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岱孫何以終身未娶?

2015/5/15  
  
本站分類:創作

陳岱孫何以終身未娶?

     陳岱孫

陳岱孫(1900—1997)福建閩候人,早年留學美國,1926年獲哈佛大學哲學博士學位。是著名教育家和經濟學家,先後任教任職於清華大學、西南聯大和北京大學。他曾稱:「我這輩子只做了一件事——教書」,他桃李滿天下,堪稱教書育人的楷模。他一生謙虛謹慎,鄙視虛飾和淺薄;他滿腹經綸,又惜墨如金。究其原因,與陳寅恪、金岳霖等學者一樣,陳岱孫在學術上特別要求嚴謹,講義一遍又一遍地給學生講,邊講邊改,即使講了好多年都還不甚滿意,就是不同意拿出來出版。《從古典經濟學派到馬克思》是作者唯一的學術專著,從思想上打通馬克思主義和新古典經濟學,而它原本也只是一份在學生手裡流傳的講義而已。《陳岱孫文集》兩卷和《陳岱孫學術論著自選集》是他的兩部主要文集。

陳岱孫在學術上極端嚴格,上課沒有一句廢話,做事也是雷厲風行,不打半點折扣。據說當時北大最出名的兩個教授,一個是哲學系的馮友蘭,不管什麼事情都能從東西方哲學出發講得頭頭是道。另一個就是經濟系的陳岱孫,不管遇到什麼難題也總能不聲不響地圓滿解決。「行勝於言」,在陳岱孫身上得到了最好的體現。一九九一年,他在北大學生的畢業典禮上致詞,送給畢業生兩句話——「學無止境、自強不息」,「學以致用、用在奉獻」。用這兩句話來概括他的一生,是再恰當不過了。

 ?喳盛摮?.jpg

     陳岱孫

對西南聯大有專門研究的柳已青說:「在西南聯大時,有四位名教授的單身生活是倍受師生們關注,他們是:外文系的吳宓,經濟系的陳岱孫,哲學系的金岳霖,生物系的李繼侗。不僅教授們對他們的事開玩笑,而且學生們也拿來作為臥談會的談資,甚至還有拿來作文章的,譬如楊振聲就寫過一篇〈釋鰥〉。總之,有關他們的逸聞趣事和戀愛故事不斷在校園內流傳著,幾乎成了抗戰時期緊張生活的調劑。陳岱孫和金岳霖是兩位終身未娶的教授,金先生未娶的原因世人皆知,而陳岱孫未娶的原因似乎還是個謎,引得他的學生及其他人猜測至今。」

作家唐師曾在〈一諾千金〉文中說:「學問之外,同學舌尖上的岱老是一諾千金的夕陽武士,在這個千金之諾隨意打破,愛情像政治逢場作戲的世界裡,簡直是個亙古神話。據高年級同學講,七十多年前,風華正茂的岱老和同學同時愛上一『有文化的家庭婦女』。雙方擊掌盟約,將來誰先得博士誰娶其為妻。於是兩位翩翩少年同時放洋歐美。岱老在哈佛苦讀四年終於獲博士學位,他歸以似箭,當即買船票輾轉回國,可功虧一簣,人到北京才發現,『有文化的家庭婦女』已被人略施小計捷足先登。據那些篤信愛情至上的學兄講,岱老因此終身未娶,獨善其身。」而畢業於西南聯大的許淵沖回憶說,四十多歲的陳岱孫還沒有結婚,是因為和周培源在美國留學期間同時愛上一個女同學,回國後這個女同學成了周培源的夫人,導致陳岱孫終身不娶。但陳岱孫跟周培源的友誼未變,倒成了周家的常客。周培源、馮友蘭等的孩子都叫陳岱孫為「陳爸」。

  陳岱孫與周培源是多年的同事,自一九二九年始,彼此的友情確實持續了五十多年之久。因此陳岱孫的外甥女唐斯復以及周家的女兒都否認情敵之說的。唐斯復曾寫〈失實的故事〉一文澄清,他認為說陳岱孫和周培源是情敵,是「文革」中的某位「天才」異想天開杜撰的「三角故事」,在北京大學的大字報上作為揭發材料披露。唐斯復說:「我母親看了大字報回家問:大哥,這是真的嗎?『瞎說!』陳先生回答得斬釘截鐵。同一時間,周培源的女兒也回家問媽媽:這是真的嗎?得到的回答同樣是:『別聽人瞎說!』」

