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喜欢你不知道的事

2017/10/31  
  
本站分類:創作

他喜欢你不知道的事

想分享一段与曾经的他,一段用了一年经营的故事。他也许忘记了,可这有什么好遗憾的呢?

 

他和我都是家中唯一的小孩。经历过一段大考后,我们还未熟悉,甚是只能说是如平凡的同班同学吧了。没任何的交集,也没任何的期盼,独自过着自己的人生,混着自己那一群朋友。我的朋友并不多,我是说好朋友。其余的都只是同班。记得我当时语文成绩都属于A+等级,直接就成了华人群众的“眼中钉”,他们整天懊恼着语文作业,测验,听写,我却只是把这些当做白开水一般,简单的“解决”一切难题。就这样自己写的作文直接被老师推选为佳作,复印版本直接交给他们当模板。使得他们在背后非常的讨厌,甚至觉得我是个“害虫”。常常在上课时,故意找了借口,上厕所,什么的,每每都是我一人先抵达教室外等候。

 

有一次,老师怒了,直接把其他同学关在外面,剩我一人与老师待在教室内。下课后,他们就喃喃自语说着老师如何的不公平,类似的话语。我没搭理,真的。始终认为我做好自己的事就好了,没华人朋友又怎样?

 

所以偶尔的搭理他们也只是敷衍。敷衍吧?我喜欢唱歌,拍照。没有错对吧?平时就爱po一些录音,照片,没错对吧?他们加了我(社群网站),我以为他们就真的认同我了!原来只是我多么的天真。在面前“夸奖”,背后呢?拿着万千刀拼命的搓。甚至还以“我想和你在一起”为由,一起去学校附近吃午餐,完全的圈套。读者想的没错,我相信了。

 

我就是不肯接受教训的接受了。随后就是第二天的“分手”。说真的没真正在一起也不算。接下来就是网络的事了,仍旧华人男女同班的“高尚打赏”,让我“意乱情迷”。我其实看得出还是有几位华裔男生没牵扯多少的。就几位。

 

我任然是大家茶余饭后的“笑话”,依旧发歌曲,发照片。欢乐的陪着玩,当时真的整颗心栽进去。

 

有些老师也是加了我,确实。同样的没搭理,看热闹。也许他们并不知道,同班真的如此。差不多这样一年过去了,我跟他没任何的交际。

 

差不多拿了成绩后……(不太记得)

他问我,是否继续升学?

当然,为什么放弃?

那好,明年见。

 

明年见……

 

这意味着他似乎对我有些奇怪,奇怪的表现开始了。

 

同班依旧炮轰。唯一跟我要好,不断地帮我的唯一女性马来同学,不对,是朋友。我真的唯一认为她是我的朋友,帮我拿功课等通知老师我拿病假,之类的。

 

也是唯一愿意坐我旁边的女生。要不然之前如果“幸运”就是班长坐我旁边,(我忘了他的名字,记得他很会踢足球),要不然大多时候都是空着的。她有时都被她认识五六年以上的好友同班同坐。

 

我们班是两个人座位一个缝隙的排法,通常没几个愿意坐前两排,大多都是迟到,或我坐的位置。我没有太在乎坐哪里,老师面前的座位我也愿意,那里真的是整个教室最要百分百清醒的座位。老师眼中算是乖宝宝的我自然坐在那位置,显得也没多大压力。偶尔我并不在那个位子就是被其他“特殊需要同学”拖着坐的。

 

废话有点多,不好意思了。

 

新学期开始了,第一天报道,早上升旗礼,后者去教室,我做在后方,终于有机会做在后方了,老师是认识的,她安排着座位。但只是前排安插那些“特殊学生”。他就坐在我旁边。

 

一个月悄悄过去了。慢慢从后方坐到了左边,最左边靠走廊的位置,第二排,靠近前门。是个直接能先一步离开的好座位之一,他依然跟着我移到我左边。

 

偶尔忘了带书的他,自然和我同看一本。忘了带作业,有一次我同他一起在外边受罚,站了一堂课。他显然次数比我就多那么一点点。(不好意思。)历史课就到了图书馆里头的一间小房间,是个大众桌,他依然坐在我旁边,偶尔不带铅笔盒,就借着我的笔用,朋友嘛,至少到了那时我把他当做我朋友了。我是个爱买笔的人,每次都会有不同可爱图案的笔在我的笔盒里,他每次都翻找着,大多时候都会选择同样的笔,偶尔换换别的笔。尤其是历史老师,有些讨厌,总是喜欢换我全名,他就这样学着,只有在历史课时故意换我全名。我真的,真的声明过了,我不喜欢人家换我全名。后来也就,习惯了,习惯了吗?也许吧?嗯?!还有些……别扭。

