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ock!逆襲夢想》-12

2018/8/19  
  
本站分類:創作

《YouRock!逆襲夢想》-12

  終於迎來決賽,五人一到現場就被滿坑滿谷的粉絲給嚇了一跳,尖叫聲、應援牌、螢光棒,甚至還有人穿著與米亞中學相似的制服,模仿五人初登場時的樣貌,熱情激動得讓五人愣在原地不敢亂動,還是保全人員引導之後才成功進入會場。
  「米亞中學『YouRock!』對吧?請示出學生證!」檢錄區的工作人員瞇出笑眼,與上次生硬的口氣不同,甜美了許多。
  團員們相互對望,露出不明所以的眼神。
  確認了身分後,工作人員仍舊維持著花一般的微笑。「這是你們的號碼牌和識別證,一樣不可以弄掉,不然沒辦法辨識身分。你們是壓軸演出,等等準備好了就可以跟我們說,我們會帶你們去彩排。」
  「忙內,你都有聽懂嗎?」詠燦問向還有些迷茫的允書。
  「等一下,他應該在自我消化中。」宥亭阻止團員們向他解釋,因為他眼珠子轉啊轉的,應該有好好聽進去。
  「我講太快了嗎?我可以放慢再講一次喔!」意識到自己說得太快,工作人員的語氣更加親切、輕緩。
  「啊,我有聽懂,謝謝姐姐!」腦內翻譯完畢,允書朝工作人員鞠躬,酒窩燦爛的掛在臉頰上,隨後跟著團員離開檢錄區。
  「要命……超可愛的啦!果然投票給他們沒有錯。」工作人員雙頰開出鮮紅小花,整個人一副就要融化在椅子上的感覺。
  「小迷妹,醒醒,我們在工作!」旁邊的其他工作人員忍不住大笑,推著她起身繼續檢錄下一個隊伍。
  決賽只有五個隊伍晉級,每隊都能擁有自己的待機室,甫一開門,辰禹和允書便衝到沙發上,其他人則是慢慢地卸下行囊。
  「吉努呀,小心你的吉他!」宥亭像媽媽給孩子換衣服似的把吉他從辰禹背上摘下來收拾好,又拿抱枕砸向另外一邊的允書。「忙內,頭髮亂掉了啦!兩個都給我起來!」
  「好~」聽這拉長音的應答方式絕對是幼稚園小朋友無誤。
  詠燦無奈掩面,這已經成為他的習慣動作了。
  「今天來現場的觀眾到底是上次的幾倍?」呂澤站在窗邊正好可以望見會場外大排長龍的觀眾,雞皮疙瘩立刻又冒出頭。
  「不知道,聽說這裡全部開放的話能容納不少人,」詠燦也湊到窗邊看。「等等就知道了。」
  「趕快準備準備,等等出去彩排。」宥亭剛處理好兩個過動的小孩,隨意豎起馬尾正要去向工作人員報備。
  「(韓文)姐姐好像媽媽。」允書抱著枕頭,看著有些疲累的宥亭走出待機室。「(中文)我們好像『猴死囝仔』。」
  靜默、凝滯,所有目光都像被磁鐵吸住般全都吸附在允書身上。
  「哈哈哈哈……」三秒後,辰禹再次笑倒在沙發上。
  「喔……」詠燦掩面,回頭往辰禹背上就是一掌。「你教的吼?」
  「不是我啦哈哈哈哈……」
  「孩子,你是不是對『猴死囝仔』有什麼誤解?」呂澤忍著笑來到允書身邊,勾著他的肩想一問究竟。
  「不是可愛的孩子的意思嗎?」允書伸手摸了摸呂澤的頭髮,特別認真的說明。「我媽一邊這樣子一邊這樣叫我。」
  「到底是哪樣?」詠燦制住笑到無法停下的辰禹,自己卻控制不住嘴角。「阿姨啊,小孩不要亂教啊!」
  剛才還沒反應過來的呂澤突然起了頑皮心:「我懂了,因為摸頭頭,所以你就覺得是可愛的孩子的意思嘛,那哥教你……」
  「摸頭頭?」詠燦小聲吐槽,五官皺在一起。「哥不適合。」
  「『猴死囝仔』可以很可愛,也可以很兇、很帥,你跟我說一遍……」呂澤表情猙獰,佯裝凶狠地指向詠燦:「哩幾咧猴死囝仔!」
  允書照著樣子做了,奶兇奶萌的:「哩幾咧猴死囝仔!」
  被指的詠燦一臉莫名其妙;辰禹則直接笑到岔氣:「哈哈哈……」
  通報回來的宥亭看到眼前亂七八糟的景象,正色靠在門邊,等他們什麼時候才會發現自己。男孩們玩了一會兒,才發現默默站在門口的宥亭,嚴肅之餘貌似還有些怒氣。
