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ock!逆襲夢想》-22

2018/9/23  
  
本站分類:創作

《YouRock!逆襲夢想》-22

  看完了小專場的影片,允書盯著白花花的牆壁,一動也不動。他從公司那裡得知團員處理事情的經過,也聽過談判的錄音,心裡感激他們同時也滿腔五味雜陳。
  誰沒有重組的心?何況宥亭離開的真相未解,如今又有了關於她的線索,允書很想加入團員們尋找宥亭的行列,無奈自己正在比賽。
  「好了,你也該睡了吧?」姜璘抽走他的手機,拿到書桌上充電。「白天練那麼操,你不累嗎?」他剛洗澡回來,正巧看見允書一臉落寞地捧著手機,猜也沒猜就知道他肯定又在想最近的事情。
  「我知道最近的事情一定讓你很混亂,但你要做的只有一個,那就是專心做好自己的事情。」姜璘坐在書桌前擦頭髮,注意到允書還空白的選曲志願。
  「專心做好自己……很久以前有人也說過類似的話。」允書走到書桌邊。
  下輪比賽的曲子已經公布了,練習生們需要填寫選曲志願,由作曲團隊選擇隊員,大部分的參賽者都已經將志願繳交出去,允書卻遲遲下不了決定,眼看就要到截止期限,連姜璘都不禁替他緊張。
  「曲子還沒選好啊?」
  「有一首很喜歡的,可是只有那一首。」在不知道作曲團隊是誰的情況下,他竟然能在曲子之間看見到宥亭的影子,像第二張專輯的主打歌一樣。
  「其他的都看不上眼就對了……」姜璘打趣道。
  「哥,這不好笑。」允書拿過志願表和筆,趴在桌上書寫。
  不一會兒,姜璘倒是真的被他逗笑了。「不是吧!河允書,哪有你這樣的!」
  允書沒有理他,逕自出了房門。

  E.JIN娛樂練習室,王妍的出現打斷了蔡宜景和樂手們的練習,她急急忙忙把蔡宜景叫了出來。
  「上次妳要我去註冊『YouRock!』的商標權,可是現在商標權所有人是任宥亭,而且五年前就已經註冊了……」
  「妳在那邊說什麼鬼話!」蔡宜景瞬間暴怒大吼,將一眾樂手直接嚇得落荒而逃。「五年前?五年前『YouRock!』不是才……等等!」
  如果五年前就已經註冊了「YouRock!」的商標權,那就是在解散不久後的時間內做的。「心狠吶……任宥亭妳的心太狠毒了……」
  王妍看著蔡宜景的臉色,退了幾步。
  「王妍!我的出道記者會什麼時候?」蔡宜景如鎖定獵物的豹,目露兇狠。
  「下禮拜六。」距離現在還有十天。
  「妳過來,我跟妳說……」
  這次,她要任宥亭澈底消失!

***

  誰是新歌的主人──斗大的標題在銀幕上浮現,台下的練習生一陣驚呼。
  韓國,比賽錄製中。所有人都已經預先聽過所有曲目,並填好了選曲志願,至於能不能唱到自己想要的歌曲,節目邀請作曲的團隊現身節目親自判定並參與製作。
  前四首都是不同形式的舞曲,唯獨最後一首是中板的抒情搖滾,允書就是在這首歌裡聽到宥亭的影子,但他不敢確定,深怕只是錯覺。
  「我們歡迎第五首的作曲團隊──『East Light』!」掌聲之中,柳東明從門後走了出來,一步一步,走入允書的眼簾,他驚訝得站了起來。
  東明當然也看見了台下成了木頭人的允書,許久不見,這傢伙依然藏不住心思,想到他填的志願表,東明忍俊不住。
  「『East Light』是唯一來自台灣,更是唯一專門製作樂團音樂的團隊,不知道他會引領參賽者完成怎樣特別的演出,他會選誰呢?」
  東明拿起麥克風,用流利的英語:「我選擇的成員是……」
  前面已經叫走了好幾個,連姜璘都被叫走了,剩下不多的名額,允書緊張地緊閉眼睛、緊握雙手,殷切希望自己能夠被選上。
  「最後一位是……Grass Music河允書。」
  「哇嗚!」真的被叫到,允書大喊一聲,比宣布晉級時還要更開心。
  結束選曲錄製,每隊被帶開到不同的練習室,東明與參賽者一同盤坐在地上,開始擔心如何跟這些孩子溝通,他不會韓語,這是他第一次到韓國工作,剛來的時候還可以靠著宥亭,不過現在……他望了望四面八方的攝影機。
  早知道自己就別偷懶,多出國就好了。
  「嗨,我叫柳東明,大家好。」許久,他才用蹩腳的韓語試著跟參賽者們打招呼。
  「老師好!」所有人坐著鞠躬,這讓東明無所適從,慌張之下對上允書的眼,猶豫了一下還是撇開了,轉向攝影師。「(英文)我真的沒有翻譯嗎?」
  攝影師完全沒有出聲,指了指允書,最後翻譯的重任還是落在了允書身上。
  「(中文)我的中文變得很爛,請多指教。」允書微微彎腰行禮,說的同時不禁失笑。
  「河允書你好意思。」東明故意吐槽了一下,與他擊拳。
  其他人得知東明是允書以前的專輯製作人時,全都嚇了一跳,姜璘這才了解為什麼允書會這麼喜歡這首歌,甚至所有的志願都只填這首歌。
  「什麼啊,你剛開始就聽出來了嗎?」練習時,姜璘悄悄拉著允書問。
  「我只是覺得這個風格很熟悉,沒想到真的是東明哥。」允書看著與其他隊員手腳並用溝通的東明,眼光暗了暗。他猜測、只是猜測……這首歌的原作會不會是……
  「河允書!來幫我翻譯一下!」東明大概放棄了,直接把允書喊去。
  就算只是千分之一的機率,真希望原作就是宥亭,好希望是她、好想再唱一次她寫的歌。
  練習時的拍攝份量足夠後,攝影組便撤走,留給練習生真正的練習時間,這個時候才是拚盡全力的開端。東明將練習生們聚集到練習室中央,神祕地將一張紙條塞給允書。
  「『其實我只是作曲團隊的代表,實際上這首歌的原作者』……東明哥!這……」允書翻譯到一半猛然抬頭──鏡子裡,就在他身後──
  「姐姐……」
  與紛紛打招呼的隊員們不同,允書覺得眼前的身影好不真實,整個人愣在原地。他不知道想像了多少次重逢的畫面,也許是在學校、在校門口的早餐店,還是在公司對面的咖啡廳、在旅途中的機場內……
  從來沒有想過,僅僅是一間練習室,他在這裡找到了她……或者說,是她找到了他。

