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ock!逆襲夢想》-02

2018/7/15  
  
本站分類:創作

《YouRock!逆襲夢想》-02

  校內甄選如火如荼地展開,迎來選拔的參賽者們聚在小禮堂裡,現場瀰漫著一股緊張的氣氛,有人自信滿滿、有人如坐針氈,大多數都摩拳擦掌、躍躍欲試的樣子。不過,也有人……一臉厭世,例如被硬拉進來的李詠燦。
  「所以你幫我報名的就是這個比賽?」坐在位子上,詠燦板著臉,狠狠瞪著滿臉歉意的辰禹。
  「哎唷,你就當作捨命陪君子嘛!」辰禹討好般勾住詠燦的脖子。
  「我的命聽起來怎麼這麼廉價?」辰禹的討好看似沒有讓他的心情轉變……有,變得更差。
  「跟你同班那麼久,我知道你是非常有義氣的人,願意為了同學以身相許!」此話一出,惹得附近的學生一陣竊笑。
  如果這是漫畫,絕對可以看見浮在詠燦額頭上的青筋。「我跟你同班這麼久,我怎麼都不知道你是這麼浪費義氣的人?」
  從國一到國三,沒想到升上高一之後還是同班,李詠燦真的不知道這該拍手還是撞牆。
  「我也想過找其他人啊,可是只有你讓我覺得我們一定是天作之合,你看我都幫你把鼓棒帶來了!」沒等他的話說完,附近的學生已經快要笑到快氣絕。
  「郭辰禹,虧你叫辰禹,你的成語怎麼這麼爛啊?」詠燦終於忍無可忍,轉身扯住他的領帶。「不想我走就給我閉嘴!」
「好,知道了。」辰禹畢恭畢敬地奉上鼓棒和一根棒棒糖後,立刻安分坐好。
  彷彿看了一場鬧劇,宥亭試圖緩和笑到痠痛的臉頰,還是忍不住抽動嘴角。「一個願打一個願挨,就是在說他們吧?」
  呂澤看出了宥亭所指,會心一笑。
  「對不起,請借過……」
  又是那個怯生生的學弟!宥亭和呂澤看著他穿過人群東倒西歪地坐到兩人旁邊,一直盯著他看。但不是只有他們,幾乎發現他的人都會盯著他──國中部唯一的參賽者。
  「學長、學姐好!」發現身旁是幫助過自己的熟面孔,河允書即使坐著也立刻九十度鞠躬。「上次謝謝你們!」
  「不會……」對於他的多禮,宥亭顯然有些不知所措。
  「不會?」河允書一楞,露出牙齒擠出笑容。「不會什麼?」
  「你說謝謝,所以我說不會啊。」宥亭眨了眨眼,被河允書的反應弄得一頭霧水,還轉頭問向呂澤:「他聽不懂嗎?」
  呂澤聳肩表示不知道。
  「啊……不客氣的意思嗎?」河允書自顧自地豁然開朗。「(韓語)原來如此!」
  「你是韓國人?」聽到後面那串既耳熟又陌生的句子,宥亭才解開了疑惑。
  「是!我是一半的……媽媽是台灣人。」允書講話斷斷續續,對中文不熟悉讓他每次對話都需要一邊思考。
  「混血兒,哇!」看過幾個混美國、法國等西洋系國家的混血兒,宥亭倒是第一次接觸亞州地區混血的。「你來台灣念書?」
  「對!爸爸的工作來這裡,所以我一起來這裡……」允書頓了頓。「(韓語)嗯?對嗎?」
  「對的,沒有說錯。」聽到他最後還小聲懷疑自己的說法,宥亭忍不住出聲幫他。
  但這一幫,讓允書很驚訝。「妳聽得懂韓語?」
  「聽得懂一點點。」顧及他的需要,宥亭講話也跟著放慢了速度。「我喜歡看韓劇……嗯,韓國的電視劇,還喜歡Nell……」
  「Nell!我也是!」找到了同好,允書相當驚喜,小酒窩旋在臉頰上。
  這兩人的親和力也是絕了……呂澤靜靜地聽著兩人談話內容,在心底默默地吐槽。不忍心打斷他們,直到司儀上台才出聲提醒。
  「欸,開始了。」
  參賽者逐一叫號上台,在短短三分鐘內將自己所準備的展現出來,雖然殘忍卻效率十足,因為懂得把握亮點的人,將會是這場勝負的贏家。
  辰禹背著木吉他上台,他不是唯一一個這麼做的人,卻在一上台的瞬間引起一陣驚嘆,演奏就是他最好的自我介紹──
