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人行不行

2017/9/18  
  
本站分類:生活

三人行不行

今年台北藝術節的演出節目,聽說接下來全台還有好幾場巡演,來看看能不能幫忙催個票。

《三人行不行》是一部都市荒謬爆笑劇,戲中配置多重角色,但只有三個演員貫穿整場,而且沒有繁複的道具補充介紹場景。換句話說,演員必須想辦法讓每個角色之間的差異加大,以免觀眾混淆,是非常考驗演員功力的一齣戲,本次演出的三位演員完美的詮釋了多重角色,可以說是劇本好、演員也好的完美演出。

本劇由許多小短篇集合起來,看似無關的每個場景,事實上都在推波助瀾,將觀眾帶往最後的喜劇高潮。從一開始的狀聲詞笑話,到辦公室戀情(?)中三位職員彼此建前與本音心思的轉換、廣播劇中各種音效笑果,在在都考驗著演員的臨場實力。所有場景中最需要用到演戲細胞的當然就是辦公室中的表裡戲,這場戲中,舞台是只有燈光與一個套在演員脖子上的圈圈(?)輔佐,演員必須配合劇情需要切換兩種不同情緒──在外對上司、戀慕同事的矜持、示好,以及內心OS的誇大,以達到反差、博君一燦的效果;但是比起肢體語言,我個人認為最難表達的應該是聲音表情,在廣播電台的場景中,演員扮演電台的主持人,為聽眾說一個故事,為了讓聽眾身入其境,主持人必須用各種聲音(廣播電台是看不到人的)表達故事情節,於是可以看見場上三位演員捨棄了所有肢體動作,全程坐在椅子上,僅僅使用聲音與樂器來傳遞故事、製造笑果,有字正腔圓的北京腔、親切的台灣國語、臭乳音台語,再搭配各種不同語速,在只有三個人的舞台上營造出千軍萬馬的錯覺,最重要的是每個台上的角色都個性鮮明、毫不含糊,即使在同一個場景中出現多人、多時間軸對話,觀眾也不會混淆;在佈景簡單、幾乎沒有輔助道具的舞台上,完全呈現演員實打實的表演功夫。

所有戲劇前面的種種鋪陳,都是為了迎來最後的高潮,《三人行不行》自然也不例外,本劇的最後高潮,就是〈目擊者〉這一個場景。若說摩托車與辦公室兩個小劇場是要讓觀眾熟悉設定、進入狀況,廣播電台是要呈現一人分飾多角的情境,那集所有鋪梗於大成的就是〈目擊者〉。在〈目擊者〉中,演員們除了聲音,還加入各種表演元素,配合快速的配件更換、聲音表情以及走位,一人分飾多角完成了這齣搞笑又不失高超演技的高難度表演。由於前面幾個小場景製造出來的氣氛,觀眾早已身陷劇中,被角色們的一舉一動牽引情緒,此時幾乎整場笑聲都沒停過;以我自己的狀況來說,看舞台劇好玩的地方當然會笑,但像這樣笑到肚子超痛還停不下來真的是第一次,看到這裡就不得不讚嘆編劇的厲害,雖然沒什麼說理或大排場(我指的是像西貢小姐那種),都是很平淡的劇情,但還是讓觀眾有共鳴、後勁十足,真的是非常非常令人佩服。

此外,舞台劇最有意思的地方,就是演員們可以視情況插科打諢、脫序演出,為現場量身訂作出更貼切的笑料(當然這也考驗演員之間的默契與配合度)。本場演出是室外場,夏天又沒有冷氣,台下看戲的觀眾坐著不動都汗流浹背,更何況是台上賣力演出的演員。這時只見飾演菜鳥警察的邱逸峰,照劇本台詞(應該是啦)對朱德剛說出「學長辛苦了」,朱德剛脫稿回了一句「沒有啦你比較辛苦」(因為邱逸峰在該場景中同時飾演警察、被捕者以及死者,必須不停的轉換位置,是整場跑最喘的人),整場瞬間笑翻,像這種在特定場次靈機一動出現的小亮點,也是看舞台劇的驚喜與樂趣。本文照例不做任何結局劇透,只能說這齣劇的確是經典,要是有空有餘裕真的推薦進場觀看。

演出結束後,李國修先生的妻子王月女士有出來致詞,提到李國修先生寫這齣劇時沒有什麼遠大的願景,他只是想寫出「能夠博君一燦的故事」,如此而已。我在看完這齣劇的時候,其實也不太能理解劇中的涵意,後來細細咀嚼,才發現雖然本劇沒有什麼說教場景、很平淡很安靜,但事實上劇情的流暢度與編劇手法非常高明,由淺而深、層層帶起觀眾的情緒,達到「讓大家哈哈大笑」這樣的目的。另外我也覺得看本劇不需要太過嚴肅,或一定要體悟出什麼大道理,因為它的本質就是希望讓觀眾暫時忘卻煩惱,和身邊的陌生人一起開懷大笑,所以只要帶著輕鬆的心情進場欣賞表演即可人生就是這樣不用事事講求有哲理單純開心也是一個選擇(這傢伙只是想牽拖不用理他)。《三人行不行》在我屈指可數的觀劇經驗中,真的是相當美好又回味無窮的一次;雖然演員不同,但本劇10月份開始會在全台各地巡演(我是小觀眾非業配),非常適合闔家大小一起進場,來觀賞李國修先生最引以為傲的代表作品之一──《三人行不行》。

read more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298  回應:2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

 陳伯軒    
陳伯軒
這我也有看過,真的還蠻好笑的!
回應    0    0
朱痕染跡璧有瑕    
朱痕染跡璧有瑕
我在現場笑到不行,好久沒笑得這麼過癮了
回應    1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