 

我们其实早算认识的了,怎么说,中一(新加坡中学没有初中,高中叫法;只有中一到中五叫法)我们同属同一个课外活动(每个中学生必须拥有至少一个课外活动)。华乐。他学的是二胡。我学的是中阮。基本上除了星期一的合奏,星期三都属于练习日,星期五大多都是新生练习日。上了高年级并没有一定要参加星期五的练习。这是个没有任何交际的几年。没过几年他退出了,好像没有正式的走过流程的退出,课外老师依然三番两次的找上他“谈判”,有一次既然找上我。

 

冤枉啊!那时我只是跟他同班。不熟,完全的不熟。我也就草草了事,自然跟着这个课外活动拼了三年,三年后因为生病原因我妈让我放弃学习华乐,毕竟中阮也不是很轻。(是个蛮危险的病,随时可能会昏倒那类),那时有个演出,为了这个演出必须留宿校园几天,妈妈不允许,但愿意当天让我参加演出。

 

接下来就是,我没上台,只当了接待员。嘴角都必须保持着上扬和刚入门的学弟妹一起。直到我爸妈和我的补习老师来到现场……多尴尬的场面……

 

我哭了……哭诉着老师不让我演出的事实。我妈怒了,忍耐到了表演结束。

 

“我要见校长!校长在哪里?”

 

在这之前我妈跟老师说过我不能在继续留在华乐,要求退出这个选项。老师向我妈保证会好好照顾我,说我很努力,毕竟学了三年,不好就这样退出放弃。妈妈看我对华乐,对中阮如此的热爱,答应了让我继续留在华乐,而老师之后就告诉我们关于演出这档事。我妈再次与老师商讨,老师当时是同意的,同意我能当天提早回来与大伙儿排练,上台表演,最后却落了个“接待员”?

 

我妈不气才怪!

 

眼见谈判不行,直接大声嚷嚷要见校长,来评理。最后我还是离开了华乐。是他离开华乐后的一年半左右,我也离开了。老师一样要我回去,我也一逃再逃的。老师最后拿我没办法再次要我“谈判”,那时我已经中四。

 

要谈判?可以,最終结果依然是我不可能回去。一个让我从热爱到厌恶的东西,我宁可不要,即便会毁了我的成绩。

 

到了中四末,我选择“中文戏剧社”。演戏是我另一个喜好,现在依然是个梦想。我希望我是个能说故事的人,无论以任何形态。我终于鼓起勇气跟李老师说了,我想加入的话语。她首先带我去社团的练习室,带我看看,大家是真的很融洽没有一丝一毫的距离感,当时一位学姐拿着台本给我看了看,我练了几遍,负责老师就叫我去“试音”,试了几次直接用了我的声音。是旁述!一部参加当年SYF (Singapore youth festival )的舞台剧旁述。每每听到彩排时,自己的声音都有些不好意思,是真的!我的声音,在比赛上!何等的荣耀,虽然最后得了“银”。

 

我在这最后一年的一年课外活动里,交到我此生最好的朋友。到至今都还联系的好朋友。

 

“恭喜你,又接近你的梦想。”

 

他知道我一直抱持着这个梦想,没有嘲讽这个梦想离现实究竟多远,而是不断地支持着,我爱唱歌,爱拍照,他依然喜欢着,偶尔还会嚷嚷我几时会发新歌。

 

有一次他po了一张割腕的照片,他朋友劝说过,直到有一天他朋友告诉我并叫我留意一下,也许就是我常坐他旁边吧?一个平凡无期,整天发着明星梦的女孩。于是,我发了个劝说的短语。

 

他似乎有些“听话”。我就这样每天留意着,偶尔瞥看看有没有新的腕痕。没有?自从那一次po图后再无新伤口。我到底说了什么?好像是……

 

“pls dun cut n hurt yourself, your parents your friends dun wan to c u ……”

 

类似的话,我英语确实真的不好,语句什么的都是如此,他却听进去了,但这並沒有结束,他发在推特的那些,都是反思想,甚至有些忧郁的语态。

 

每次来学校跟我相处似乎有些快乐了,也许吧?至少那些字眼柔化了许多,因为割腕的事让校方叫了辅导员。辅导员要求他去见,意外的他是去见了,但是我……却也意外的跟他一起见了。

 

“辅导老师,她可以跟我一起进来吗?”

 

老师撇了我一眼,“进来吧”

 

没之后就被关上,本来我是想做另一个位子的,却意外的,真的是意外的,他坐在我旁边,就旁边。很靠近,妈呀!

