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舞記/岑霞

2018/3/24  
  
本站分類:生活

學舞記/岑霞

學舞記/岑霞

西諺説:"Never say never",沒想到這句話竟然應在我身上。話說我和老伴退休後, 閒極無聊,常參加一些團體活動,其中有健康講座和文藝活動, 也有卡拉OK載歌載舞的休間娛樂。我們不會跳舞只好作壁上觀, 發覺舞池裡翩翩起舞的人,有不少與我們年紀相若,他們不只舞技嫻熟,且活力充沛,看來這些中老年人把跳舞當成健身運動了 。我和老伴雖躍躍欲試,卻拉不下老臉去學跳舞。求學期間,學校每年都舉行聖誕和元旦舞會,可我對它嗤之以鼻,認為這樣摟摟抱抱、搖肩擺臀,實在有損學生形象,後來結婚有了孩子,更 要以身作則,怎敢輕言跳舞。如果臨老學跳舞,豈非晚節不保,情何以堪?

去年三月,我們終於鼓起勇氣,參加了社區舉辦的為期八個禮拜 的社交舞初級班,逢禮拜二晚上課一小時。這班共有三十多人, 以中年人為多,我和老伴屬高齡學生,不過既來之則安之。我們 的舞蹈老師 Miss VirginiaMorrow,身材瘦削弱不禁風,卻舞藝高超,第一天上課, 她和助教給我們示範「狐步」舞,架式十足,年紀老大的她宛似婀娜少女,舞姿輕盈收放自如。後來輪到我們練習時,卻連最基 本的動作都做不來,搖搖晃晃的重心不穩,原來跳舞和練武一樣 ,必須做到下盤穩若泰山,每一步挪出去都要暗勁十足,老師這腿上的功夫可是苦練出來的。老師開宗明義,解釋跳舞的基 本架構:雙膝要微曲,上身要挺胸收腹,頭要微仰向左傾......。

最不可思議的是,她說跳社交舞時,女方好比汔車,男方是駕馭汔車的司機,換句話說,女方是跟隨者而男方是領導者,女士要依照男士的指示做出各種舞步和花式,因著這樣的規則,以後上課,我吃足苦頭,由於溝通不良,不時被老伴踩得痛徹心扉,有時又差點把他拌倒。我懷疑交際舞是沙文主義者創造的,不然平時對我溫文體貼的老伴,在 舞池中恣意發號施令,一會兒要我左旋右轉,一會兒要我翻仰伸腿,像耍猴子般把我弄得暈頭轉向筋疲力竭,不過我們從來沒有臉紅脖子粗,頂多埋怨幾句。據說有些夫妻因學舞而導至勞燕分飛的呢。

好不容易上完八堂課,對於「狐步」和「探戈」,雖然只懂得跳基本步,我們已心滿意足了。之後再接再 厲跟老師學「恰恰」、「華爾滋」、「牛仔」和「倫巴」。跳舞和讀書一樣,「逆水行舟,不進則退」, 我們打算繼續跟老師上課,還有兩個禮拜便又開始再學「狐步」和「探戈」了。

除了上課學舞外,平時我們也去社區舉辦的下午茶舞會練習,收費大約四、五元左右,還有茶點和抽獎。來跳舞的人以退休人士為多, 這些美國老先生老太太都是舞林高手,可能是跳舞有功,八、九十歲高齡仍健步如飛滿場遊走,連續跳三 、四個小時,臉不紅氣不喘的。九十七歲的康妮老太太,是年紀最大的一位,她打扮亮麗,腳蹬三寸高跟鞋,永遠笑容可掬,對我這位「年輕後進」更是關懷備至,常把一串串的珠子項鏈往我脖子掛,表示熱烈歡迎。幾個月前我們巳成為該會會員,看來跳舞是欲罷不能了!

原載《世界日報》家園版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82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