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功嶼退潮時@陳慧文

2017/5/16  
  
本站分類:旅遊

建功嶼退潮時@陳慧文

http://www.kmdn.gov.tw/1117/1271/1274/33736/

(金門日報副刊2004.5.15)

    我娘家位於金城鎮的「向陽吉第」社區,從這兒沿著田間的水泥路往南門海邊走,大約十幾分鐘的腳程,就可到達浯江溪口遠眺「建功嶼」。為了健身,爸爸在他的好友薛叔叔的慫恿下,每天傍晚五點一起散步至建功嶼瞭望臺,經過延平郡王祠,再沿著田間水泥路回家。後來,媽媽、弟弟和我都有感身材日益發福,散步的確是個很好的運動(兼減肥之法),所以就陸續加入了散步的行列。  

    這天下午,「散步運動」的「發起人」薛叔叔臨時有事無法成行,不過我們一家老小倒已準備妥當,於是仍舊按照慣例出發去也。  

    建功嶼在明清時代曾是集中隔離痲瘋病患、任由他們自生自滅的地方,所以也叫「麻瘋嶼」或「痲瘋礁」;民國三十八年國軍進駐後,因其能扼守浯江溪出海口,地理位置優越,故利用其地勢構築工事及碉堡,使其成為堅固嚴密的海島型要塞堡壘,這是世界各國軍事建築上所罕見的,建功嶼因此成為戒備森嚴的戰略據點。後來隨著兩岸關係緩和,部隊於八十七年撤走,金門縣政府斥資整修,並開闢出一條用金門花崗石砌成長約2300公尺的海底步道與夏墅相連,遊人可順著步道走到建功嶼,使昔日因醫療或軍事用途而蒙上一層神秘面紗的建功嶼,終於得以自然幽靜的面貌呈現在世人面前。不過,我們平常散步至此時,大多是漲潮的時候,海底步道被滿滿的潮汐淹沒,只露出兩排黃色的浮球標誌著步道的存在,所以我們一直沒有真正踏上建功嶼一窺其真面目。  

    這天運氣真好,還沒到瞭望台,遠遠地便可看到潮水退了,露出一條石板道,類似電影「十誡」中摩西將紅海中分、開出大道的情景,和前幾天滿潮的景觀相較,令人不由得興起滄海桑田之嘆;爸媽說這是很難得的機會,鼓勵我和弟弟不妨走一遭;他們本也有興趣一探究竟,但因媽媽膝蓋發炎不好走路,所以就由爸爸陪著媽媽先回家了。  

    我和弟弟在石板路上走沒多久就不禁驚呼:「幸好媽媽沒來!」原來這長期浸泡在海水下的道路不但濕漉漉的,而且長滿了青苔,走起來滑不溜丟;以媽媽的腳力若冒險前來,肯定跌個四腳朝天。我穿著運動鞋走,也緊張得「如臨深淵、如履薄冰」,弟弟更慘,他穿的「休閒鞋」在我看來簡直像「溜冰鞋」,這裡滑一下、那裡溜半步,真是舉步維艱、險象環生,讓我不禁替他捏一把冷汗;在我們後面走著五個看似女大學生的觀光客,她們穿著漂亮的涼鞋,走起來也是花容失色、驚叫連連,穿對了鞋子的我有點得意地說:「有了這次經驗,下次就知道來這裡一定要穿球鞋」;「身處險境」的弟弟苦笑地說:「我看要穿釘鞋吧!」  

    石板路的兩旁,是退潮後裸露的泥灘,仔細觀察,可看到小巧的螃蟹在其間橫行,不知名的魚兒在小水坑間游泳。弟弟因石板路不好走,乾脆走在旁邊的泥地上。我見他挖寶似地在灘頭賞魚、拾貝,有點羨慕,就跟著踩下去;這下好了,一腳踏在又軟又黏的泥漿上,而且還愈陷愈深,費了好一翻手腳才像「撿回一條命」似地回到石板路上,一雙引以為傲的球鞋變得灰頭土臉,唉!這下子原本因穿對鞋子預備回家向父母好好吹噓一番的大話只好吞進肚了!  

    這樣邊走邊玩、邊說邊笑,不久就到了「建功嶼」,只見岸邊巨大的礁岩黝黑崢嶸,佈滿砂石的礫灘貧瘠粗獷,迷彩色的碉堡座落在灌木綠叢間。聽說走進碉堡可以遠眺小金門和廈門,但此時只見大門深鎖,大概是時間已晚。夕陽西下,彩霞滿天,映得海水斑斕;我們流連在這風貌原始、人煙罕至的蕞爾小島上,彷彿遺世而獨立,恍恍惚惚地作起桃花源之類的夢來。  

    天色漸漸暗了,我們再度走上滑溜溜的海底步道,在灰濛濛的暮色中踏上歸途。我覺得,如果時間允許的話,建功嶼其實是個可以讓人靜下心來、好好思考的地方;下次有機會,一定還要再度造訪這荒涼得恍若仙境的可愛小島。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88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