 

辅导老师还问我,“既然你是他朋友,你知道他这样情况多久了吗?”

 

多久?嗯……不记得了。就是看到照片后也有一段时间了。

 

“就看到他在社群网站po的照片才知道了。”

 

“年轻人也不知道在想什么,身为他朋友请多留意。”

 

然后丢下了这句话就离开了。拍了拍他的肩,“下次约个时间再见。”

 

我跟他随后离开了辅导室。

 

有时作为一个女生偶尔就会带一些无聊没营养的杂志来学校,老师还没来的时候,翻阅,那时的偶像是“炎亚纶”,所以每次他都会在自习课,我写作业时故意抽走翻阅,虽然都是他看不懂的“中文字”。

 

“Aaron tay?”

 

“Aaron Yan”

 

没错,也不懂是不是故意的。每次纠正无数次都一样的,没改变。马来人都这样吗?我不知道。他确实没刻意要我学他的母语,我当然也是一样,我们只是要好的异性朋友嘛。

 

我每次都故意把杂志抢过来,当中就是参杂了“oi!”他就会回复着同样的发音,“oi! oi!”

 

有一次,我在食堂买水,正好他正在解决自己碗中的食物,对了,自从那次后,如果没有跟另一个中五班同一时间休息,他大多都跟我一起吃饭,之前的女同学确实跟我越来越疏离,她跟了她那很多年朋友关系的小团体。除非我跟他没来上学,她才帮忙拿功课。交代当天的课。

 

我喜欢喝的如美禄,奶茶,好立克。跟买冷热茶室的阿姨爷爷都很要好,要是没有太多同学都会聊上天。话题都是最近的课,放学时间,考试难不难之类的话题。这次茶室爷爷跟我多说了最近要考试有没有把握之类的,回到食堂座位。

 

“刚才茶室的爷爷跟你说了什么?”

 

因为说得有说有笑的让他“吃醋”了?当时我觉得莫名其妙,只是原封不动的回答,关于最近考试的问题吧了。他似乎得到满意的答案,也没追究。

 

我跟我的戏剧社闺蜜好朋友在食堂遇见,想说一起吃饭,他率先吃饱的,告诉我在图书馆等我,直接离开了。天气热嘛,吹冷气。直接告别,继续闲话家常。每次遇见闺蜜都是有理由离开的他。毕竟都是在谈偶像,偶像剧的花边新闻。

 

许多project他都只愿跟我同一组,我也似乎被排挤也就随便了,每一个project如果要求三人四人一组,我们两从来都是破天荒的两人组,厉害吧!

 

他英文确实是顶呱呱的,应该吧!哈哈!母语似乎不好。怎么知道?华文课回来教室偶尔瞥见的,嘻嘻。

 

开斋节前一个月,必须守戒。我也就一个人,去了食堂,每次他都会通知我他所在之处再让我离开,也不是啦,通常在休息之前,我都会收拾好桌上,时间就这样消耗了,他也就习惯性的告诉我他会去的地方。有时图书馆,有时D&T教室外的走廊,有时画室。

 

有一次大家都差不多回来了,我依然没去找他,他在班上看我从大门进来,抓着我问,“你刚刚去哪里了?都没有来找我?”

 

我当初真的是觉得,“我去哪里管你什么事?”没说出口,回复 “没去哪里啊,老师快来了。”

 

路上遇见老师,也就留了个心眼,先准备上课。

 

有一次,我生病了,感冒。还以为他不会来学校。基本上如果下雨天,我们学生直接到教室报道,等待升旗礼,班主任会出现,再等第一节课。我发了简讯,当时确实没感觉什么暧昧气氛,就觉得最好不要在最后一年缺课太多比较好。

 

“今天来不来?”

 

“现在下雨可能不来”

 

失落?对,那时确实有这种感觉。

 

升旗礼差不多要开始时,他踏步走进教室,跟班主任行个礼问声好,直接回到我旁边,他算是大长腿吧?呵呵。打量了一下,放下书包。国歌,信约,全班起立行礼,坐下后就是学长开始报道今天接下来的一些要事。一般学生都没怎么注意聆听,我跟他也不例外,直到班主任离开后,交接的第一堂课的老师还没来,他那些星巴克的纸包装,拿出了咖啡,和一袋饼干,叫我尝尝。直接拿了一块,咬了一口。

 

不瞒大家,那是我第一次吃星巴克的东西。

 

“好吃吧。”

 

确实,很好吃。那开始他时不时就带一些糖果,饼干之类的东西藏在桌下叫我随意。当然我不怎么喜欢吃软糖,尤其是gummies,很抱歉那些爱好这些软糖的人儿。饼干,巧克力,水果糖,口香糖,这些都是我会碰的。

 

“你生病了?”