  從吳記者那裡得到Olivia出道記者會的消息,呂澤、詠燦和辰禹正聚在合奏室裡商討對策。
  「她們上次被我們惹毛之後,這次一定會在記者會上大作文章。」詠燦將目前現有的證據條列在紙上,在不能預知對方行動的情況下,現有的武器很難防患未然。「不過範圍太大了,我只能猜到她們會再把『重組』的事情拿出來嘴而已。」
  「與其在這裡猜測,還是先解決這張協議書吧。」呂澤重新拿出協議書。找不到人就無法對證,他們已經找過勇旭了,可是家門深鎖、手機關機,就連發過去的電子郵件都沒收到回信,所有的線索等於又斷了線。
  「還是關機。」辰禹掛掉電話,今天也打了好幾通,以前那個隨傳隨到的陳勇旭實在失蹤得很不是時候。「我真的很不喜歡這種感覺,想前進也沒辦法前進、想後退也沒辦法後退。」
  話說回來,沒有一種失蹤是恰到好處的。
  「那叫進退兩難。」詠燦替他縮短了那句註釋。「你今天又學到一個了。」
  「OK!我會記住。」辰禹立刻拿出手機記在記事本裡。最近他都會這樣子,學到一個記一個,也不知道是怎麼開始的,讓詠燦對辰禹的上進心相當滿意。
  「我看我們耗在這裡沒用,再去他家看看吧!」呂澤站起身,才剛要走出門口,手機便傳來訊息聲──「來自:勇旭哥」。

  自由練習時間,宥亭跟允書說了很多自己在離開之後遇到的各種人事物,有趣的、難過的、驚奇的、生氣的,說了來自小倉庫的禮物,還有那些千奇百怪的樂器、莫名其妙的旅程;也說了自己偷偷關注著團員的活動,有時候也會去看演唱會,在粉絲頁匿名留言。
  允書聽得津津有味,時而問問題、時而默默聆聽,當得知宥亭常常就在他們觸手可及之處時,非常詫異。「姐,雖然妳大部分時間都在國外,那在台灣的時候為什麼不找我們?」
  「我也想啊……」宥亭牽強地扯開笑容,心卻痛得無以復加,彷彿回到當時,她在人群中羨慕台上的團員們,想跟團員說話卻只能隱藏自己的名字,那些像犯人一樣的逃亡生活,她用「旅行」這個字眼代替了。
  宥亭有難言之隱,允書感覺得到,可是他還是很想知道……「妳為什麼要離開?」
  她雙手握成拳頭,指甲刺進掌心,那點刺痛根本比不上揭開心裡那道又深又長的疤。
  「我還以為妳不要我們了。」
  「我沒有……也不想丟下你們。」宥亭深深呼吸,想抑制那份激動奪眶而出。「現在沒辦法把原因告訴你,你還在比賽,我不想影響你的心情……等事情告一段落後,我會讓你知道。」
  沒有得到答案,允書也不失望,他看向她手上的戒指,漾開招牌的酒窩笑,這些日子以來他第一次笑得如此由衷。「沒關係,反正妳已經回來了。」
  「……我回來了。」
  歸來與離去、流浪與漂泊一轉眼在這簡單的四個字後畫上句點,原來這是多麼溫暖一句話。
  「啊,對了……」允書拿出手機,找出團員們和蔡宜景談判的錄音。「姐,我想這大概跟妳要處理的事情有關係……」
  事情果然如她所料。

====待續====

竹攸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92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