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在最初一眼

2015/3/27  
  
本站分類:創作

愛在最初一眼

 

      晚年的艾青

關於眼睛,有人說它是靈魂之窗,有人說它是秘密的鎖孔。從它那兒,可以窺探內心,「因為欣喜若狂,無限悲傷,都通過眼睛」。戀人對望著「似嗔非嗔,似喜非喜」的含情目;船婦面對茫茫大海的,卻是那望穿秋水的天涯倦眼;還有那說謊的眼睛、渴望的眼睛、哀求的眼睛、寬恕的眼睛,但它們似乎都比不上愛情的眼睛——那夢也似地飄忽不定,卻把愛人的心,牢牢地繫緊。就在最初的一眼。

     ?暸?.jpg                                                                                         

     年輕的艾青

詩人艾青(艾未未的父親)有首詩,名為〈關於眼睛〉,這麼寫著:

        有那麼一雙眼睛

        在沒有燈光的夜晚

        你和她挨得那麼近

        突然向你閃光

        又突然熄滅了

        你一直都記得那一瞬……

那是詩人四十多年前的往事了,時光已沖淡了多少的記憶,但詩人卻獨獨記得那一雙眼睛。那伊人剪水明亮的雙眸,在漆黑的深夜,突然回首的一瞥,是那麼激烈地擒住詩人的心,令他終生難忘。這詩中的伊人是當年任夏衍在桂林主辦的《救亡日報》的女記者高灝,她以婀娜的風姿、秀美的神韻和典雅的舉止,曾令桂林文藝界為之傾倒。

詩人在晚年曾深情地輕啟那塵封的記憶之鎖,他說:「我們靠得很近。走著走著,我把手輕輕放在她肩上。她沒有拒絕,而是柔情地說:『別這樣,有人看見!』……」。但詩人最後並沒有擁有那雙眼睛,只因為:

    你沒有勇氣看它

    因為你不敢承擔

    它對你的信任

但在詩人的記憶中,卻有拂之不去的倩影:

    有那麼一雙眼睛

    深得像一口古井

    四周有水草叢生

    你只向井裡看了一眼

    經過多少年

    你還記得那古井

 ?剔?.jpg

    蕭珊

作家巴金在初識他的戀人蕭珊時,他記得的也是蕭珊的一雙眼睛。後來巴金把它寫進小說中:「她那兩顆圓圓的漆黑的眼珠,頑皮地在劉波的青癯的臉龐上滾來滾去…」,「她銜著吸管慢騰騰地吸著冰水,一面抬起長睫毛蓋住的不大不小的眼睛,調皮似地偷偷望著劉波……」。比艾青幸運的是,這雙眼睛一直陪伴著巴金,走過三十幾年的坎坷歲月。 

撌湧????jpg

    巴金與蕭珊

「文革」期間,蕭珊受到巴金的連累,被掛起「牛鬼蛇神」的牌子,被罰掃街,受盡迫害,連街上的小孩都指著罵她是「巴金的臭婆娘」。她「內心的痛苦像一鍋煮沸的水」,但在外表上還要裝出「平靜」,不斷給巴金以「安慰和鼓勵」,風風雨雨中不棄不離。她總是親切地在巴金的耳邊說:「不要難過,我不會離開你,我在你的身邊。」直到最後一次進手術室之前,她才說:「我們要分別了。」而這一別,也的確是生死永訣了。蕭珊臨終前,巴金還覺得「她的眼睛比任何時候都更大、更美、更亮」,然後她「沒有臨終的掙扎」,是「慢慢地沉入睡鄉」。雖然那一雙眼睛,已離他而去又將近三十年,但它卻永遠閃亮在巴金的記憶之海,巴金甚至說當他死去時請將他的骨灰和蕭珊的骨灰攪拌在一起,撒在園中給花樹作肥料。蕭珊故去後,巴金沒有再婚,好友冰心盛讚巴金是現代作家中最專情的男人,只因他心中永遠有「那一雙眼睛」,終其一生。

 擐桅撜?jpg

   馮雪峰

詩人馮雪峰有首〈哦,我夢見的是怎樣的眼睛〉的詩:

哦,我夢見的是怎樣的眼睛!

這樣和平,這樣智慧!

這準是你的眼睛!這樣美麗,

這樣慈愛!襯托著那樣隱默的微笑;

那樣大,那樣深邃。那樣黑而長的睫毛!

那樣美的黑圈!……

那是詩人在一九四一年二月被國民黨逮捕,囚於江西上饒集中營,一天夜裡,他夢到了一雙女性的眼睛時所寫下的詩句。而這詩句感動著同牢房的畫家賴少其,畫家不禁以鉛筆畫下詩人筆下的眼睛。十年之後,賴少其在北京驚見到那雙眼睛,他才明白,在囚禁的日子裡,馮雪峰所思念的,是一直在他生命中「失之交臂」的女作家丁玲。

  銝.png

     年輕時的丁玲

馮雪峰曾是丁玲的「最愛」,雖然那時丁玲已和胡也頻同居了,但無疑地「湖畔詩人」馮雪峰的才華更強烈地吸引著丁玲;那種情感不同於和胡也頻的那種「浪漫而又帶有孩子一般的遊戲」,而是刻骨銘心的愛戀。丁玲曾責怪馮雪峰缺乏胡也頻的熱情和勇氣,否則的話她是會隨馮雪峰而去的。不久,胡也頻作為「左聯五烈士」之一,被國民黨槍殺了。沉睡於丁玲心中的愛情火山,又噴出炙熱的岩漿,然而此時的馮雪峰卻已使君有婦了,丁玲縱有大海一般的深情,竟也無從宣洩,於是她只得將這份情感化為書信,以〈不算情書〉為題發表,我們看到丁玲的為愛所苦:「然而對於你,真真是追求,真有過寧肯失去一切而只要聽到你一句話,就是說『我愛你』!你不難想像著我的過去,我曾有過的瘋狂,你想,我的眼睛,我不肯失去一個時間不望你,我的手,我一得機會我就要放在你的掌握中,我的接吻……。」

不同於丁玲外露的感情,馮雪峰卻把那雙「很大很深邃,黑白分明,很智慧,又很慈和的極美麗的眼睛」,深藏於記憶之中,終其一生。或許是回報馮雪峰當年對「那雙眼睛」的深情,傳記作家李輝說,丁玲在一九八六年二月七日也就是她臨終前不到一個月的大年初一,從病中醒來,聽著窗外的鞭炮聲,她想到馮雪峰,她對秘書王增如感嘆地說了一句:「雪峰就是這個時候死的。」那是十年前的往事,在丁玲即將告別人世之際,這一聲感嘆有著無比的深情,也成為她送給馮雪峰的真情絕唱。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800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