 

“嗯,感冒。”

 

“明天我带水果给你。”

 

确实明天他这么做了,带了一袋蓝莓。说什么补充维生素。他没吃几粒,全交给我。算是他的第一份礼物吧?蓝莓?生病的礼物。放学后,蓝莓依然没解决,也许是不好意思,分了闺蜜几粒。他并不知道。害怕碾碎只好一直拿在手上直到回家,妈妈也许看过了?我不记得了。

 

他的女闺蜜不算多好像两个吧?要好的。我们都是数学渣,Emaths。每次都随意做着那历年数学卷子,他大多都不会跟我讨论但依然同一桌和他女闺蜜,讨论着,通常她都会先找到答案,我们都照抄,他会问如何解女闺蜜,我大多都继续筛选容易的数学题目先完成。

 

每每如果我没课外,其实就一天的课外,都会跟他走后门。大多他要求,我配合,每次我都走前门,在和他走关系之前。后门我需要转车,但似乎是他愿意跟我说一些与课业无关的小事,如他的小兔子宠物。

 

有一次他说他不喜欢女人怎么样怎么样,我确实有些生气了,毕竟自己也被说了,知道吧,当一件事被扯到大伙自己也是其中一个的时候不就应该反驳吗?

 

“这样你也就不是说到我了吗?”

 

“你是女孩。”

 

一句话阻止一切的冲动。我是女孩?很好!

 

种族和谐日将近,他的朋友正懊恼着要穿什么,我脑子一闪,直接接下这个任务,带回家挑衣服,妈妈是裁缝,衣服自然不会少尤其是各式各样的旗袍,有连身,有上衣。他既然跟着去了。

 

四个人上了大巴,一路到了我家,两位女生跟着我进了房间,他?很自然的待在客厅,妈妈看管着,妈妈就是那时候对他,很是非常喜欢。至今确实忘不掉,还很确定了一件事。

 

试完衣服后,我把她们需要借穿的两件直接打包了。一同迈出房门,他站起身,两位女生已经走到了门口,问了我家的无线网络密码。

 

拜托,密码这件事我怎么可能记着,尤其是长密码。

 

我直接告诉他我不知道,互送他们三人离开了。送到家楼下,打量了一下巴士站的方向,就回去了。

 

一到晚上妈妈就开始了,说有多喜欢有多喜欢。我那时对他真的没太大的意思,我发誓。

 

之后种族和谐日当天,我穿了一件泰族服装,他穿着一件红色马来服装。这还是前一晚他特地跟我商讨究竟要穿校服还是传统服装,我还是觉得穿服装好。没料到,他真的。放学跟着他的朋友,同班来到了购物中心,拍了几张合照,唯一的单独合照,前几天回看,高度确实是最合适的。头到他鼻尖。

 

吃饭篇。

 

不算是第一次和他吃饭,不对,应该是不是第一次和他的朋友圈一起吃饭。这次却如此脸红心跳,他点了一个马来炒饭,说是吃不完,让我一起吃,当时我不是很饿,将就吧。他没让我去取个碗来盛,直接递给我汤匙,同一碟子,两个人供吃?什么意思?我脸红了,那时应该是,我逃了,抓了钱包手机,书包逃走了。

 

逃到附近的泡泡茶店,早就跟学妹闺蜜们救驾了,他们索性打电话过来给了我充分的理由逃走。午餐原本要在咖啡店解决,结果就在泡泡茶店解决。所有的事我闺蜜多少知道他的事情,个个都可怜巴巴的羡慕着。我却当发现不太对的感觉后落荒而逃的鸵鸟。

 

吃醋篇。

 

这不是他,是我。

 

有一次,忘了是活动还是什么,他一直要求我帮他个其他人拍照,ipad丢给我,一直让我帮忙拍拍拍。

 

最后我索性直接给回他,走人。

 

我在中学人气不算太差,也不算太好。中下吧?!至少食堂里的叔叔阿姨都认识,都打过交道。照片?学校偶尔出的杂志出现过,我的侧颜。作文拿去比赛过,忘了有没得奖。

 

先过个段……

 

他带我去过画室,是他要求老师让我进去的,我也没事看他画画,彩彩,图图。他喜欢的偶像是卡卡LadyGaga,准备交上去的作品是卡卡的人塑砖块合起来的作品。

 

“希望有一天你能像卡卡一样”

 

类似的话,他说过。他没反对过我的梦想,让我继续朝着梦想前进。他是支持我的。至少他不会看到我摔得有多悲惨,狼狈,不断地鼓励着。

 

人没梦想才可怕,无论梦想有多浮云,至少支持一下也好不是吗?也许从来没人认真的看待我的梦想,他是第一个,我才对他有了“依赖”。

 

无数个第一个与他做过的事,才会慢慢走到这一步吧。

 

剩下几个月了,依然腻在一起。有一次,他上了个网页:“你喜欢哪一件?”

