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憐的小黑@陳慧文

2017/8/27  
  
本站分類:生活

可憐的小黑@陳慧文

 

(2000年更生日報副刊)

   小時候,我家住在花蓮市郊美崙山腰,一條窄小的巷衖、兩排低矮的村舍中;這兒住的有菜農,有榮民,有寡婦,有員警;都是些並不富欲,但淳厚善良,樂天知命的好人;鄰里感情非常融洽,印象中只有秦伯伯那兩個高中輟學的兒子,成天遊手好閒,又常交些奇奇怪怪的朋友,所以巷裡的長輩們常警告我們這些小蘿蔔頭,千萬別跟那些大哥哥混在一起。

   從我有記憶開始,小黑這隻漂亮可愛的公狗,便儼然是巷子裡共同的寵物;每戶人家的殘羹賸餚,都進了小黑的五臟廟;巷裡每個孩子,都把牠當忠實的玩伴;每天黃昏有人放學、下班回來,小黑總是搖著尾巴、快樂地跑去迎接。牠就是這麼單純、真誠、毫無心機,和巷子裡的每個成員都有深厚的友誼;就連秦家人人避而遠之的那對兄弟,也常被小黑的搓弄、舔腳逗得呵呵笑,丟個皮球、骨頭之類的和牠玩起來。

   記得有一天晚上,小黑突然吠得又兇悍又大聲,把整條巷子的人都驚醒了,原來是劉寡婦家遭了小偷。小黑真是隻聰明又能幹的好狗。

   在我小學一年級的時候,一天放學回家,卻沒看到小黑跑來迎接的蹤影;隨口問一下在巷口乘涼的老伯伯,他竟老淚縱橫,這才發現整個巷子都瀰漫著憂悽;後來在媽媽和隔壁嬸嬸的談話中,我才知道秦家兄弟和幾個朋友,不知打那兒聽說狗肉非常好吃,竟聯手把小黑殺掉、煮來吃了。「夭壽啊!」大人們都搖頭嘆息,我難過得哭了好幾天……

   奇怪的是,秦家兄弟吃了狗肉後,竟變得疑神疑鬼的,常常覺得聽到狗叫聲——其他人都沒聽到;後來竟瘋瘋癲癲地,老說小黑會來報仇;本來就是頹廢不長進的浪蕩子,被一場瘋病弄得更是不成人形;最後只好舉家搬走,後來如何就沒人知道了。

   直到現在想起可憐無辜的小黑,還覺得非常難過。牠是那麼信任人類,絕想不到人會為了一時口腹之慾,抹消多年真摯的情誼。冤魂索命未必可信,作賊心虛倒是真的。狗兒是多麼忠心、友善的動物,我們怎麼忍心背叛、離棄他們呢!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68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