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晚飯/岑霞

2018/6/9  
  
本站分類:藝文

吃晚飯/岑霞

吃晚飯/岑霞

從早到晚,我們一家人各忙各的,大清早便分道揚鑣出門去了,孩子們上學,丈夫和我一起去上班。我們經營的禮品店每晚八時才打烊,到家時已是萬家燈火時候,和孩子們相處的時間,只有吃飯時至睡前的幾小時,可供一家人談話的機會也只好在飯桌上一併進行了。

吃晚飯是我們家最熱鬧最溫馨的時刻,除了忙著解決民生問題和補充身體所需的營養外,我們更熱中於吃飯時舉行的「座談會」, 那是屬於一家人的時間,我們無拘無束地享受天倫樂。因此之故, 晚餐的菜餚必然豐盛,菜式還不時變換著,這樣大家吃得心花怒 放,大快朵頤之餘,談興必然熱烈。

晚上回來,甫進家門,我迫不及待換上便服,套上圍裙,走進 廚房,立刻著手燒菜做飯,丈夫也趕來幫忙當下手,他負責淘米洗菜,以及一些瑣碎雜務。我們邊烹飪邊聊天,沒多久,一盤盤香氣四溢的菜餚上桌了,我提著嗓子喊:「吃飯啦!」孩子們紛紛放下手邊的事情,一個個走進廚房來,幫忙擺匙放箸、舀湯盛飯,還很有默契地關上電視機、收音機,並且把電話交給留言機照顧,這是她們自小養成的習慣,吃飯時不做任何事情,也不在飯廳以外的地方吃。閒話休提,此時已是晚上十時許,屋外漆黑一片萬籟無聲,飯廳裡卻 燈火通明人聲喧鬧,我們圉坐餐桌前,晚飯於焉開始。

我們吃著聊著,各人搶著將一天的事兒娓娓道來,糗事、逗趣 的事、不平的事、被冤的事、稀奇古怪的事,全都一古腦兒宣洩在飯桌上。孩子們報告學校的生活,有關於老師的、同學的、自己的和課業上的,我們因而瞭解她們每日的作息情況和學業進展;丈夫 和我則常將日常所見所聞與孩子分享,也揀些時事新聞說給她們 聽,偶爾還討論一些嚴肅的話題,比如吸毒、交友、男女之間、愛滋病等。我們一家人像無所不談的朋友,時而侃侃而談,為自己的觀點爭辯不休,時而抬槓挖苦,笑得上氣不接下氣。坦白說,我們可從 沒遵守「食不言」的古訓,那樣正襟危坐吃飯太氣悶了。

儘管我們閒話家常,吃飯時也是我們家的庭訓時間,丈夫和我總在有意無意間把倫理觀念、道德規範、處世之道等等人生道理灌 輸給孩子,也常半開玩笑半開導地糾正她們的言行和舉止,不過我們從不在吃飯時責備孩子,那會影響食慾和破壞氣氛,而對我們的意見和建議產生抗拒和排斥的心理。

一直以來,我們藉著一起吃晚飯,來維繫家人間的親密關係。 隨著歲月流轉,倏忽間孩子都長大了,二女兒已於去年結婚了,大女兒今年到外地工作,現在只有三女兒在家陪伴我們吃晚飯,趁她還未離巢,我們更為珍惜這晚間的聚會。

原載《世界日報》家園版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190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