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時評)立場和格局,決定視角

2017/5/30  
  
本站分類:其他

(國際時評)立場和格局,決定視角


蘇東坡有一次到大相國寺拜訪他的好友佛印和尚,恰值佛印外出,蘇東坡就在禪房住下,無意中看到了禪房牆壁上留有一首佛印題的詩,其詩云:酒色財氣四堵牆,人人都在裡面藏。誰能跳出圈外頭,不活百歲壽也長。

蘇東坡看后,另有所思,就提起筆來在佛印的詩旁邊附和了一首:“飲酒不醉是英豪,戀色不迷最為高﹔不義之財不可取,有氣不生氣自消。”

寫完後,蘇東坡次日就離去了。又一日,宋神宗趙頊在王安石的陪同下,來到大相國寺游覽,看到了佛印和蘇東坡的題詩,神宗要王安石也和一首,王安石隨即揮毫寫下:“無酒不成禮儀,無色路斷人稀﹔無財民不奮發,無氣國無生機。”

興致一來,宋神宗也乘興來一首:“酒助禮樂社稷康,色育生靈重綱常﹔財足糧豐家國盛,氣凝太極定陰陽。”

都是與酒色財氣有關的詩,由於作詩的人所處的立場和格局不同,對於同樣的四種事物也就產生了截然不同的看法和評價。

這讓我想起星期日(5月21日)的一段演講,據《巴爾的摩太陽報》報導,主修心理學與戲劇,來自中國大陸留學生楊舒平(Shuping Yang),在美國馬里蘭大學畢業典禮致詞提到,當初到美國就是為了新鮮空氣,一下飛機就發現當地空氣“新鮮、甜美、近乎奢侈”。而在故鄉每次出門都得戴口罩,否則就會生病。

除了空氣,楊舒平致詞時還提及在美國體驗的另一種新鮮空氣“言論自由"。

演講結束後,馬里蘭大學中國學生學者聯合會炸了鍋,該會前主席朱力涵表示,“以詆毀祖國的方式博眼球是堅決不能容忍的,校方支持此類毫無依據的攻擊性言論在畢業典禮上發表不僅是考慮欠佳,更讓人懷疑是否有其他用意。”

有趣的是,雖然中國國內網民也有怨懟,但大體上還好,一個名為“地球人傳媒”的網站刊出楊舒平講話全文和視頻,並請網友在選項中評判楊的講話是否涉“辱華”。結果讓人有點意外,認為她有“辱華”僅有兩成不到(19%),而有75%認為她沒有“辱華”,另有5%的人選擇說“不知道”。

有朋友問我對楊舒平講詞的看法,當下我腦海中立刻浮現佛印、蘇東坡、王安石和宋神宗的酒色財氣詩(排名依題寫先後次序),脫口說出:“立場格局不同,視角也會不同”。

首先,我們得先了解,楊舒平是以一個中國留學生(不是中國國家主席、某省省委書記……)的身份在“人家的地盤”(請注意這點)發表畢業演說,因為她的身份,加上近年中國崛起,她會在演講中加入中國元素,是很自然的事(附加一句,馬里蘭大學的校長陸道逵也是華人,1946年出生在上海,幼年隨父母移居秘魯,之後到美國求學,奮鬥有成)。

其次,她是一個畢業生的身份(嚴格說,還未出社會)演講,其提供給聽者,認知中國的面向,恐怕有限,她學心理和戲劇,大概講不出“一帶一路”對未來的重要性,也講不出中國在朝鮮半島扮演什麼樣的角色……這類論述。

她講她對中國的印象,而這印象顯然摻雜了更多她從網路、媒體或其他渠道得來的訊息,中間難免有誤差,就拿新鮮空氣這檔事兒來說吧,來自昆明的楊舒平應不會不知道,昆明的空氣質量,在全國算是頂尖的,如果演講詞不特別提提是哪個地方(北京?上海?重慶?……),昆明當局肯定不能接受。

這就是她留學生立場和格局所帶來的視角侷限,看起來很幼稚,但不能責怪。

不過,講詞中我感興趣的一點是,演講中她提到看《暮光:洛杉磯》戲劇排演的經歷。《暮光》是由安娜·史密斯所著的一部劇作,講的是1992年的洛杉磯暴亂。

楊舒平贊揚學生演員們公開討論了種族歧視,性別歧視和政治話題,卻又不“敢”批判當年陪審團宣判四名被控“使用過當武力”的警察無罪釋放。這類“司法不公”在哪裡都有(中國自不例外),楊舒平可以談卻避而不談,想來想去,唯一可以想得到的理由就是我前面所言:她是在“人家的地盤”發表畢業演說。

理解了這些,就不必太在意楊舒平的講詞了,且讓我拿開頭的“酒色財氣”故事中,蘇東坡題詩的末句做結吧:有氣不生氣自消。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86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