 

都是可爱的长夹克。我随意的指着,猫咪。

 

我一直以来都喜欢猫咪,也许自己也是吧。

 

O水准考试,下着大雨,早上正准备出门……

 

简讯: 记得带件冷衣,外面很冷。

 

我直接跑去房里随意的挑了一件冷衣,没套,塞进背包里,出门。到了巴士上,随意的套上去,到学校又脱下来。很矛盾吧?!

 

到了学校,他在礼堂外和一群朋友看着手抄写的重点小抄。

 

自己也没带外套啊……内心嚷嚷着。

 

补课篇。

 

生病了差不多一礼拜,回到学校自然加入了补课行列,他没必要补课,却因为我不知那根筋不对,随口说了,留下来陪我,他真的留下来,我分了他我那还算小山丘的习题让他帮忙一下。他很快就做完了,就在那里陪着。

 

有一次他被点名补课,他“翘课”,其实都是自愿的来上课,我为了赶上进度,去了。又是以往的简讯传输,“我生病了不能来。”

 

“哦,多休息,早日康复。”

 

“今天走前门”

 

“?有礼物?”

 

“嗯。”

 

“是什么?”

 

“校外巴士站见”

 

一罐饼干。接过,他走人。巴士正好来也没搭理,先上巴士。

 

“喜欢吗?”

 

“你做的?” 心里还真期待是他做的。

 

“没那么手巧,估计会直接烧焦。”

 

呵呵,记得自己曾给他吃过自己做的蛋糕,在学校做不同粗细的糖做出的蛋糕口感,给了他一小块。曾经要求好几天想再吃,过于顾忌,和觉得不太敢问他是否介意,索性没有了下文。

 

补课最后一天,我交给他我此生可能最大胆的举动,记得交了礼物(是什么完全忘了),和“告白信”。不知道他是否知道,我那么差的英文写了什么。从此之后,我都不敢再大咧咧的与他互传讯息了,让他接过礼物后,让他回家再打开。毕竟这种事不好当面看,万一……没有万一。稀里糊涂的信中告白。

 

我真的喜欢他,我动了情。对他动了情。这个发现还是自家妈妈点醒后才发现,发现时早已陷进去了,发现越来越靠最后一张卷子的日子,果断做出的决定。

 

接近拿成绩,我问了他。其实当晚我问了他,怎么样,他没说不也没说可以。他只是说了他很感动,很感激有我的陪伴(之类的?!),他哭了。

 

“你明天放榜后直接去拿成绩吗?”

 

“嗯。”

 

拿了成绩后,

 

'如果我要去工艺教育学院,你是否愿意和我一起?如果你没被南艺入取的话。'

 

 

“愿意”

 

愿意……确实点燃了我的冲动,最后,他被南艺入取。

 

“哦,那……恭喜你”

 

恭喜你……我们就断了。

 

 

一段感情的开始并不一定要很华丽,不一定要走到最后。曾经我们一起走过,我很快乐,为什么还会记得八成的回忆,也许我真的很喜欢你吧。好久没去看你的讯息,想说写一篇文章算是交代过去的一切吧?

 

一段并没有开始的故事,又何来的结束?

我问过我自己,如果,如果你愿意开始再次找我,我会不会像那时一样,逃走?

当时的一切或许我真的属于懵懂的一方,看不清,又或许你真的只是把我当成普通的女孩。

我妈说的一切都是她的遐想。

可以说至始至终,你是我长大后带回家的第一个男生。

第一个让我妈喜欢的男生。

你曾经看到了最无知,最赤裸,最真实,最天真,最任性,最放纵,在你面前属于不漂亮,有些嚣张,普通的女孩。

这篇终于在快四年后的分隔,我再次寻着记忆,写下了与你的点滴。

没有开始,就不算结束。

我妈忘不掉你,我是否也一样?

最近我妈一直提起你,让我不得不去想,如何把你跟我再起串起来,那段短短的一年。

 

你愿意试试看吗?

 

我不会提起你的名字,如果有人懂。

 

那最好。

 

我不想缭乱你的生活。

 

至少现在我愿意回想,已经不错了。

 

既然我现在还找不到取代这段记忆的人,或是覆盖新一个记忆的理由,你愿意吗?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158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