郵輪上展舞姿/張炯烈

2018/3/24  
  
本站分類:生活

郵輪上展舞姿/張炯烈

郵輪上展舞姿 / 張炯烈

去年夏天,洛杉磯熱浪迫人,太太和我突然興起,報名參加了阿拉斯加的七曰郵輪之旅。想到能在冰天雪地裏觀賞北極熊、欣賞萬年冰川感受一下苦寒的味道,遠離洛杉磯酷熱煩躁的炎夏,真是太寫意了。結果北極熊沒見到,却有意想不到的驚喜!


坐了三十多個小時的北上長途火車,經過重重的崇山峻嶺,穿過片片的蔥綠森林,沿著岸邊行駛時,蔚藍的太平洋仿怫就在腳底下,遠方的大貨櫃輪船象一只小火柴盒,成群結隊的海鷗在岸邊飛翔,我倆在隆隆的火車聲響中,一邊喝㗎啡一邊觀賞着這些美景,令人如癡如醉。我們乘坐的 Coast Star Line 終於在晚上十時扺達西雅圖。


西雅圖的夜景很漂亮迷人,可惜經過長途的火車之旅,我們已無心欣賞,迫不及待趕到下塌的飯店中沐浴休息,就讓回程時再暢遊吧。
酣睡到早上七時,吃過了豐盛的早餐,喝足了濃濃的咖啡,在暖暖的陽光下走進了西雅圖郵輪碼頭,只見人頭聳動卻秩序井然。我們乘坐的是HollandAmerica旗下的“Amsterdam”號郵輪,船雖不大,但服務一流,乘客上船時,船員們列隊在船邊歡迎,個個掛著愉悅的笑容令人賓至如歸。而更窩心的是,他們逐個詢問用餐的時候喜歡自己坐還是和別人一起坐,我和太太選擇自己坐一桌,於是以後每晚我倆都可以靜靜的享受燭光晚餐,不需和陌生人應酬寒喧。


郵輪的行程多是晚間航行,日間停泊在阿拉斯加的小鎮,乘客們都上街去逛禮品店,選一些美㬌拍照,算是到此一遊。傍晚則留在船上享用豐盛晚餐和看看表演。我們已經坐過幾次郵輪,這些表演和船上的活動已沒啥新鮮感,心想坐郵輪不外如是。到第三天黃昏,太太和我決定來個自由行,晚餐後走到頂層的甲板上,那裏海闊天空,可惜寒風襲人,只好退回室內,沿著樓梯一層層的向下走。船上的乘客有九成以上都是白人,他們也像我倆一樣,喜歡到處慢慢閒逛。來到四樓,迎面的是一個大型賭場,我倆不好此道,留連一會就走出來。轉過一條長廊,突然聽到一首優美的華爾滋舞曲,循聲尋去,原來樂聲是從劇院旁的一個頗大的酒吧裏傳出,中間有一個不算小的舞池,一個四人大樂隊正在賣力演奏。


我倆選了張近舞池的桌子,要了飲料坐下來聆聽一下音樂,環顧四周酒吧中只有幾桌客人,兩對白人夫妻正在悠閒地跳着Rumba。後來樂隊奏出了一首ChaCha,舞池中沒有人跳舞,我提議不如我們出去跳隻舞,老伴說既沒有穿舞鞋,又怕船在行進中不穩定,老實說我們從沒有在郵輪上跳過舞,不過還是鼓起勇氣到舞池中,一曲既罷,發覺跳得還不錯,原來穿着運動鞋也能跳舞。接下來我們隨著樂曲不停翩翩起舞,華爾滋、狐步、恰恰、牛仔、探戈、倫巴……跳個不亦樂乎,把十年來所學所練的舞步全都施展出來。跳舞有句名言,Dance like no one is watching you. 我們陶醉在優美的樂曲旋律中,渾然不知道旁邊擠滿了觀眾,直到一陣掌聲響起,才驚見原來那麼多人在看我們跳舞,還有些人用手機在錄影。


隔天早上,我們在前往早餐餐廳的電梯內,踫到到一家五口,其中一位年輕姑娘對我們說昨晚看到我們跳舞,說跳得真好,她還説已錄下了我們的舞步,要回家去慢慢模彷。剛在早餐桌上坐下,鄰桌的一對中老年夫妻,不停向着我倆微笑,正納悶間,那位女士伸過頭來對着我太太輕輕的說,昨晚看到你們跳舞,真是太優美了,她問我們住在那個城市,能否教他們跳舞。此後在船上,不斷有人和我們打招呼,一夜之間,我倆彷彿成了知名人士,雖然以前也有人讚我們舞跳得不錯,但那些都是舞場上的朋友作不得準,現在得到那麽多陌生人的肯定,令我們不禁有點飄飄然。真感謝這些不吝跨讚别人的有心人士,令我倆整天心情愉快。


此後一連三晚,我們都留連在這個酒吧中,酒吧也每天高朋滿座,酒吧的侍應生每晚一定留下近舞池邊的桌子給我們。舞池中多了幾對人共舞,場面熱鬧多了,下場跳舞的人也愈來愈多。跳累了的時候太太和我坐下來,騰出地方來讓别人跳,也好欣賞一下别人的舞姿。沒想到樂隊的領班見我倆坐著不動,便走過來問我們要聽什麼音樂、跳什麼舞,令我們受寵若驚却又尷尬得很。最後一晚,旁桌來了一對古巴藉男女,中場休息時,他問我是不是打太極拳的,他說我的舞姿裏有很多太極架式。原來他也像我一樣是太極老師,此後我們一起硏討了不少太極問題,居然在跳舞塲合會遇到志同道合的人,也是始料不及的。


快樂不知時日過,在船員們甜美的笑容送別下,終於回到了陸地上。回想這次遊輪之旅,最大的收穫不是見到了那些小小的冰川、不是見到了海中噴水的鯨魚、不是見到了千篇一律的景點、也不是拍了一堆到此一遊的照片,而是我們倆的舞姿居然受到那麼多人的肯定。回想十年多來學舞練舞的艱辛,這次在郵輪上獲得的掌聲和鼓勵,真是一個莫大的意外驚喜。

《原載2018作家之家》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194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