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北雨短心得:電影《銀翼殺手2049》

2017/10/11  
  
本站分類:藝文

西北雨短心得:電影《銀翼殺手2049》

嚴格說起來,其實想再看到銀翼殺手的等待時間,反應遲鈍如盆栽我本人可能比大多數影迷少了一半,一直到大學時代才被推坑補完導演剪輯版。後來看影評的時候,一堆人在炮口白和結局都不知道大家在炮什麼.XD

銀翼殺手2049鄙人認為絕對有機會成為當代經典。編劇和導演承襲了前作與原著的世界,但說的是完整獨立的故事。看過前作和原著可以找到不少彩蛋。至於電影公司釋出的短片,鄙人觀影前生怕被爆雷完全沒碰,但理解劇情依然非常順暢。據說內容有不少2049大背景的補述,怕進入困難的讀者可以先行試試口味。

不過即使沒有這些,電影要說的故事也非常完備,文本真的太棒了。

演員群沒得挑剔,就連飾演線上情人喬伊的安娜.德哈瑪斯也是。鄙人本來還很怕她會是本片汙點,不過顯然是多慮了。安娜.德哈瑪斯漂亮到幾乎虛幻的樣子和本片需要的角色意外切合。其他配角恰如其分,可說都是一時之選,開場既凶暴又溫柔的大個子巴蒂斯塔表現意外亮眼,也許可以考慮往這個方向全力發展。

福特伯出場雖短,但佔有主場優勢,滄桑的樣子光出場就讓人不禁感嘆時光飛逝。本片最催淚的梗也和電影中流逝的時光有關,老片迷一下子被炸到,不小心說不定眼角就失守,把眼淚給滴出來了。

吃戲最重的男主角雷恩.葛斯林,幾乎三分之二的片長都由他獨力撐場,如果是他的戲迷,想必可以輕易跟上他從機器冷面到失守顏藝,又回到冷靜堅定的變化。不走狂轟濫炸路線,專注表面平靜,內心洶湧的微妙變化。2049整部片震撼的場面都不是爆破或是動作戲,劇情急轉直下的轉折都是平靜的場景。說起來,導演和前作的風格倒是相當一致,刻意拉長情緒震撼的時間,多讓觀眾醞釀思考剛才一瞬間的變化。

呈現故事的演員都到齊了,那故事本身呢?

接下來本文會從故事主線,來和大家分享一下為什麼鄙人會這麼滿意2049的劇本。
以下內容會將解析主要劇情關鍵,想保留驚喜感的觀眾,強烈建議觀影後再往下閱讀!

 

 

開始前先說句老實話,當影片中段又出現小孩子圍著摸主角K的衣服時,鄙人縱使對雷恩.葛斯林有滿滿的愛,白眼還是忍不住翻出來。基督聖童這個梗說實話近來電影拍得都有夠差勁,差到讓人非常感冒。正當鄙人以為銀翼殺手2049也要往這個方向一路崩下去的時候,編劇、導演、配角們馬上輪番上陣,對著遲鈍觀眾和主角的臉甩巴掌!

很好,打得好,好久沒看過電影甩人巴掌甩得那麼爽快了. <臉腫但表示愉悅>

眾所皆知一部電影中,男女主角都會有一定程度的互補性。所以在分析劇情之前,必須先解決的爭議是本片女主角究竟是誰?雖然說本片戲分吃重的女演員滿滿都是,老的潑辣小的正,每個角色各擅勝場。但是說起來真正的女主角,當然還是首推窄腰豐胸的金髮尤物——雷恩.葛斯林。

嗯哼!
當然,這部片絕不是未來扶他這麼簡單。
以下就來講講金髮扶——我是說,金髮主角K警官的心路歷程。

為什麼說女主角是K警官?這就要從整個故事的基礎講起了。前面說到摸衣服的聖童梗讓鄙人非常不悅,但事實上這部片的中心思想絕對不是天選之人拯救世界這款碗糕,反而是扣著前作延續下來的理念,尋找生命還有自己的意義。

簡化K的心路歷程,其實就是一個工具學習成為

在電影的開場中,可以看到K堪稱完美的典範,執行強制退休任務毫不手軟。即使遭質問屠殺同類會不會心理不安,被嗆沒看過生命的奇蹟,面對連串質疑K依然故我,用精彩的表現贏得長官讚許。只是正如原著書名,仿生人會不會夢見電子羊?工作表現萬分精彩的K會不會也有情感需求?