  「我剛剛有請你們做準備吧?平常打打鬧鬧也就算了,今天什麼日子?很有把握是不是?很厲害是不是?知道外面有多少人嗎?注意力集中點行嗎?」
  「對不起啦,我想說讓大家不要那麼緊張,就跟他們玩起來了。」呂澤走到她身邊,雖然自己沒少看過這張過於較真的表情,但心知自己有錯,他回頭用眼神示意弟弟們道歉。
  「姐姐……」允書第一個跑上前,擠出小酒窩想用撒嬌讓宥亭消氣;辰禹則是被詠燦巴著頭道歉:「對不起,我們太鬆懈了。」
  宥亭舒出一口氣,又緩又深,不這樣做她好像就會哭出來,不知道是自己太不喜歡團員散漫的態度,還是自己太鑽牛角尖,他們的道歉聽起來太尖銳,刺得雙眼泛紅。「……準備一下要去彩排了。」
  等她再次出去,辰禹立刻甩開詠燦還壓在頭上的手。「我們只是想放鬆一下啊,用得著那麼生氣嗎?」
  「她可能太緊張了,你就稍微理解一下吧。」呂澤拿起貝斯,順便把吉他掛在辰禹肩上,柔聲安撫。
  「哥你總是站在姐那邊,什麼時候才換邊啊?」辰禹賭氣繞過呂澤,絲毫不理追在身後的詠燦。
  「阿澤哥……」允書剛剛沒敢說半句話,現在見團內氣氛如此,更不知所措。
  呂澤朝允書一笑,抬手揉亂他的頭髮,想藉此消除他的不安。「沒事了,走吧。」
  一行人走向會場作準備,宥亭和呂澤正在跟工作人員確認走位,詠燦則在調整鼓架的位置,辰禹和允書一上台便對全新的舞台搭景充滿好奇。
  辰禹驚奇地指著舞台前方的軌道和遠處的吊臂。「哇,攝影機比複賽的時候還多!還有延伸舞台,看起來超高級的!」
  「燈光後面的是什麼?」允書也到處東看西看,拉著辰禹問正前方座位區中間的光點。
  「喔!那是貓頭鷹!」辰禹兩手圈在眼睛邊。「嗚──」
  「最好是啦,哈哈哈……」意料之外的答案正中允書笑點,笑著笑著就發現宥亭的怒視,立刻住嘴。「喔不,姐在瞪了。」
  「兇什麼兇……」辰禹喃喃叨念,皺著鼻子回到定位。
  團員們各自揣懷不同的心情進行彩排,面對觀眾尚未入場的空蕩座位、面對團內四分五裂的氣氛,集中力被打擊渙散,讓慌張與迷茫洶湧趁機灌入,將毫無心理準備的他們吞沒。
  呂澤唱Rap時落詞、詠燦錯拍、就連一向穩定的允書和辰禹也出現合音不平衡的問題,宥亭雖然沉著地完成自己的部分,卻飽受監聽耳機裡的嘈雜轟炸,擺手讓彩排暫停。
  「大哥們對不起,我修理一下我們團員。」說完,她關掉麥克風,將團員們聚在台前。
  「我再問你們一次今天什麼日子?剛剛那種樣子你們滿意嗎?」她板著臉,不亞於在待機室裡的肅怒。
  「明明是妳先發火破壞氣氛的,怎麼現在還反過來怪我們?」辰禹翻了個白眼,將滿肚子委屈大吼出來。「難道在待機室裡面想放鬆也不行嗎?不能笑嗎?還是連應該要有什麼表情都妳說了算?」
  戰火一觸即發,詠燦立即拉住辰禹。「你不要說了……」
  宥亭緊咬著唇,握拳的手微微顫抖,環顧團員們失去笑容的臉龐,眼眶突然一陣酸澀。「對不起,的確是我先亂發脾氣,是我態度不好,對不起……可是我真的很不喜歡這樣的我們……」
  「當台下全都填滿了人──讓我們能繼續站在這裡表演的人,他們會怎麼看我們?你們希望他們失望嗎?還是你們希望付出的努力全都付諸流水?」她深吸一口氣,壓抑著情緒,試圖使腦袋保持理性。「難道嘻笑打鬧感情好就是一個Team嗎?不是放鬆不好,而是太放鬆就不好了,看看我們剛才的狀態,像個團隊、像有音樂嗎?舞台上不需要精神散漫的人,沒有覺悟,就不要期待觀眾能夠看到我們的付出,如果在這最後關頭放鬆了,我們都能問心無愧地說自己盡了全力嗎?」
  「捫心自問……」她抬起纖細的拳頭,一人一拳重重地砸在胸口。「我今天站在這裡是為了什麼?」

====待續====

竹攸

今日人氣:2  累計人次:109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