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ock!逆襲夢想》-11

2018/8/16  
  
本站分類:創作

《YouRock!逆襲夢想》-11

  東明的工作室內,五人呆坐在小廳裡,面面相覷、一語不發。
  決賽主題──「Dream」,題目一出來,他們就陷入深淵般的苦惱。比賽規定要演奏一首全新的原創曲目,但他們的創作資歷尚淺,即使有負責作曲的宥亭在,在這麼短的時間寫出一首能夠在舞台上定勝負的曲子也不是件容易的事,風格、方向等大主題都得先決定下來才有辦法落筆,現在卻毫無頭緒。
  這已經是他們呆坐在那裡第三個小時了,東明本想開口給點提示,好多次都忍了下來。
  「好難喔……」辰禹托著臉頰,兩眼無神地把玩詠燦的鼓棒。
  無數的拋接之後,詠燦搶回鼓棒,狠狠瞪了他一眼,不理會他的委屈。「姐,妳有其他已經寫完的曲子嗎?」
  「有是有……但是感覺都不太符合這次的主題啊。」宥亭打著哈欠含糊地說道,一手輕揉太陽穴,長時間的思考已經消耗了不少精神體力。
  「我想聽聽看,我們可以一起編曲、寫歌詞!」允書眼睛一亮,雙手在空中不知道比畫什麼。「其實不管是什麼樣的曲子,我們都只要唱出我們自己就可以了不是嗎?比如說我們各自的故事,為什麼喜歡音樂……幹嘛這樣看我?」
  「忙內你中文是不是進步了?」辰禹帶著微笑,他的問題不是問題,而是肯定。
  「我為什麼覺得有點欣慰?」宥亭笑彎了眼。那個剛開始連發表意見都會看眼色的河允書,現在已經可以順利的加入討論。「啊,真好……」
  呂澤伸手揉揉他的頭髮:「我覺得這個想法很好,看在忙內第一次話講這麼多的份上,任宥亭妳就去吧!」
  將隨身碟交給東明,宥亭在他的協助下將未完成的作品播放出來──這是一首中板的抒情曲,行進般的鋼琴伴奏,加上宥亭清新的嗓音,彷彿在炙熱豔陽下赤腳踏進沁涼溪水,樹林枝葉間拂過清風,颯颯聲響之中吹著蟬鳴。
  當空氣回歸安靜,沉默又在五人之間蔓延,只是這次他們各自掛起微笑,有興奮、期盼、沉著與希望。
  「好像很適合一邊走路一邊唱的感覺,走著走著會很放鬆的歌。」許久,詠燦說道。
  「對對對!而且是夏天的路上,雖然熱但一直有很涼的風吹過來。」辰禹也有共鳴,接著說:「我剛剛想到暑假回外婆家,待在電風扇前面吃西瓜的畫面。」
  「我想到星星!在特別安靜的晚上看星星……」允書也點點頭,說出自己的看法。「(韓語)然後一直被蚊子咬!」
  「哈哈哈哈……」
  如此熱絡的反應是宥亭想都沒有想過的,她無所適從地扯了扯呂澤的袖子。
  他輕輕回以一笑。「我覺得這些零碎的畫面之所以會讓我們感到快樂,是因為它帶給我們美好的回憶,」他環顧團員們,一一望進他們的眼睛:「音樂也是這樣,夢想也是這樣,『喜歡』是一種很純粹的情感,它有時只是一種直覺、一種感動、一種說不上口的本能,不需要什麼理由……」
  最後,他將目光停在宥亭的眼睛裡。
  宥亭感激地朝他眨眨眼,呂澤總是能夠整理好大家的思緒,這是她一個人做不到的。「也許哪天會改變,至少現在我們還喜歡著、還擁有熱情,我們可以嘗試把自己內心深處的這種心情唱出來。」
  夢想是很奇妙的東西,總有那麼一瞬間,會為了它激動、沸騰、流淚,會為它堅定腳步,為了它在最痛苦的時候抬頭,為了它在最安靜的時候突然樂不可支──那就是喜歡、那就是夢想、那就是自己。
  或許在抽屜裡,或許在口袋裡,或許在書桌底下、在枕頭底下;或許當經過街口的雜貨店,抬頭仰望電線上的麻雀;或許當停在人行道邊等紅燈,俯首凝視鞋緣的泥土──那份喜歡、那份夢想會在最不起眼的一隅,與最平凡不過的自己邂逅。
  曲子定了之後,五人開始著手編曲和寫詞,這次每個人都有自己獨唱的段落,就連中文表達能力不是很好的允書也挑戰用最簡單的句子寫出自己的心情。他們不時交流分享、互相砥礪,越來越能夠理解彼此的立場和感受,曲子逐漸完成,他們也逐漸緊密在一起。
  什麼是擁抱夢想最透明純粹的力量,東明在他們身上看到了。