 ?典皞???瞉?jpg

        周培源與王蒂澂

    但這事並不是「文革」時才爆開了。與周培源的夫人王蒂澂同是女師大同學的徐芳(案:徐芳在一九三一年重考入北京大學)在二00六年接受筆者訪談中就說,女師大中有所謂「八大美女」,她們都是女師大英文系和國文系的學生,比我大一屆,但依我的觀點,其中只有三個是美的。王蒂澂是女師大最漂亮的一個,真的很值得別人來讚美,北大最漂亮的女生是政治系的馬玨,王蒂澂不比馬玨差。我跟王蒂澂雖然不來往,但見到面還是會打招呼。我覺得王蒂澂跟別人不一樣,她的臉不太化妝,也不描眉毛、不畫眼線、不擦口紅,自自然然、大大方方,而且她不穿過份花俏的衣裳,但是會穿新式的洋服,長得很漂亮。王蒂澂也不全然是愛玩,她書也念,人也樸素大方,許多人對她印象很好,追求她的人很多,但王蒂澂是個會思考的人,她常說:「你要跟我做朋友可以,若你要跟我結婚,我不是隨隨便便就結的。」

周培源是江蘇宜興人,一九一九年考入清華學校,畢業後赴美留學,一九二八年獲加州理工學院博士學位。隨之又先後赴德國萊比錫大學、瑞士蘇黎士高等工業學校,從事科學研究,並在愛因斯坦指導下,從事相對論、引力論及宇宙論研究,一九二九年回國,成為清華大學最年輕的教授之一。當時有人介紹周培源跟王蒂澂認識,周培源喜歡王蒂澂,便展開追求,王蒂澂也喜歡他,她欣賞周培源的科學背景。所以,儘管很多人追求王蒂澂,她還是選擇嫁給周培源。一九三二年六月十八日,這對有情人在北平歐美同學會舉行了結婚儀式,清華大學校長梅貽琦先生親自主持了婚禮,當時報紙還報導這件婚事。周、王兩人的喜結連理,成為清華園裡一對令人羡慕的神仙伴侶。多年以後,曾在清華就讀的曹禺對周培源的女兒說:「當年,你媽媽真是個美人,你爸爸真夠瀟灑。那時他們一出門,我們這些青年學生就追著看。」

 1946撟游?寞??????典振?蔣???椰銝€憭批戊?憒??銝€鈭戊?憒?嚗??葉?箔?憟喳??典???jpg

    1946年周培源、王蒂澂全家合影。後排左一大女兒周如枚、右一二女兒周如雁,前排中為三女兒周如玲

徐芳又說:「周培源還買了最好、最漂亮的皮大衣給王蒂澂,價值三百元,抗戰前的三百塊錢是很大的。後來,清華大學仍有許多人喜歡王蒂澂,但她有丈夫了,沒有再接受誰的好;這些人去找她,簡單聊一聊就走了,喜歡她的人覺得能見上她一面也好。陳岱孫單身,長得高壯,是清華大學法學院的,學問也很好;陳岱孫可能喜歡王蒂澂,常常跑去她家坐一坐、聊一聊。有天我也去聚會會場湊湊熱鬧,王蒂澂帶著孩子來了,傅斯年也去了,王蒂澂的女兒見到陳岱孫就叫:『陳爸!』傅斯年就說:『怎麼了,妳怎麼叫他爸呢,他是妳父親嗎?』其實她是故意的,應該叫陳伯伯才對,但他們常在一起,那孩子才這樣叫。我住在昆明翠湖那段時間,王蒂澂也住翠湖邊,有次在路上看見王蒂澂帶著三個女兒走過,她女兒問:『媽媽,她是誰呀?』王蒂澂說:『北大的女詩人。』當時王蒂澂是在家帶小孩,沒做事,那個年代的眷屬都沒做事的。前年(二00四年)我遇到一個西南聯大的校友,他說:『我是北京大學畢業的,我的老師就是陳岱孫,他一直沒結婚,他就喜歡某某人的什麼人。』」徐芳是當時的親聞者所言當屬可信,她一九四九年便來到臺灣,並無經歷「文革」,可見此事還非空穴來風。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612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