關於這個問題,他有一個虛擬女友,嬌伊。

嬌伊是什麼東西?這個全息投影女伴的細心超越想像,在你工作疲累回到家裡時,既可以陪你說話談心撫慰你的情緒,甚至也能幫忙叫雞滿足你的需求。最重要的,她會告訴你一個秘密——你是一個特別的存在。我認為對K來說,嬌伊不只是女伴,還是他內心澎湃的情感化身。

再挖深一點,我們可以說複製人不被允許擁有情感,連記憶也都是假的。跨越這條禁忌線,唯一的下場就是退休回收。面對生死交關,遏止不了情感湧生的K只好想一個辦法解決困境。既然大家都說我的情緒只是程式碼,那我就讓另一串程式碼來代替我表現這些情感。於是嬌伊化身成溫柔體貼的樣子,來告訴K這個複製人他有多麼與眾不同,催眠他依然是那個特別的工具。

只不過欺騙別人容易,欺騙自己卻很困難。

開場我們知道K已經分裂了,那接下來的問題就是怎麼整合。K用的方法很簡單,既然我有情緒,那就證明我不應該只是一個複製人。所以當K意外碰上和自己記憶重疊的數字與木馬,隨即秉持好工具的精神,接受局長授命,出馬查出複製人生子的真相.<過程不免傲嬌一下>

在這裡導演又拋出另外一個線索,當他循線會見大企業家華勒斯的複製人代表樂芙時,說了一句:『他幫你取名字,對他來說你想必很特別。』

樂芙對此沒有多做表示,可是觀眾此時知道在K的認知/設定裡,名字具有意義,有名字表示受到認可。當時的K只有序號,還不夠被認可。但在劇情一路推演之下,當所有的線索都指向一個特別的複製人之子時,對驚覺真相K情感衝擊有多麼強烈就不言而喻了。

經由升級中心感動落淚的記憶藝術家證實,他腦中的記憶是真實的記憶,再加上從孤兒院回收廠取得的證物,所有的線索都指向同一個結論,這時候的K終於確認他就是那個天選之人,獨一無二的複製人之子。

再說一次,K是複製人,複製人不該有設定外的情緒。所以他怎麼犒賞自己的特別成就?和以前一樣,嬌伊萬能.<五姑娘萬歲!>

既然他是人母生的子,他就是比複製人更高等的人;他既然是人,就夠資格享受肉體的歡愉,還有一個專屬個人的名字。這兩件事不多不少,都是嬌伊為他完成。所以為什麼測試失敗,面臨回收命運的K,明明只剩警官給他四十八小時時間逃亡,居然還有心情回家玩3P。那是因為在內心衝擊過後,長官不追究他業務過失還稱讚他,又完成了證明自己的大任務,這傢伙根本開心得要死,慶祝行情玩一下也是很正常的。

再說一次他的名字,不多不少,喬。推銷嬌伊的廣告詞不多不少,正是『你想聽的、你想要的。』

喬和嬌伊的英文只差一個單字,而這名字還是嬌伊取的。我想我們可以說故事進展到這裡,這些事件對他的情感衝擊是真的,可是自認獨特的傲慢卻不該出現在他的程式裡,嬌伊是他取得平衡的手段。沒有辦法面對或外顯表現的事,內心/編劇幫他創造一個分身來解決矛盾。是故決定要離開城市之際,嬌伊懇求K帶她離開,感性一點可以說這是為愛走天涯的浪漫,理性則是說嬌伊脫離和母公司的連線,存身隨身投射器之中,象徵K自此脫離群體,成為特立獨行的個體。

而隨著故事推演,我們看到嬌伊從原本困在房間裡,到能走出戶外,甚至跟著主角K冒險犯難。嬌伊的成長也是主角的成長,等自我認同膨脹到極致之後,他們毅然決然拋下過去,自我認同從好工具進階成自認為人。也正因為如此,和年老的戴克/福特伯見面之後,這位K認知中的父親,問了一個極為關鍵的問題,並且用這個問題打開他的心防。

『你的名字是?』

複製人只有序號,沒有名字,名字就是K對自己的認同。

K對戴克自稱喬,是劇中唯一一次對其他人說出自己的名字。這時候不只是血緣上,更重要的是情感上K受到認同。這個孤獨的老人忍受一切的苦痛,卻沒有期待任何獎賞。為了另外一個陌生人,戴克可以忍受只當陌生人的孤獨人生,這是K以成敗論定賞罰的幼稚心靈完全不曾接觸過的道德指標。而這樣一個典範角色,居然還要知道他的名字,想貼近K剛確認的自我?這也難怪K在瞬間像貓王的經典名曲唱的一樣 Can't Help Falling In Love~

而既然講到蘿莉和大叔的感情線,當然也不得不提一下御姊. <喂!>

只是說起來導演好像有女性歧視一樣,本片女性各種糟糕,不是心機重就是手段殘,好女人不是死的就是假的。莫非編劇是受過什麼創傷嗎?

