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驚且喜吃河豚/古冬

2018/3/14  
  
本站分類:藝文

既驚且喜吃河豚/古冬

 

   既驚且喜吃河豚IMG_2109[1].JPG  

            經過好一陣子的遲遲疑疑、三心兩意,終於咬緊牙根,把心一橫,以豁出去的決心,以視死如歸的勇氣;大有基督耶穌最後晩餐的悲壯,大有英雄好漢慷慨就義的氣概,毅然決然地捨命一搏,但非關紅顏,不為江山,僅是想貓也似地吃它一頓,好一償口福之慾,一了好奇之心 ___ 請不要懷疑,一口氣說了一大堆廢話,可不是文人多大話,為賦新詞強說愁,也不是為應付老編的需索,故意把話拉長來說,以圖敷衍塞責,蒙混過,而是為了一次空前也是絶後的「壯舉」,一次最值得驕傲、最值得炫耀的大膽嚐新___ 大破慳囊,吃一頓最鮮美、又最危險的海上鮮!

            你有沒有吃過如此驚心動魄、如此壯烈神聖的一餐呢﹖相信還沒有,不過一定久聞其名了,因而說出來恐怕還會嚇你一跳___ 吃河豚!

            是的,我吃了河豚,亦即雞泡魚,一條味美無比,但可能一吃喪命的怪魚!

            河豚也能吃呀!

            此魚腹大口小,其貎不揚,而且身含劇毒,誰敢吃牠一口,無異以頸試刀。不過其肉之鮮,其味之美,簡直無以倫比,可說是天下海上唯一令人一啖忘形、再啖亡命的奇饈。

            老實說,我們一世做牛做馬,不外是為口奔馳。古人甚至說,民以食為天,吃飯時聖旨來了都不接,也不怕皇帝斬頭,那麼為了一享口腹之樂,擔一點風險又何妨呢!

            所以,勇敢的日本漁民,時有冒死嚐鮮的新聞,而我們在拜讀之餘,也不禁為之擊節。年前我遊歷東京,雖然不是勇士,但在日本友人的慫恿下,終於也鼓起勇氣,一嘗這聞之垂涎、見之膽喪的至美之食。

            其實,河豚非但樣貎奇醜,而且蠢得像豬,我在香港時常去釣魚,最易上釣的就是牠。不過見牠白晃晃地鼓著一泡氣,總給嚇得毛骨悚然,然後忙不迭一腳把牠踢回水裡去。這樣一條怪魚,大概只有落在日本人手上,才會做出這麼誘人的美食吧﹖

            說起來,中國人可算是個嗜魚的民族,薑葱鯉魚、西湖醋魚、鐵板鰣魚、大蒜鯰魚而至時興的活魚生吃,無一不是膾炙人口、風味絶佳的下酒好菜,唯有河豚,一定是敬而遠之。

            同時,中國人又是個自大的民族,講到吃,除了我們最了不起之外,法國人或者還可算一份,日本人就不屑一提了。誰知一條樣子這般醜陋、又是百毒藏身的泡泡魚,端上桌來,竟然教人目迷五色,不勝訝異。

            與北京全聚德的全鴨席不遑多讓,不僅僅是一條魚而已,牠居然可以弄出五道菜,達到了日本人所力求的五色、五味、五感俱全的烹調藝術高境界。

            第一道是魚生。小巧玲瓏的一盤,半透明狀態,再綴上五彩繽紛的海草,十足一件精緻的工藝品,令人不忍下箸,又不禁為之垂涎。

            第二道是魚糕。就像一盤令孩子們雀躍的Jello,不說出來,誰也想不到是用河豚做成的。

            第三道是河豚的睪丸。外形有點像廣東名點鵪鶉蛋,雖然不是人人愛吃,但據說滋補養顏,別有功效。

            第四道是天婦羅(Tempura)。一道最平常的製作,卻也是日本人最拿手的好菜。

            壓軸菜是一盆火鍋。廣東人吃東西,有所謂原汁原味,這熱辣辣的一鍋,正是河豚的精華所在。而且日菜派系繁多,可謂各施各法,各擅勝場,我們吃到的,可能是薈萃了眾多菜系之長,而成獨具風味的一鍋,比之上海人的砂鍋魚頭、杭州人的宋嫂魚羮,至少是自成一格,與眾不同。

            值得告慰的是,一頓吃下來,撫著隆起的肚皮,打一個響亮的嗝,覺得一切還好,河豚的劇毒並未攻身。原來店家是領有烹飪河豚合格執照的,廚師皆為箇中的高手,保證吃得絶對安全。於是放下心頭大石,喜上眉梢。

            但待帳單送來,又不禁倒抽一口氣,原來還是給河豚狠狠的咬了一口 ___每位承惠六萬多日圓,合美金六百大元,能不肉痛呀!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169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