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ock!逆襲夢想》-00

2018/7/9  
  
本站分類:創作

《YouRock!逆襲夢想》-00

  正值用餐時間,餐廳裡香氣瀰漫、人聲鼎沸,紛亂吵雜之中,推門而入的兩個男孩還是引起了不少注目。
  「老大哥!哇,還真的是老大哥耶!」郭辰禹一進門就誇張地驚呼,和早已恭候多時的呂澤擊掌。
  「這傢伙當過兵都沒有變得比較成熟嗎?」呂澤向較慢跟進的另一個男孩問道。
  「可能剛出來就放飛自我了。」李詠燦脫下鴨舌帽,剛毅的平頭在溫暖的燈光下變得柔和。
  「沒想到真的能等到這天,有人來接我們退伍,還是在這麼棒的餐廳。」辰禹環顧四周,正好一位女服務生送上兩杯水,他朝人家燦爛一笑,害她差點弄翻杯子。
  「他這樣真的沒被長官刁難嗎?」呂澤的鷹眼捕捉了全部過程,仍然感到不可思議。
  「長官可喜歡我了!」辰禹抬高了下巴,一臉得意。
  「不是因為你跟他說你認識某女團的隊長嗎?」詠燦白眼翻了一圈。
  「你怎麼都知道啊?」辰禹用手肘撞了撞他。「你真的很八卦欸!」
  「我八卦?被你害得一堆人都來問我是不是也認識誰,很煩好嗎?」詠燦一臉無奈。
  呂澤拿起杯子喝水,津津有味地看兩人鬥嘴,這種感覺十分久違。
  如果時間沉澱了每一刻的發生,歲月將它醃漬成回憶,只有再次開封品嘗,才會知道它是更加酸澀、甘醇、清鹹,或者……
  「請問三位要點餐了嗎?」剛才的女服務生拿著平板電腦走近,面露花色。
  「嗯……」呂澤翻開菜單,抬眼望了望兩人。「兩個A套餐和一個B套餐,飲料的話都是柳橙汁……」
  「等一下!老大哥,我要喝啤酒!」對於飲品的選擇,辰禹顯然有些不滿。
  「我也是。」一旁的詠燦附議。
  「你們兩個坐公車來的?」見兩人點頭如搗蒜,呂澤嘆了口氣。「那就給他們兩個啤酒,然後我一杯柳橙汁,謝謝!」
  「好的,幫您重複一下……」女服務生重複了餐點,收拾了菜單便笑容滿面地離開。
  「阿澤哥,你不喝嗎?」詠燦問。
  「我開車,等下負責把你們兩個抬回去。」呂澤指指桌邊放著的車鑰匙。
  「哇,你買車喔?當吉他老師可以賺那麼多嗎?」彷彿發現新鮮的東西,辰禹立刻拿在手上端詳。「怎麼不是遙控器那種的?」
  「不是我的車,是我爸的老古董,他說不開了,讓我負責照顧它。」呂澤沒有搶回鑰匙,早已習慣辰禹的莽撞,見怪不怪。「也好啦,有時候跑演出的時候,有車會比較方便。」
  「現在接表演的行情怎麼樣?」詠燦看似隨口問起,但其實也是與他們生計相關的話題。
  呂澤拿起水杯,沒有任何回答便是最切題的回答。「你們呢?還要回去念大學吧?」
  「對啊,都是郭吉努突然說想先當兵才休學的,明明剩一年就要畢業了,都不知道在急什麼。」詠燦看了眼還在一旁玩鑰匙的辰禹,語帶責怪。
  呂澤聽了只是笑笑,他知道詠燦嘴上說歸說,還是很有義氣的陪著服役,又很有義氣的一起回學校上課。「吉努,你要好好謝謝燦尼才可以啊……」
  「齁齁,好久沒有人叫我吉努了,燦尼這個稱呼也好久沒聽到了,果然只有我們團員才會這樣叫……」辰禹放回鑰匙,嘴角勾起笑意,也勾起了回憶。「突然好想念河允書。」
  「你現在要是想念他可以上網查啊,他最近參加了一個選秀節目,人氣很高的樣子。」呂澤邊說邊拿起手機查詢關於河允書的消息。
  「真假!」辰禹接過手機,一臉新奇地翻看相關新聞。「前『YouRock!』成員參加韓國大型選秀生存賽……」
  詠燦湊上去看了幾眼又退回位子上。「忙內也是熬滿久的。」
  「對啊,上次跟他通電話都不知道是幾年前了,是我大學畢業那年嗎?」呂澤回想著,卻記不清確切的時間點。
  「是啦,大學畢業準備入伍之前,你給他看了你的平頭,哈哈哈……」辰禹想起當時的情況,笑得合不攏嘴。「那之後就沒有再聯繫了。」
  「他說要認真履行約定,直到他完成的那天為止都不會再跟我們聯繫,說這樣才不會因為太想念我們而軟弱下來,他真的狠下心了。」詠燦一方面心疼允書的決定,一方面十分肯定他的態度。「不像某人,當過兵還跟小孩一樣。」
  「這叫保持純真、返老還童。」辰禹將手機還給呂澤,講得理直氣壯。
  「你是要說赤子之心嗎?」詠燦冷不防吐槽。
  辰禹嘖嘖嘴,錯得也很理直氣壯。
  「餐點來囉,兩個A套餐和一個B套餐,兩杯啤酒和一杯柳橙汁,這樣餐點都齊了嗎?」女服務生推來餐車,依序將餐點放上桌。
  「都齊了,謝謝!」辰禹再次揚起笑容送走女服務生。
  女服務生走了幾步又回頭,從圍裙口袋中拿出紙筆,表情比剛才害羞許多。「那個……我……」
  沒想到她還會再回來,原本準備動筷子的三人都停下動作盯著她看,害她更加支支吾吾。
  「還有什麼忘記的嗎?」詠燦輕聲詢問。
  「我、我是你們的粉絲,可以請你們簽名嗎?」女服務生紅了雙頰,可能被三人盯著而變得不知所措。
  原來是簽名啊……三人相視而笑。
  最後不只簽了名,還用女服務生的手機拍下認證照,三人的親切態度讓女服務生連離去的背影都難以隱藏她的心花怒放。
  許久沒有幫人簽名和合照,這些看似熟悉的舉動現在做起來都有些陌生尷尬,三人帶著複雜的表情重新開始用餐。
  而這份複雜,卻激動起了更椎心、沉痛的記憶。
  「姐呢?還是沒消息嗎?」
  無論是誰先開口的,沉默成了三人共同的解答。
  如果時間沉澱了每一刻的發生,歲月將它醃漬成回憶,只有再次開封品嘗,才會知道它是更加酸澀、甘醇、清鹹,或者……
  苦得濃郁。

====待續====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185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