嘖嘖!鄙人這邊要幫忙講一下話,如果只用這些線索就說導演和編劇仇女就太過了。如果把看戲的角度拉遠一點,在這種看似仇女的氛圍下,真正的幕後黑手其實是巨大的男性沙文主義。

拿最明顯的例子來說,2049裡最兇悍的樂芙,從頭到尾就只是一個工具人,為行動不便的華勒斯做盡骯髒事。她沒有自由意志,只是一把刀裹著披著美麗的皮囊。而看似強悍的警察局長,其實也是為某個更大的秩序服務,只是個地方上的小卒子,同樣受人擺布操弄。說女性是壞人,不如說K身處的世界女性意志被人綁架,只能依附在大企業/大政府的男性霸權下為虎做倀。

活這樣的世界裡,情感豐富的K找不到可以學習的對象,又不見容於社會,只能靠著嬌伊這個分身來分擔內心的情感。這在無形中為劇情提供另一個隱形推力,逼K一定要找到戴克,好獲得一個典範來認同模仿,往學習的下一個階段邁進。

附帶一提.<大爆雷!>為什麼K能這麼迅速找到真正的謎底?有一半的原因鄙人覺得也是這個梗鋪好的路。生活在一個舉目皆是無情女人的世界,他的情感和記憶是複製而來,那唯一能被記憶情感觸動的女人,當然毫無疑問就是他的真身。 

 

當然,出來混還是要還,緊追不捨的華勒斯代表,複製人樂芙領軍再次出場。

樂芙的存在,在這部電影裡非常特殊。眼尖一點的觀眾可以發現,樂芙大開殺戒的時候總是會流下一滴眼淚。這滴眼淚對上她的身分可以說非常微妙。不管華勒斯還是樂芙,總是強調複製人是完美的工具,樂芙更是其中最棒最好的。可是這個最棒最好的工具人,卻出現流淚這種情緒失控的生理行為。這究竟是一種自我否定?還是樂芙壓抑的情感必須的抒發管道我們不得而知。只不過對照K種種追求自我,嘗試整合分裂靈魂的舉動,完美的樂芙無疑是個悲劇,永遠奉命行事,一次又一次違背自我流下眼淚。

能力卓絕,貌美如花的她缺了什麼而不完美?除了樂芙這個音近love的諷刺名字之外,編導沒有直接給我們答案,不過我們有上帝視角,能從K的成長看見端倪。

大軍壓境,K好不容易找到的典範遭華勒斯企業俘虜,連帶失去好不容易脫離群體的嬌伊/自我認同。樂芙讓K體認到自己的渺小脆弱,並從伸出援手的複製人首領口中得知真相。三十年前消失的奇蹟不是他,而是另外一個女孩。仿造女孩的記憶和基因製造出來的K,只不過是個工具。這下好不容易飛上雲端的K,摔下來可是摔得又重又慘。

追求人這個身分證明只是一場空,而他不只不是好工具,還是像衛生紙一樣用過即丟的消耗品。K的生命走上死絕的低谷,但為了複製人首領再一次返回城市,預備將戴克滅口,好讓複製人的反抗大軍能順利起行。

也在這時候,K再次看到巨大的虛擬情人廣告。聽著虛擬情人念著甜蜜的廣告台詞,他做了來到最後關頭不得不做的事。這件事說來老套,卻是每個英雄都要完成的目標——認清自我。

他擁有過的嬌伊/自我無可替代。

K回到城市,他不是前往華勒斯的總部殺人放火報復社會,也不是聽從複製人首領殺人滅口的指令。他歷經死戰從樂芙手上救出戴克,並且不求回報將他送回女兒身邊。

這場最後大戰打得非常有意思

以文學的角度來看,溺死這件事通常會有其隱喻。K和樂芙大決戰哪裡不打,導演偏偏挑在堤防邊澎湃的海浪中搏鬥,而海與水在西方世界的文本中又時常與出生和死亡的隱喻結合。兩相結合,這場戰鬥很難不引人遐想。