  乾脆有力的刷弦、清晰悅耳的單音旋律、妖媚勾人的揉弦,即使是快速音群也不慌不忙、行雲流水,這不是一首絢麗的曲子,卻讓人身體跟著中快板的節奏律動,在大家都講求電吉他的磅礡華美時,他簡直是一股清流!
  辰禹在獨奏編曲上作了點功夫,補足了演奏曲純旋律的弱點,明明只有一把吉他,卻有整個樂團的錯覺,活用各種技巧讓音色更豐富,卻不過度矯情,甚至在每個完整的段落之間還很聰明的留白,彷彿那裡有人會填空一樣。
  「謝謝大家,我是高一7班郭辰禹。」
  三分鐘是如此之快,沒有人第一時間反應過來,遲遲才響起掌聲。
  呂澤觀察宥亭的表情,什麼也沒看出來,他自己倒是很欣賞辰禹這種另類的突出,至少對於一個樂團來說,這人的配合度會比那些華而不實的吉他手要高出許多。
  下了台,辰禹和詠燦擦肩而過,抓住他在耳側悄語幾句便離去。
  待工作人員架好爵士鼓,詠燦才走上舞台。這場比賽的鼓手並不多,他是其中第一個登場的,他在極大的期待之下暗自舒了口氣,然後嘴角勾起一抹意味不明的笑。
  鼓聲響起不過幾秒,有些人開始竊竊私語、有些人面帶嘲笑、有些人一臉失落、有些人嗤之以鼻。
  「基本節奏?」宥亭為這意想不到的創意驚呼出聲。「阿澤……」
  「先不要吵。」他摀住她的嘴,專心地看著前方。
  爵士鼓是沒有音調的打擊樂器,比起還能低聲吟唱的貝斯來說更不起眼,許多人看不起它的邊緣,事實上它才是包覆樂團最溫暖的那雙手!
  固定的節拍、單調的過門,詠燦看似枯燥的演出,呂澤卻看得津津有味,在他眼裡,這不只是基本節奏,這根本是人體節拍器!許多人都會因為節奏太過乏味而不經意越打越快,可是詠燦的拍子相當穩定、準確,每個鼓點輕重分明、乾淨俐落。
  宥亭饒有興致地看著呂澤變化多端的表情,正當想開口吐槽時,舞台上的節奏一轉,加上了細微的變化,強迫她轉移視線。
  「注意到了嗎?」
  「嗯,是前面那首歌的節奏。」
  宥亭轉頭看向呂澤,彷彿看見他眼睛裡散發出的雷射光。有人說能讓貝斯手微笑的鼓手才是好鼓手,李詠燦在呂澤看來大概就是這種不可多得的存在。
  「好像同一首歌……?」允書突然湊近兩人,問道。「這個學長還有上一個吉他的學長。」
  宥亭點點頭,比了個秘密的手勢。這有趣的細節還沒多少人發現呢!
  演奏結束,詠燦踩著餘裕的腳步走到後台,才剛進休息室,辰禹便迎面而來,用力拍打他的肩膀。
  「不錯嘛!要做還是可以的啊!」
  「還用你說!」詠燦用鼓棒將他頂開,自己也是一臉滿足。「你題目出得太簡單了好嗎?前面我打到快睡著!」
  「事實證明我的激將法很有效!」
  想到上台前辰禹在耳邊說的話,詠燦就一肚子火──題目出好了,你如果答不出來,我以後就都不煩你,因為你、太、弱!
  「弱你個頭!」再次拿出收好的鼓棒,詠燦回身就往辰禹頭上劈去。
  當宥亭和呂澤進來做準備時,眼前的詭異畫面讓他們進也不是退也不是──撫著頭頂在地上翻滾的辰禹,以及一旁若無其事的詠燦。
  「這是怎樣?」呂澤傻眼。「一個願打一個願挨?」
  「噗!」聞言,宥亭噴笑。「你要這樣解釋也是可以啦!」
  等鬧劇雙寶出了休息室,兩人便一語不發地各自準備著,呂澤在一邊給貝斯調音,宥亭在另一邊靜靜地看譜。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說好不放水的關係,空氣中瀰漫著一股淡淡的競爭意識。作為樂器組的最後兩位參賽者,承受著上半場壓軸的壓力,兩人都不敢有所怠慢。
  「呂澤!到了嗎?」工作人員進來喊號,打破了窒息的寧靜。
  「到了。」背起貝斯,呂澤步出門前,朝宥亭彎下腰……

====待續====

竹攸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165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