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時評)省長換人 卑詩省的優勢一點沒少

2017/7/21  
  
本站分類:其他

(加拿大時評)省長換人  卑詩省的優勢一點沒少


美國著名的犯罪小說家和電影製片人莫斯利(Walter Mosley),生於1952年,父親是黑人,母親是猶太人,從小就非常崇拜甘迺迪總統。1963年11月23日,甘迺迪被刺,全國哀悼,整整一周,所有的電視都聯播總統的遇刺。

有一天,小莫斯利看到一個高大的人(即繼任的副總統詹森Lyndon Johnson)站在甘迺迪夫人的旁邊,他就問爸爸這個人是誰?他父親說:“是總統。”

他說:“不對,總統是甘迺迪。”他父親說:“沒錯,但是在甘迺迪逝世的那一刻起,這個人就是總統了。”

他說:“這麼快?”他父親把兩根手指併在一起,打個響指說:“是的,就是這麼快。”

6月29日,省新民主黨(NDP)與綠黨聯手在省議會發動不信任投票,將剛剛成立不久的自由黨政府及其內閣推翻,省長簡蕙芝(Christy Clark)面見省督辭職,NDP黨領賀謹(John Horgan)隨後見省督,獲邀組閣。

這時候,不少人(特別是支持自由黨的人士。)開始痛批NDP與綠黨聯合奪權如何如何,又不忘提醒民眾16年前NDP執政時,又是如何把本省搞得多麼多麼糟糕。

事實上,在5月9日省選之後,43(自由黨):41(NDP):3(綠黨)這張奇怪的成績單一出爐,本省政壇就開始騷動了,因為眾所周知,NDP與綠黨的理念是很接近的,這也是為什麼選前就有自由黨在綠黨大本營的溫哥華島幫綠黨買廣告,希望拉下NDP的傳聞,結果似乎也印證了傳聞──綠黨多出的兩席,原本是NDP的。

只是簡蕙芝想不到的是,自由黨本身的席位也沒有增加,反而還跌了,故造成兩個反對黨的席位加起來比她還多一席,才醞釀了上6月底的倒閣。

但話說回頭,本省變了天,換了執政黨換了省長,真的會有不同嗎?

我是1999年來加拿大的,我必須承認,2000年時NDP執政末期,有不少罷工活動(如公車司機)的確讓我感到困擾,但那時房價低,基本上生活可以負擔,我並不覺得“痛苦”,我相信2001年的省選,NDP選到只剩兩席,多少與那些失控的工會罷工行為有關,與經濟,不能說一點沒關聯,但關聯很少。

然而僅過了一屆,2005年的省選,NDP的聲勢又起來了,該是NDP的還是NDP的。而自由黨16年來,開始時還不錯,氣象一新,但隨著執政一久,為了引進更多的錢,房價失控,連說好會給本省經濟帶來希望的天然氣,也鴉鴉烏……

16年後的NDP,早已不是16年前的NDP了,自由黨下台,不論形勢所逼,或是自身的問題,一旦換成NDP,對省民來講,其實也不必太過在意。因為卑詩省還是卑詩省,該有的天然資源和地理優勢一樣沒少。

回頭看前面的故事,坦白說,政治就是小莫斯利看到的那一切。無可否認,在近五六十年的美國政治史上,甘迺迪的確算是頂尖,從沈著應對並解決古巴危機,並在蘇聯人進入宇宙後全力支持科技競爭,引領NASA成功達成登月壯舉……即可見他非等閒之輩。

但,So What!一旦被刺身亡,立刻就有人頂上,美國依然強大,即使近年中國崛起,商人當政,但美國依然要風得風,要雨得雨,並沒有因為甘迺迪換成了詹森而跟著斃命!

卑詩省位在加西,太平洋岸,本有很好的天然資源,和地理優勢,對一直想擺脫美國依賴的加國來講,在將經貿活動主力轉向亞洲方面,具有絕佳的條件,不會因為自由黨下台了,這些條件和優勢就沒有,端看你如何持續這個方向而強化相關政策。

NDP上台,與其詛咒,不如給予期待,畢竟,本省經濟若好起來,受惠的是全體省民,跟你是哪個黨無關。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83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