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槿的饗宴@陳慧文

2017/9/5  
  
本站分類:食記

朱槿的饗宴@陳慧文

               朱槿的饗宴                               陳慧文

    從小,每天放學回家,踏著夕陽下的長影,最先倚閭而望、爭先恐後地迎接的,就是門前那兩叢怒放的朱槿花。朱槿又稱扶桑、大紅花。院子裡的花木,隨著氣候的變遷,季節的挪移,時開時謝,唯有朱槿,永遠是那麼熱情燦爛,永遠是那麼生機盎然,天天開出大朵大朵的紅花,張揚著奪人的活潑與快樂。

    美麗的朱槿,嬌豔的朱槿,紅的、粉的、單瓣的、重瓣的,恣意地搔首弄姿,流露著萬種風情,濃濃密密、油油亮亮的鋸齒狀綠葉,簇擁著一朵朵無妝自艷的大紅花;花瓣五片或重為數十片,中心吐露著嬌滴滴、笑盈盈的鮮黃花蕊。一點也不保留,一點也不做羞;有多少活力便展現多少,有多少青春便揮灑多少。

    枝幹伸得太長了,葉片長得太多了;打在巷子裡經過的轎車車窗上,打在進進出出的我們的臉上、身上。全家出動,拿著大剪刀戚戚恰恰,把兩叢花修剪得方方正正,一絲不茍;滿地的斷枝殘幹、落花敗葉,綁成三、四大捆,九牛二虎才能抬上垃圾車。修飾後的朱槿花叢,像一對端坐的門神,像兩尊失敗的雕塑,顯得有些難堪、笨拙;不過這一點點自作聰明的糾正,並不會絲毫斲傷她毫無心機的一派天真,也不會絲毫扭轉她不受羈絆的生命力;沒過幾天,便又伸展得魅力四射,盛開得熱熱鬧鬧,令進進出出的我們都能得著她濃情密意的輕吻與愛拂。

    近日,突然熱衷於野外求生的弟弟,赫然發現相熟多年的朱槿,竟出現在求生植物指南的芳名錄中;原來朱槿不僅賞心悅目,更是一道珍饈;以往任其花容失色,化作春泥,實在是暴殄天物呀!於是有時挑燈夜讀,有些餓意,便折一、兩朵院裡的朱槿,用清水煮熟,加些砂糖或蜂蜜,那柔嫩的花瓣和淡紅的汁液,便是一碗朱槿甜湯了;不僅雅致可口,更無濫吃宵夜導致發福之虞。

    弟弟常向我們推銷此一新發現,但我們總是半信半疑,興致缺缺;一天傍晚,弟弟乾脆圍起圍裙,拿起鍋瓢,權充起大廚來。

    晚餐時,一鍋紅得發紫、紫得發黑的朱槿蛋花湯上桌了,「該不會苦苦澀澀的難以下嚥吧!」「該不會吃得上吐下瀉吧!」「不會中毒吧!」但弟弟一再強調對身體有益無害、而且非常好吃,我們因垂涎美食(美其名是捧弟弟的場),就冒著集體送醫成為新聞的危險,姑且下箸一試了。

    一入口——哇!果真是人間美味!滑滑黏黏嫩嫩的,清雅細緻,伴著淡淡的香氣;在炎炎仲夏喝這道湯,尤其有滌淨暑氣,一清腸胃之效。我們讚不絕口,一連喝了好幾碗。弟弟得意地說:這還是最簡單的作法,若是加些金針、豆腐更好喝呢!

    有了一次成功的經驗,媽媽隔天立刻自告奮勇地,向另一種烹調方式挑戰。先炒肉絲、同時調味,待肉絲將熟時,十幾朵朱槿下鍋一起炒,沒一會兒花瓣熟透、呈茄紫色,一盤色香味俱全的朱槿炒肉絲便上桌了。其柔嫩鮮美的獨特風味,果然又贏得大家的美譽。幾天後,又依樣畫葫蘆地做了朱槿炒蛋,亦是一道美食。

    更棒的是做成果凍,煮熟後加洋菜、芋泥粉、糖水,再依個人喜好加些鳳梨、芒果、香蕉等水果,冰凍後就是沁涼爽口的消暑盛品了,真是熱食冷飲兩相宜。

    或許有人會說:好花是讓人欣賞的,拿來吃,豈不是大煞風景?但是換個角度想想:與其任其垂在枝頭枯萎凋零,掉在地上爛成稀泥,徒增感傷,倒不如物盡其用,一展廚藝,做成佳餚,共享天倫之樂。愛花人士,美食大師,有機會不妨嘗試看看吧!

    我們家的朱槿,幾乎是一年四季盛開不輟;這樣說來,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都不愁沒有好花可賞,亦不愁沒有美味可食了。大自然真是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寶藏呀!

 89.10.14人間福報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147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