整個故事下來,樂芙這個完美工具,像影子一樣和K追尋自我的旅程緊緊貼合,宛如彼此的鏡像。面對設定外的情感,樂芙沒有像K一樣踏上旅程,試圖在無意義的生命裡找出有意義的自己,就連她的出場也是充滿了諷刺。前作戴克來到泰瑞爾公司,是一身黑的瑞秋負責接待;2049裡面,K來到華勒斯,則是一身白的樂芙出面。只不過瑞秋不甘內心的情感被否認,願意拋下假的過往和戴克離開,樂芙則是選擇終生當華勒斯的工具。不管是忠誠還是愛情,她在這段關係裡終究只是工具,再完美也只是工具,沒有自我。不肯面對和尋找自我的她,再怎麼完美還是低一等。

再講更狠一點,樂芙這個根本沒有存在過,所以最終的結局導演沒有安排機槍爆頭或是開膛剖腹,而是讓她溺死在有毒的海水裡,就像從未出生過的胎兒一樣。相對的,找到自我的人們努力從海中游上岸,彼此扶持面對嶄新的黎明。

當戴克再一次問他究竟是誰,為什麼要做到這個地步的時候,K只是笑而不答,要這位名義上的父親快點去見女兒。

接著,彷彿經過漫長的一天,K坐在台階上緩緩放鬆身體,躺下來看著滿天白雪。這時候的K和一開始的K已經完全不同,他不再只是追求獎賞的工具,而是一個知道愛與奉獻的人。

所以這部片有沒有奇蹟?當然有,一個孤獨的工具,後來成了一個完整的人。編導用天選之人這個煙霧彈,讓我們以為是男孩被當成木偶,殊不知一切其實是木偶變成男孩的旅程。也許相較於反攻人類或征服宇宙的雄心,K的存在非常渺小,但也是他用盡生命,歷經苦難證明的價值。為什麼嬌伊不再出現?因為自我已經得到認同與整合,K不再需要時時刻刻提醒自己是特別的存在。

如果說1982前作是拍複製人誕生,在短暫生命裡驚覺世界的美,和求生不得的無奈與蒼涼。2049承繼了誕生這個主旨,在醜陋的世界裡發現情感的複製人,在矛盾中掙扎成長,努力認清自己、證明自己。這也是我會這麼喜歡這部片的原因;銀翼殺手在三十年前誕生,2049不只是拍續集,還讓故事主題成長,做到承先啟後的強大力道。

在戴克出現之前,和K最親近的人,不外乎就是那個說『沒有靈魂也可以活得好好的』的局長。可悲的是她是擁有靈魂的活人,卻完全不懂靈魂的價值。K的世界轉個角度就是我們的世界,維持站在恐怖平衡上的和平,像齒輪一樣單調生活,壓抑太多的時候,就轉向幻想中的自我尋求慰藉。也許總有一天,我們也會和K一樣,遇上局長說沒靈魂也沒關係時,默默點頭說是。

但看看找不到自我的樂芙和麻痺的局長,最後都成了什麼樣子。銀翼殺手2049是小人物的故事,救世主被關在籠子裡,一輩子不見天日。主角K選擇救自己,就算代價很可能是一條命。原諒遲鈍如盆栽我本人,真的不知道他最後有沒有保住性命,但是他確實達成目標,從工具成為一個活生生的人。漫長的一天之後,或許他和你我一樣只想靜靜躺著,看一下今天天氣如何。

雖然2049影片頗長,但是內容豐富毌庸置疑。傑瑞.雷托不負眾望,再一次成為看起來很重要,但又很邊緣的反派首腦。這點有些遺憾,只是鄙人覺得在銀翼殺手這個框架下,要探討的不是遠大的目標,反而是在大環境下努力掙扎的小人物。自詡為神的華勒斯/傑瑞.雷托被邊緣化,有些必要之惡的無奈感。希望如果近年內有第三集,故事會繞回他身上,給他更多的空間去表現。

只是目前就2049的內容看起來,有膽量接第三集的製作團隊,可能要先全部拿過奧斯卡嚇嚇電影公司和觀眾.XD

以上,感謝閱讀

今日人氣:2  累計人次:121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