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上博雅講壇——重看民國人物(10)

2015/6/7  
  
本站分類:創作

海上博雅講壇——重看民國人物(10)

   〈答客問〉

陳老師:我做一種補充,我覺得對歷史人物,我們以前好像郭沫若講過一個話,就是對歷史人物我們儘量不要用顯微鏡去看,而要用望遠鏡去看,因為顯微鏡某一點會看得非常清楚非常大,如果這一點正好有問題,這個人就被全面否定的,如果用望遠鏡,看一個全景的話,也許這個人並不是像我們以前說的判定的完全是一個反面的人物,也許他有他的複雜性,對杜月笙這樣的一個在上海近現代史上起過重要作用,我暫且不說是什麼樣的作用,但是你無法否認他是起過重要作用的人,我們應該全面來看,首先我們要掌握第一手的材料,比如說杜月笙,養了很多文人,他跟文人有間接關係,養了很多文人,最有戲劇性的,楊度,他有錢,他是一個風雲人物,楊度是什麼人,中共地下黨,周恩來死之前說要把楊度的身份講清楚,楊度以前是保皇派,後來秘密加入中共,我想杜月笙之聰明難道真的不知道楊度的身份嗎,他可能也知道楊度的身份,我不敢肯定,還是對待楊度如賓,什麼原因,很複雜,抗戰期間,杜月笙是主張抗戰的,做了很多事,這個人是很複雜的,某一段完全是反面的,但是到了另一段,換一個視角看,我們不要輕易地給一個人貼標籤,貼標籤最容易了,但是撕下來很難,因為你已經形成一個思維定式了,不要那麼快地給他貼標籤,這個人在歷史上曾經起過什麼作用,不管是好的,不好的,正面的反面的,我們當材料進一步挖掘出來的時候,我們這個時候再來更充分地討論他不晚,至於這本書的書名,從張愛玲到杜月笙,你覺得不合適,當然可以保留你的看法,這個沒有問題。

主持人:時間關係,我們最後一個問題。

讀者問:接著問杜月笙的問題,一直有一句流傳的話,經商是要學胡雪岩,做人要學杜月笙,想問杜月笙到底有哪些跟常人不同的,值得稱道的地方,還有哪些我們普通人值得學習的點。

陳老師:我沒有研究過杜月笙,我研究一個歷史人物的基本的原則或者方法,至於該向杜月笙學什麼,這不是我所關心的問題,我也學不了杜月笙,這是我的回答。

蔡老師:杜月笙值得學習的,就是他用了一批人,他雖然不識字,但是他養士,他有一個決策小組,有一個幫他提意見的人,除了秘書之外,還有楊度等等,相當多的人為他所用,所以,他的核心幕僚非常重要,這些核心幕僚,杜月笙有一個優點,對文人非常重視,大家彙報來了,每天開會,他要求有三個辦法,就是說,你提的問題你還要附上辦法,然後由他來決定,比如說一個問題出來,秘書都有寫,你要給他上策怎麼解決,中策怎麼解決,下策怎麼解決,問題都提出來,送到那邊講給他聽,文字他有時候看不懂。然後,他這個人已經訓練到能夠慎謀能斷,這是很厲害的,我們看到很多領導人,包括臺灣的領導人,永遠是優柔寡斷,事情都沒有解決,時間都已經荒廢掉了,我常常說,不決定比下錯決定損失還大,杜月笙就是能夠下對決定,他有三個辦法,不會用下策法,我就感覺到這一點讓我非常佩服,他的有些行徑我也不會苟同。

陳老師:我感覺到遺憾的是,蔡先生不是生在杜月笙的一個時代,如果和杜月笙生在一個時代,肯定是他養的士當中的一個。

讀者問:談到杜月笙講到一個對聯是「春申門下三千客,小杜城南尺五天」,蔡老師在這個文聯當中把那個已經逝去的民國重新網路化,我感覺到最讓人深刻的是,蔡老師對民國人物,無論是杜月笙這樣有色彩的還是張愛玲這樣的萬人迷,都採用恕道,我不知道我理解的是不是對,在這裡也當面向蔡老師請教。

蔡老師:因為我們無法還原歷史,「還原歷史的真相」這句話我覺得是騙人的,還原不了,所以我常常對還原歷史真相是存疑的,包括我拍紀錄片也不是還原歷史真相,因為每個人都有一個想法,所以我比較採用「逼近」歷史的真相,就是說我們一塊一塊在拼貼,然後能夠做到「逼近」就可以了,無法還原100%,我覺得八、九十分就可以滿意了,我們常常看到很多傳記資料,一看連時間什麼地點都寫錯了,錯得一塌糊塗,連這個人物的年譜都沒有建立,就在寫這個傳記,年譜要先列出來的,包括哪一篇文章,不要搞錯,對於歷史人物我覺得就是說,我們要同情的理解,不能苛責古人,他不會從墳墓裡面出來跟你辯解,我寧願寬容一點,不要苛責,我是把很多事實呈現出來,歷史自會有公斷,我不是史學家,我只是一個陳述者,只是把東西陳述出來,每個人有每個人的看法,每個人心中有一把尺,無法替歷史做一個量尺的工作,我的用意是這樣。

陳老師:用意很好。

主持人:剛才開場的時候,子善老師表達了一定的不滿,他說怎麼把杜月笙放在張愛玲後面,杜月笙會有一點不高興,下一期會說一些讓杜月笙高興的事情,下周5月24號,下午兩點,我們將講一講上海大世界的前世今身……

     (全文完)

  蝪賣??.jpg

讀者排隊簽書的盛況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121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