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文」共賞@陳慧文

2017/8/20  
  
本站分類:生活

「奇文」共賞@陳慧文

(2000.10.13金門日報副刊)

   爸爸是某師院的國文系教授,每年總會兼幾堂外系的國文課,常常一邊批改作文一邊搖頭大嘆:「要做老師的人,作文還寫得狗屁不通!」爸爸改作文嚴格是出了名的,不像一般教授從80分起跳,媽媽常勸爸爸寬鬆一點,以免影響學生將來的分發,有一回爸爸無奈地拿一篇給媽媽看,說:「妳看得懂嗎?這真是『古今奇文』!」我媽雖然很想為那學生說項,看過也不得不承認真的不知他在寫些什麼,所以爸爸每年交出的成績中仍常出現58、59之類絕情的分數,還因此有了「魔鬼」的封號。

   雖說大部分高中以上程度的人,寫起文章都有一定的水準(不一定要讀國文系),但在我認識的朋友中,的確也有語文程度和知識水平不成正比的,我有個銀保系畢業的朋友,精明能幹,卻寫不出像樣的文章,大學時向心儀的男子寫的告白信、畢業後找工作的自傳,都是找我們幾個國文系的朋友捉刀;她參加各項考試時最怕的就是國文,每次都被作文拉掉一堆分數,更離譜的是有一回考試中的簡答題是:「請問妳對台灣英語教育的看法」,這種「送分題」她老姊竟填上「崇洋媚外」四個字,真令我們絕倒!

   當了國中國文老師後的我,自認脾氣比我老爸溫和得多,作文評語總是先美言幾句,再委婉地指出可以改進的地方。不過看到前村不著後店、牛頭不對馬嘴的文章,還是會氣得火冒三丈,認為學生根本沒把這當一回事,龍飛鳳舞地在分數欄畫個鬼臉,評上斗大的「一竅不通,敷衍了事!」八字真言,後來有些調皮的學生,甚至以搜集我的「鬼臉」為樂呢!

   不過,自從有一年學校排我兼了「資源班」的國文課後,我才發現我生平看過的「奇文」根本不算什麼,這些資源班的學生寫的不但是「古今奇文」,根本就是「古今奇字」。

資源班和啟智班不同,這些學生在智商上並無大礙,只是跟不上普通班的進度,所以一週中某幾堂課到資源班實施補救教學。但其中有個男同學,姑且叫做A,國一時就被評估該進啟智班,但他媽媽認為有損孩子尊嚴而不予同意。他媽媽在菜市場賣菜,並不指望孩子有高學歷或一技之長,只要讀完義務教育、陪她賣菜維生即可。經過輔導室幾次的溝通,A才在國二參加了資源班。

資源班的課程多半是將普通班的教學內容做更深入淺出的講解,更個別化地矯正字形、發音等,沒時間做作文教學,所以我一直只能看到他們不斷從事「倉頡造字」的工作,沒有機會看到他們將「古今奇字」連綴成篇的獨特作品。有一回配合課程教他們如何寫信,我將現代書信的基本格式在黑板上簡明扼要地教過一遍後,發下標準信紙要他們習作一遍,並說明只要選定一位收信人,將稱呼、問候語、自稱等基本格式寫對就好,信件正文寫不寫、寫多少都無所謂。沒想到這幾個孩子一聽到正文可以自由發揮眼睛就發亮了,他們振筆疾書、欲罷不能,不時問我某某字怎麼寫;至於A,他目光炯炯、一臉嚴肅地寫得滿頭大汗,從頭到尾不發問、也不給老師同學看,不知道在寫什麼文章?就這樣,原本預定半節課的習作竟花了一節課;雖然知道成果不會太好,但難得看到他們這麼認真,我也滿欣慰的,也真有點驚訝他們竟有那麼多話想說。

下課了,作業交了上來,大部份都是寫給小學同學,告訴他們現在在讀資源班、老師同學如何云云。雖然別字連篇,大致脈絡都還清晰可辨。但是翻到A的作業……天哪!這是什麼東西呀!90%以上的字都沒出現在中文字典,標點雜亂隨興,全篇毫無理路可循,當今最前衛的「意識流」、「自動寫作」也要自嘆弗如!真是把文字符號拆解重組、完全以線條表情達意的大膽天才之作!一般人就算作夢、李白就算喝再多酒,也無法達到如此神奇的境界!

現在我再看到不知所云的學生作文就心平氣和多了,在我們看來完全是鬼扯蛋的東西,對某些孩子也許是嘔心瀝血之作也說不定,何況再怎麼「奇」也奇不過那個「奇文名筆」——A,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那篇在我看來至今無人能出其右的「千古奇文」,我到現在還很好奇,若翻譯成一般凡夫俗子看得懂的文字,究竟說了些什麼東西,搞不好是事關宇宙人生或人類心靈的大秘密呢!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82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