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有一種品格叫獨立/記Richmond市議員區澤光

2018/5/22  
  
本站分類:其他

(時事)有一種品格叫獨立/記Richmond市議員區澤光

幾年前,龍蛇雜處的溫市中心東端發生多宗無家可歸者搶劫的事件,溫市警為了調查,便請一位警員喬裝傷障的無家可歸者,每天在市中心東端守候。

一個星期後,沒有抓到劫匪,倒是該名警員受到了不少無家可歸者的關懷,有人提醒他“財不露白”,有的無家可歸者幫他找庇護中心……

該警員將這些都寫在日記上並公開,讓人覺得無家可歸者其實還是有溫暖的。但忘記了一件事,那就是──該名警員當初喬裝的目的,就是為了調查有無家可歸者參與違法事件。



●弱勢也有好人 模糊議題焦點

這段往事,讓我想起列治文埃爾姆橋路(Elmbridge Way)7300號的組合屋(以下簡稱組合屋)興建規劃,在爭議了近三個月後,於周五(5月18日)在列治文市議會召開特別市議會(special council meeting)後,以8票比1票(區澤光)的極大差距通過興建。

在三個月中,因工作機會,我與支持方與反對方都有接觸,反對方擔心政府機構不去篩選入住人士的“品質”(請原諒我說得比較含蓄),會影響到社區的治安;而支持方提出一個理由,則很少見到反駁,即“我接觸過無家可歸者,給過我溫暖,他們並沒有反對興建組合屋者所講的那麽差。”

其實,支持方並沒有騙人,就像那位喬裝無家可歸者的警員,他們甚至感受到相同的人性溫暖,但,就像“難民並非都是壞份子,加拿大之前就有兩個總督是難民出身(華裔的伍冰枝和海地的莊美楷)”的說法,大家總習慣把無家可歸者(與乎難民)畫在弱勢的一方。只要該群體出現少數令人窩心的個例,很容易讓人忘了該群體隱藏的較令人憂心的更大問題。

由於這個組合屋興建計劃中,省府會有一筆不小的撥款供列治文市府運作,在有錢又能獲得“慈愛名聲”(幫助弱勢)的雙重好處下,列治文市議員和市長幾乎是一面倒的支持。

但在這時候,市議員區澤光,感覺這個計劃確有可以再商榷之處,在聯系並聽取了反對組合屋的民間自發組織“7300關註組”的陳述後,了解到在慈善(幫助弱勢)的大概念之下,有一小塊幾乎被遺忘的陰影,就是這個所謂的“弱勢”,其實是良莠不齊(甚至莠多於良)的一個群體,如果政府對入住組合屋的無家可歸者缺乏嚴實的篩選機制,當然會給社區(特別是治安方面)帶來疑慮。

情況可類比難民──這個群體的確是弱勢也需要幫助,但政府無條件收納他們,會給國家帶來什麽樣的危害,也可想而知。



●獨對政治變局 勇氣萬夫莫敵

所以,在周五的會議上,眼見其他支持方的8票難以撼動時,區澤光獨排眾議提出了修正動議,主張“市議會應該先與BC Housing 和Rain City 談判,在充分回應了居民的訴求後,才能同意興建地點”,沒想到這個算是比較折衷的建議,都被巴巴期待著近600萬撥款的其他8票給否決。

沒錯,這是“民主”,投票的市議員也是人民一票一票選出來的,但你在選他們出來後,他們在每個議題的看法,就不一定與支持他的選民一樣,甚至常常背道而馳,而選擇最有利他們自己(而非選民)的決定。就算不同意,也不能不尊重其所為。

但區澤光不同的是,他願意站在組合屋預定地附近居民(選民)的立場(對不起,這裏我必須補充一點,就我的經驗,大部分支持興建組合屋的民眾,並非住在預定地附近),設身處地感受他們的心聲,甚至不惜選擇站在與他同一黨派(列治文社區聯盟,RCC),且更為資深的市議員莊士頓(Ken Johnston)的對立面,投下唯一反對的一票。

敢於在政治正確的當下,發出不一樣的聲音,區澤光以孤獨的身影,對抗詭異的政治氛圍,讓我想起根據《飄》(Gone With The Wind)改編的電影〈亂世佳人〉中,當郝思嘉(Scarlett O'hara)回到殘破的家園後,她握起一把泥土,面對夕陽,堅定地說:“我要站起來,我不會倒下。”的那一幕。

就像郝思嘉不懼於對抗大時代變局的悲壯,區澤光的態度至少讓我們看到華人政客告別“政治花瓶",勇於表達自己觀點的氣魄,他的影響,意義恐怕要大於議場上的勝敗。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102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