的笑容。

====待續====

竹攸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108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