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的老火湯/岑霞

2018/5/4  
  
本站分類:藝文

母親的老火湯/岑霞

母親的老火湯/岑霞

我打小喝母親熬的湯汁長大。她最擅長煲老火湯,先用瓦鍋把水燒開,將材料依次放入鍋內,以大火煮沸後,改成小火煲煮兩三個小時,使食物的養分和鮮味溶合成濃郁香鮮的湯 汁,一鍋好湯便可以上桌了。母親有雙會變魔術的巧手,利用各種各樣的食材和當令的瓜菜,便能變化出五花八門美味可口的湯水。 夏秋氣候炎熱乾燥,她的老火湯有健脾開胃、消暑下火的效益;而 春冬嚴寒濕氣重,她便以滋陰補腎、活血行氣的湯水來為我們禦寒去濕。

她烹調的老火湯,最大的特色是菜肉俱軟爛,湯汁鮮美,喝湯吃菜,易吸收好消化。我最愛喝她做的當歸黑棗雞湯,當歸特有的甜香和雞肉的鮮美,直是味蕾的饗宴,讓齒頰留香。 不過,我最不喜歡喝高麗參湯,雖然那是母親特意為我做的燉湯。我自小揀飲擇食,這個不吃那個不喝,獨愛啃黃豆芽,幾乎每餐以它下飯,無它不歡。母親擔心我營養不足,便三不五時燉參湯給我進補,為了怕我偷偷把湯倒掉,她必在旁監督,還趁機給我上 堂「健康課」,說此湯乃「高妹湯」,不可不飲,否則會不長高。我最盼望快高長大,唯有乖乖就範,捏著鼻子把苦澀的湯汁倒進肚子裡。長大後才曉得上了母親的當,我依舊瘦巴巴嬌小玲瓏,倒是很少生病,原來高麗參的藥效是提升免疫力而非增高!

小學時,我常喉嚨痛扁桃腺發炎,西醫建議把扁桃腺切除以絕後患,母親卻不同意這種頭痛醫頭、腳痛醫腳的治標方法,以後每逢犯病她便帶我去看中醫吃中藥,並經常煲鹹魚頭蠔豉海帶豆腐湯,此湯有清內熱解毒的作用,後來便很少發病了。讀高中時,我又患了失眠症。當時會考迫近眉睫,我經常讀書至三更半夜才上床 睡覺,許是疲勞過度精神亢奮,時常竟夜無眠。母親也不帶我看醫生討安眠藥吃,她認為我不過是勞神過度血脈不暢,以當歸黑棗雞腳湯補血,包管「湯到病除」,如此這般我連續飲了三個月補湯, 此後上床便呼呼入睡找周公去了。當歸雞腳湯好喝極了,這道香鮮 凝聚的老火湯,永遠讓我回味無窮,雞腳軟膩味道濃郁,百吃不厭。 母親不僅是煲湯高手,她還是個道行高深的「食醫」,一直以來用 「愛心老火湯」為我的健康把關。

母親今年八十八歲,依然勤於煲湯,對西方的維他命丸卻不屑一顧,認定她精心炮製的老火湯已有足夠的維他命 ABCDE。 她不僅是煲湯高手,更是個美食家,舉凡與吃有關的東西她都感興趣,平時常夥同兒孫親友到餐館打牙祭,吃遍中西美食,對「煲 湯經」更侃侃而談如數家珍,隨時隨地都可以舉出幾道強身保健 的湯譜,什麼「魚頭黑豆湯」可治頭痛啦、「羊肉老薑湯」補腎啦、 「蓮藕牛腱湯」補血啦......言之鑿鑿,不由聽的人不信,更何況這位長者思路清晰,手腳麻利,又耳聰目明,不正是醫食同源的最好例證嗎?

結婚後我也開始煲湯了,我做的老火湯雖然不能與母親的相提並論,總算不辱使命,每晚都有湯水給家人享用。可以這樣說,我 是喝母親的老火湯長大的,而女兒們是喝我做的湯水長大的,一鍋濃濃的老火湯,不僅為一家人們提供營養,也是我們三代人共通的語言。

原載 《世界日報》副刊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287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