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ock!逆襲夢想》-19

2018/9/13  
  
本站分類:創作

《YouRock!逆襲夢想》-19

  「E.JIN娛樂想吃回頭草?『YouRock!』成員現身前東家!」
  爆炸性的標題、引人注目的名字,「YouRock!」疑似重組的新聞已經成了最受人們關注的熱門話題,經過一晚便迅速在網路平台上四散流傳。
  許多人持半信半疑的態度,有人不看好,認為是假的;有人很興奮,表示絕對支持……一則毫無根據的新聞直接將粉絲轟成一盤散沙,正值七周年前夕,時間點非常敏感,正反兩派在網上大吵一番,火勢延燒到在韓國比賽的允書身上,很多粉絲認為加上前期節目中看似團魂炸裂的表現,其實就是在暗示樂團即將重組,有人高興、更有人生氣,覺得他根本無心比賽,枉費大家通宵投票想要他出道。
  本來正在進行節目錄製的允書也看到了這則報導,更注意到了早就亂作一團的粉絲,立刻跟節目組請假回到經紀公司「Grass Music」。
  「社長,不用跟E.JIN娛樂問清楚嗎?」他一到公司便被請到社長室,得知社長打算靜觀其變時,有些詫異。
  「小子,你究竟是想繼續比賽還是重組樂團?」社長金志勳若無其事地輕啜美式咖啡,打趣地問道。
  「我……」允書答不上來,金志勳倒是對他的猶豫毫不意外。
  「兩個都想做也不是壞事啊!」他雙手交握撐在扶手上,看起來早有計畫。「演藝事業就是這樣,必須要有野心,如果你的野心是來自賺錢、想紅,那我可能就會打電話給你前老闆;但我知道你不是,或許你的朋友們也都不是,所以我打算等等看,看你的朋友怎麼做,畢竟是他被拍到了嘛!」
  允書聽了他的話才慢慢冷靜下來。「那我呢?我該怎麼辦?」
  「你要是跟著輿論受影響怎麼行?先安靜的回去完成比賽吧,如果有後續發展我會讓你第一個知道。」金志勳給出了讓允書安心的承諾,這是他對待旗下藝人一貫的方式,有問題站在第一線處理,讓藝人可以放寬心做自己份內的工作。
  讓經紀人把允書帶回錄製現場,金志勳重新打開電腦。如果一個已經解散很久的樂團,僅是一則充滿不確定的新聞就有如此廣大面積的影響,會不會有點戲?

  詠燦和辰禹也是通過網路才得知消息,立刻就衝到呂澤工作的音樂教室找他,這已經是他們的習慣了,大概對於團員之間「不商量」這件事有陰影,所以不管出了什麼事,他們都會先找當事者求證。
  聽完呂澤的敘述,三人坐在合奏室裡用沉默對峙。
  「這是圈套。」思考過後,詠燦下了結論。「哥你自己也清楚。」
  「怎麼說?你們在說什麼啦?」辰禹就不懂了,從哪裡知道這是圈套的?
  「聽我講嘛!」詠燦分析道:「首先記者是早就埋伏好的,我們以前在公司都不見幾個記者在那裡徘徊,何況是大門;再者,經紀人遞名片讓哥找她,那是她有十足的把握才這樣說,她知道哥不管願不願意都還會再聯絡她,因為會製造出今天這種局面;還有,這次新聞說的是『重組』,只憑一個人的照片就說重組真的太牽強,整篇新聞裡面甚至沒有提到我們兩個的名字,消息分明是她們放的;最後,說要找姐的下落就是個魚餌,為了把我跟吉努也釣出來,這的確很有效,很讓人在意。」
  分析結束,辰禹拍手感嘆:「柯南吶,燦尼,以後就教你柯燦尼了。」
  詠燦瞪了他一眼,讓他收起玩笑。「阿澤哥,你有什麼打算嗎?」
  呂澤仰頭盯著有些閃爍不定的電燈泡,許久不語。
  兩人也不催不趕,要怎麼做,呂澤心裡肯定早就有底,只缺個方向而已,他們相信呂澤的理性能夠幫助他想到最盡善盡美的方法。
  「老實說,我很在意關於宥亭的一切事情,如果她們真的是有把握找到宥亭才丟下這個餌,我們若不搭理就會錯失一次機會,我想……不如將計就計吧,就如她們的願,我們主動跟她們聯繫。不過在這之前,有人比我們更緊迫……」呂澤拿出手機,從通訊錄裡翻出允書的帳號。