  接下來的日子,團員們全心投入練習,放學後往爵管教室跑,假日窩在東明的工作室,沒日沒夜、廢寢忘食,長時間的練習很辛苦,他們咬緊了牙關,扶持彼此、鞭策彼此,相信努力不會說謊。一天天過去,編曲逐漸成形、歌詞也有了大概,一切都在預計的進度內,即使如此他們也沒有慢下腳步,抓緊時間修改字句、修整旋律、交換意見,一刻也不敢懈怠。
  「休息一下,來吃晚餐!」宥亭提著兩個保溫袋走進工作室,將團員們招集到小廳裡。「晚出來的沒有飯吃我不管喔!」
  早就餓壞了的團員們一窩蜂衝到桌邊,香噴噴的食物總是能使這群執著的練習蟲放下樂器。
  「哪買的便當啊,這包裝太高級了吧?」辰禹拿出鐵製的便當盒,意想不到的包裝讓他眼睛一亮。「有我的名字耶!」
  事實上,每個便當盒都寫上了團員們的名字。
  當大夥各自尋找自己的便當盒,只有詠燦呆愣在原地,宥亭將屬於他的那份交在他手上,用笑容解答他滿臉寫著的「莫非」。
  「這是燦尼媽媽做的便當、吉努媽媽做的仙草蜜、忙內媽媽做的果凍、阿澤嬸嬸滷的雞腿,還有我爸切的水果……東明哥你也有喔。」宥亭將保鮮盒一一打開,一桌子全是來自父母的食物應援。
  本打算大快朵頤的團員們紛紛放下筷子,表情複雜地望著滿桌子好菜。
  「你們幹嘛都不開動啊?涼了就不好吃了,孩子們……」東明打開自己的便當,精緻菜色媲美高級餐盒令人食指大動。他抬頭吆喝大家吃飯,卻見那一個個低頭啜泣的稚氣臉龐。「這麼美味的菜,你們難道要配眼淚吃嗎?」
  有時候綠豆芝麻般的支持,也會讓滾燙淚水灼傷臉頰,尤其那些渺小的種子落在內心最柔軟的地方,有點癢、有點刺、有點酸、有點澀、有點抱歉、有點感動,這種感覺沒辦法用任何話語表現,索性從眼眶裡爆發出來。
  「宥亭啊,這些傢伙處理一下。」東明拿這些孩子沒辦法,只好找還算平靜的隊長幫忙。
  宥亭剛擺好飯菜,又忙著分發衛生紙,冷靜得就像是早就知道了一樣。「好了啦,吃飯吃飯……」
  團員們擦掉淚痕,難得安靜乖巧地品嘗這份無條件的愛。
  追夢的道路上,往往會對家人感到愧疚,明明是自己想要的東西,卻讓他們付出了太多,當腿痠了、心累了,只要回頭,他們依舊在目光所及之處,做最令人心安的後盾。
  所以無論如何都想成為讓他們驕傲的人啊。
  「我好像第一次看你哭。」餐後,詠燦主動留下來幫忙收拾碗盤,宥亭這句話並不是想調侃他,只是沒想到一向沉著的詠燦竟然也有無法控制情緒的時候。
  「我媽什麼都沒有跟我說……」
  「很多時候爸媽全都看在眼裡卻說不出口吧。」宥亭將洗淨的便當盒擦乾。「尤其是你媽,我跟她通電話的時候,她總是拜託我多留意你有沒有什麼需要,只要她能幫忙就一定會幫忙……可是不論我怎麼找,你都好像不缺什麼,既能夠做好自己的本份,又有能力去幫助其他人,我開始體會你媽的感受,因為你太不讓人擔心了。」
  詠燦沉默了一會兒,在洗完最後一個便當盒時,突然停手。「妳知道我媽電話?」
  宥亭頓了頓,隨即笑了起來。「我有你們每個人爸媽的電話。」拿過便當盒,她若無其事地擦拭,彷彿這不需要驚訝。「上次忙內媽媽邀請我們吃飯的時候,我就想到了,我們這樣埋頭苦幹,如果什麼都不告訴家人,過度的不理解就會變成強烈的反對,像忙內和他媽媽那樣,做孩子的不了解父母的擔心,父母也不會知道我們對自己的夢想有多認真,何況你們幾個大男生不容易把心事講出來,所以我就不時聯絡他們一下,談談我們最近的進度,或是向他們請教該怎麼掌握你們這些不受控的瘋子。」
  「姐,妳為什麼……」
  「放心,你們胡鬧闖禍那些我都沒有告狀,我只是告訴他們,你們很容易餓。」
  詠燦欲言又止,看著她的身影沒入練習室門後。那瘦小的肩膀到底扛了多沉重的擔子?用「隊長」二字為她加冕,光榮頭銜的背後到底需要為多少事情負責?她要考慮的好像比自己想像的還要更多。
  總是毫不在乎的自己,好像應該開始多在乎一些了。

====待續====

竹攸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123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