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咖辜鴻銘的另一面

2015/4/27  
  
本站分類:創作

怪咖辜鴻銘的另一面

      辜鴻銘的英文簽名照

辜鴻銘給人的印象是個怪人:怪在終生穿長袍馬褂、怪在留長辮子,還怪在娶妾、逛妓院,一手握女人小腳、一手下筆千言……但國務總理王寵惠曾讚佩他道:「鴻銘先生,學博中西,足跡遍天下,早歲遊學歐美,精研各種文化科目,均能擷英掇華,發其秘奧,著為宏論。曾榮獲博士頭銜,達十三個之多,其為國增光,馳譽國際,曠古未有,洵足多也。迨歸國後,專心講學。春風化雨,桃李盈門,數十年如一日。更以餘閒,從事著述,獨具隻眼,尤以用西文迻譯之我國古籍多種,皆能盡信達雅能事,於中西文化交流之貢獻,厥功甚偉。」

 撘萎?瘣?jpg

    張之洞

辜鴻銘在晚清曾被視為邃於西學西政的奇才,一八八五年,方遊學歸返中國之時,因偶然的機遇而入張之洞的湖廣總督幕府,擔任「洋文案」(即外文秘書)。張之洞是晚清最後一位著名儒臣,他的實施新政、編練新軍,重視高等教育種種措施,其背後都有著辜鴻銘鼎力謀劃的身影,此後兩人相隨共事二十餘年,結下了一段不解之緣。一九一0年,也就是張之洞死後的第二年,辜鴻銘寫了《張文襄幕府紀聞》一書,在序言就寫道:「余為張文襄屬吏,粵、鄂相隨二十餘年,雖未敢云以國士相待,然始終禮遇不少衰。去年文襄作古,不無今昔之慨。」

漢陽兵工廠是張之洞在湖北時所籌畫創設的,當初曾有「中國的克虜伯」之譽,規模宏大,設備齊全,出品精良,管理嚴密,在東方可算首屈一指,而這一切縝密的佈置,都是辜鴻銘的策劃。在籌創之初,盛宣懷介紹一位華德伍爾滋給張之洞,說是英國的兵工專家。張之洞很是高興,把他安頓在賓館裡,厚予招待。過了二日,張之洞傳見,卻被告知此洋人已被辜鴻銘打發回上海去了。張之洞大為詫異,便請辜鴻銘來問,辜見面便說:「伍爾滋和我敘起來,算是同校後輩,比我低了五六年級,他是學商科的,現在上海開設洋行,道地是個商人,根本不懂兵工,因此我打發他回去了。」說完,順手從袖管拿出一個洋信封,掏出一封信,說:「這裡有個威廉福克斯,是我同學,這人才是研究兵工學的,現任德國克虜伯兵工廠的監督。我國不辦兵工則已,要辦的話,就要找個這樣的專家,絕不能含糊。盛宮保(宣懷)辦洋務,祇是利用洋人做招牌,不管阿貓阿狗,拿來做晃子,嚇唬朝廷,誇示新政的!」張之洞一向倚重辜鴻銘,於是便函邀威廉福克斯來華協助建立兵工廠。

 颲暑??.jpg 

對於外國人,辜鴻銘是極力宣揚「孔子之教」,滔滔之論有如長江大河。有次,他的外國朋友在家裡宴客,客人中只有他一個中國人,大家推他坐首席,坐定,大家談論中西文化。洋主人問他:「孔子的教育究竟好在哪裡?」辜鴻銘回答:「剛才諸君你推我讓,不肯居上座,即是行孔子之教。若照爭競原理,以優勝劣敗為主,勢必等到勝敗決定,然後定坐、然後舉箸,只恐怕這一餐大家都不能到口了。」辜鴻銘以淺顯的例子,借題發揮,言雖詼諧不莊,理卻雄辯萬鈞。

中國文明五千年,開國亦較歐美為早,然而由於禮教廢棄,風氣敗壞,竟被歐美人視為「未開化國」,真是奇恥大辱!因此辜鴻銘大聲疾呼:「今人有以除辮服為當今救國急務者,余謂中國之存亡,在德不在辮。」他的意思是當時能亡我中華者,將不是西方人的堅船利砲,而是我們自己「教之不講,德之不修」也。他認為,日本在明治維新後之所以能成為東亞唯一的強國,除了因為採用歐洲的文明利器,更是因為在根本上保留了中國傳統的禮教文明。他說:「洎甲申馬江一敗,天下大局一變,而文襄之宗旨亦一變。其意以為非效西法圖富強無以保中國,無以保中國即無以保名教。雖然,文襄之效西法,非慕歐化也;文襄之圖富強,志不在圖富強也。蓋欲借富強以保中國,保中國即所以保名教。」

對於風雨飄搖的晚清,辜鴻銘有著清醒的看法,他說:「竊謂中國自咸同以來,經粵匪擾亂,內虛外惑,紛至迭乘,如一叢病之軀,幾難著手,當時得一時髦郎中湘鄉曾姓者(按:曾國藩),擬方名曰『洋務』清火湯,服若干劑未效。至甲午,病大變,有儒醫南皮張姓者(按:張之洞),另擬方名曰『新政』補元湯,性燥烈,服之恐中變,因就原方略刪減,名曰『憲政』和平調胃湯。自服此劑後,非特未見轉機,而病乃益將加劇焉。」在那些年頭裡,國家早已弊病叢生,面臨無可救藥的地步,所謂預備立憲的狗皮膏藥,根本醫不了千瘡百孔的病體。辜鴻銘的這席話,真是一針見血的點出病入膏肓的根由,卻也是他的痛心之論。他在《張文襄幕府紀聞》一書說:「惟歷觀近十年來,時事滄桑,人道牛馬,其變遷又不知伊於何極,是不能不摧愴於懷。」其憂患愈深,傷痛愈深也。

 ?僑??暾駁?.jpg

    晚年的辜鴻銘

辜鴻銘對當世人士的評騭,除誇讚曾國藩、文祥為大臣,郭嵩燾為上流人之外,其餘甚少見許;即如張之洞,亦時有微詞。對端方、袁世凱、盛宣懷等人,更是罵到入木三分,挖苦得淋漓盡致。除當面幽默盛宣懷「賤貨貴德」;謂端方「質美而未聞君子之道,雖屬有情,亦如水性楊花之婦女,最易違良心事。」說袁世凱則最為不堪,有「袁在甲午以前,本鄉曲一窮措無賴也,未幾暴富貴,身至北洋大臣,於是營造洋樓,廣置姬妾;及解職鄉居,又復構甲第、置園囿,窮奢極欲,擅人生之樂事,……人稱袁世凱為豪傑,吾所知者袁世凱實賤種耳。」罵得非常苛刻毒辣,但仔細思量,並非無的放矢。

辜鴻銘憑著出眾地智慧,在時人的不解和鄙視中處處捍衛中國傳統文化的尊嚴。在長衫長辮、滑稽突梯的外表下,隱藏著他為禮教之寢廢而憂患,為民本思想之淪喪而憂患,為求學問之不誠而憂患……他不該簡單地被看成是孔乙己式的人物,他有著維護中國傳統文化尊嚴的良苦用心。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83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