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短篇】回頭是岸

2017/9/8  
  
本站分類:創作

【極短篇】回頭是岸

邁可姓李,從小隨雙親移居澳洲,剛剛慶祝寂寞的二十一歲生辰,他不想搞個大派對,因為父母彷彿已忘了他的存在,提都不提。他絕沒想到主動啟口,反正是否要隆重慶祝生日,也無法改變他已成年的事實。

木納寡言,青春五官寫滿憂悒,那張容顏絕對不該是現代青年的外形;望過去宛如溢瀉了苦瓜味,苦澀的空氣襲至,令人湧生悽涼意。邁可拎了個旅行袋,眼睛凝視著家門,咬著唇踏進停泊門前的汽車絕塵而去,耳際響起:

『你走吧!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我沒有你這個兒子,有本事你就不要回來。』父親咆哮的聲音像八級風浪,排山倒海般而至。

『爸!我已經是大人了,你別這麼兇好嗎?我只不過較遲回來,又沒做錯什麼?』邁可不解的望向憤怒的父親 。

『哼!我們的臉都給你丟盡了,給你讀最好的私立學校,要汽車買汽車;我們只有你一個兒子,沒有虧待過你啊!只希望你上大學,讀好書,你卻只管享樂,今天派對,明晚舞會,現在又去賭場,你滾吧!』

『爸爸!你不是開玩笑吧,求我回來,我不忍你們傷心,已經決心再上學,今晚我去找以前的同學,請教他一些化學難題,我沒做錯事啊!你竟趕我?』邁可冷冷地爭辨,心在哀號。

『你騙鬼,你是什麼料難道我不知道?你有本領就滾到遠遠的,別再丟架啦!』

『遲歸也有罪,你們在賭場玩到天亮就叫做娛樂,你們沒上過大學就迫我去完成你們的夢,我考不上墨爾本大學就丟盡了你們的臉?你們迫我照著你們的安排去達到令你們滿足虛榮心,我是個有血有肉有靈魂有思想的人。你們迫我讀中文,我就恨死了中文,迫我要上大學我就逃課。而我抽煙泡妞賭博,通通是和你們鬥氣;我這次改過,你竟然再趕我,你們做父母的整天強迫我,有什麼時候想想我的感受嗎?你以為我是啞巴?只是不喜歡和你們交談。你以為我非呆在這裡不可?』一口氣像倒水,痛痛快快的潑出去,然後關上房門,流著淚找出旅行袋,隨手抓了些衣服衝出門。

『邁可!你給我站住!』母親的吼聲響起,他頭也不回的大步走,每步猶若都重如千斤,卻又堅定穩重。他忍著的淚水漲滿眼眶,扶著駕駛盤,狠狠的猛踏油門,淚珠滾落。前途茫茫,他以一百三十公里的時速飛馳。

淒厲的警車閃著紅燈緊緊追趕,轉近家門時他苦澀的臉蛋展現出一絲笑意,擺弄方向盤撞上家的外牆、、、、、、、。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182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