  前往錄製現場的路上,允書心事重重地望著窗外,那些庸碌的街景根本無法緩解他的不安,對於出事的團員們,他不但無能為力,甚至還被下了什麼都不要做的命令,心裡就算是急也無地發洩。
  突然,訊息聲響,上面的名字讓他嚇了一跳──「來自:阿澤哥」。
  戰戰兢兢地點開,這已經不知道是相隔幾年才重新連接的線,允書閉上眼睛,再緩緩睜開。
  一切從簡單的問候開始:「允書,是哥,吉努和燦尼也在旁邊。對不起,新聞一定嚇到你了吧?我們知道你會擔心,但希望你可以把事情交給我們,請繼續堅守你的約定,如果不願意聯繫我們,那至少請你將下面的錄音傳給你公司相關人員,請他跟我們聯絡。比賽加油(連吉努和燦尼的份也算上)。」
  接著,是一則錄音。
  「哥,團員哥哥們傳來訊息了……」紅燈亮,允書將消息告訴經紀人。
  「是嗎?說什麼了?」經紀人其實很意外,社長說要看當事人怎麼處理,結果這麼快就來聯繫了,可見他們比起解決事情,更關心允書的情況。
  允書將錄音播放:「您好,我們是以前跟允書一起組團的成員,我是呂澤,另外兩位成員辰禹和詠燦也在旁邊當這段錄音的證人。首先想跟您道歉,因為我個人的疏忽造成這次的事件,還波及了允書,真的很抱歉。我想先說明這次的消息是假的,雖然對方有重組的提議,但是我們並沒有答應,新聞的來源還待查明,這方面我們已經想到對策,可是由於也牽扯到另一位成員……關於尋找我們隊長宥亭的線索,所以在我們將事情處理完之前,請先以安撫粉絲和允書為主,我們會盡快跟您聯絡,到時再請您發表聲明。現在允書還在比賽中,我們想守護他的每一份努力和他跟我們的約定,所以請相信我們,謝謝。」
  「說韓語呢。」錄音結束了一段時間,經紀人才出聲。「你哥哥們的韓語怎麼這麼流利?」
  「他們為了跟我溝通學了韓語。」允書將錄音檔案傳給了經紀人。
  「這說明了你中文爛的原因。」到了錄製現場,經紀人將車停下,轉頭看向允書。「專心比賽,你哥哥們都這麼說了,相信他們吧。」
  儘管不認識他們,經紀人也能從那誠懇的語調裡感受到他們對這件事的重視,還有他們有多在乎允書,這已經不是同事、前同事,或者學生時期的朋友該有的表現了,這份義氣早已轉換成親情,比血濃於水更加濃郁的那種。
  「對了,也傳一份給社長吧,免得我忙起來忘記。」經紀人一邊提醒一邊跟他揮手。「自己加油啊!」
  「好的,謝謝哥!」允書關上車門,目送經紀人離開。
  他低頭再次看著那則訊息,剛剛的忐忑不安被呂澤的幾句話打到九霄雲外。隔了這麼多年再聽見哥哥的聲音,竟然又是為了自己而默默地解決事情,心裡既感激又複雜,他痛恨自己的懦弱,卻也因為這份遠道而來的應援而重新得力。
  將手機收起,最後他還是沒有回覆,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不讓他們擔心。

***

  拿下耳機,關掉音樂,將檔案整理、備份,柳東明拿起手機躺在老闆椅上滑開訊息,突然跳了起來,匆匆忙忙的拿了包包要出門,門卻開了──一只行李箱先被推了進來,一個披頭散髮的女孩隨後走進,腳步有些跌跌撞撞,身上還扛著大大小小的包包。
  「宥亭啊!妳怎麼不說一聲就提早回來了呢?」東明幫她卸下東西,語氣有些慌張,他忙到剛才才發現她傳來抵達機場的訊息,但那已經是兩個小時前的事情了。

====待續====

竹攸

今日人氣:2  累計人次:69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