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談牙痛@陳慧文

2017/5/8  
  
本站分類:生活

漫談牙痛@陳慧文

http://www.kmdn.gov.tw/1117/1271/1274/31190/

(金門日報副刊2002.11.20)

    鯊魚的嘴裡有數排朝喉部堆疊的牙齒,一旦前面的牙齒壞了,第二排牙齒就朝前生長以取代壞牙。自從我得知這個事實後,就非常羨慕鯊魚,也對「人類是最進化的動物」這種說法產生極大的懷疑。如果人類真是上帝最得意的傑作,應該會被賦予這種無限換牙的可貴本能才對。  

    我的牙齒本就長得不整齊、縫隙多,加上小時候愛吃糖、又常懶得、甚至捨不得刷牙(小時候喜歡糖果在口中甜甜的感覺,「齒頰留香」,刷掉可惜),牙齒一顆一顆的蛀掉,長大以後知道牙疼的苦及刷牙的重要了,不但三餐後刷、睡醒睡前(包括白天的午覺或補眠)刷,連吃一點零嘴也要刷,一天刷幾次牙齒,自己都數不清了,有時還會用牙線、漱口水等;但是牙齒、牙周都已經不健康了,每隔一陣子,就會有一兩顆牙齒出狀況;記得有一次朋友聊到牙疼的事,我開玩笑說:「關於牙齒的事,什麼場面我沒見過呀!」此語雖然博君一笑,背後卻是多少心酸淚呀!  

    說到牙疾,我所見過的「陣仗」,雖說不可能比牙醫豐富,卻也稱得上是「多采多姿」了。不過我仍然覺得,只蛀了一點點、要把壞的部分磨掉補起來的時候,那種酸刺的痛,實在不容小覷;因為這時牙神經還健在,能敏銳地感應到鑽刺的痛,那種令人冷汗直流、臉都綠了的痛,勉強可以用針一點點地刺進指尖來加以形容吧!醫生也不可能為了那一點小蛀洞而動用麻醉針,所以每當我在治療某顆難纏的病齒,醫生「順便」檢查一下其他牙齒,若無其事地說:「有兩顆牙齒有點蛀掉,順便補一下」,由於「長痛不如短痛」這個包含了多少無奈的古訓,我雖是冷靜地說好,其實是緊繃起全身的肌肉,屏氣凝神,準備來一場硬戰。  

    蛀牙不是補好就沒事,神通廣大的蛀蟲還會從補好的銀塊旁蛀進去。蛀了又補,補了又蛀,有一天醫生會搖頭咂嘴、彷彿比病人還頭大地說:「情況不妙喔!蛀得很深,應該已蛀到牙神經了,應該要做根管治療,不過我先幫你把蛀掉的地方清一清、把洞補起來觀察看看,如果還是會痛就要做根管治療。」這時我一定會忙不迭地說好,絕不會建議一勞永逸、乾脆就把牙神經抽了算,因為根管治療一做下去,可不是一朝一夕的事,連醫生都嫌麻煩呢!然而這就好比口腔內裝了個不定時炸彈,運氣好的話,可以撐好幾年都相安無事;運氣不好,沒幾天就痛得吃睡不得,只好再到醫院報到了。  

    牙齒痛到令人想把它連根拔起的時候,通常就是要做根管治療的時候了。到了這個地步,儘管知道根管治療多麼費時傷神,醫生說要做,我也會迫不及待地點頭,一心希望那根作怪的神經立刻被抽掉了事;抽神經的時候,有時醫生並未上麻藥,因為他認為牙神經已經壞死,應該不會太痛,除非遇到耐痛力較低的病人;所以根據我的經驗,還是不要太逞強,坦白地表現出怕痛的樣子,雖然麻醉針「一針見血」地打在神經上時常痛得令人下巴差點脫臼,但幾秒鐘後麻藥生效,就可以躺著休息了。抽神經的方式有兩種,一是用一根小鑽頭往牙洞裡一直鑽、一直戳,把牙髓都抽掉,有時抽出的神經還鮮紅的、活跳跳地會動呢!有時是用燒紅的鉗子,「滋──」一聲把神經燒死拿出來,這樣抽出的神經想當然耳,就是燒焦的、軟趴趴的,動也不動。  

    但是「根管治療」並不是用幾分鐘把牙神經抽掉就沒事了,還有一段漫長的路要走呢!牙神經的抽除(更正確的說是拔除牙髓,牙髓的裡面充滿了神經、血管和淋巴管,總稱牙髓)也未必順利,牙髓退化而死亡後,整個髓腔及根尖孔會逐漸變小,甚至扭曲變形;不久前我的一顆臼齒就因為拖得太久,牙神經都歪掉了,增加了牙醫抽牙髓的困難;抽完回家以後患部腫脹、比沒治療時還痛;第二天再看醫生,原來是有一部分牙髓未清乾淨;再清一次,回家後還是痛,冰敷、吃止痛藥,折騰了幾天再復診時,竟又發現還有一點牙髓沒抽掉。如此反覆觀察、回診了好幾次,花了三個禮拜才完成根管治療的第一個手續;抽神經,而且治療期間大痛小痛不斷,真令我差點後悔早知道就不去治了呢!  

    抽神經的副作用都平息後,醫生就會拿出幾根燒紅的針,從牙洞刷進去,叫做「根管充填」。然後,醫生會把牙洞補起來,要我們回家觀察一、兩個禮拜。運氣好的話,就順利進入下一個步驟──裝牙套;運氣不好,牙齦又紅腫熱痛了起來,有時痛得人半夜掛急診;吃止痛藥、冰敷::又不知要折騰到那年那月。  

    裝牙套也不是說的那麼簡單。首先,要把那顆飽經風霜的牙齒磨小一圈,直到能合適地把牙套裝上。試裝的時候,往往無法一次OK,這裡還要磨小一點、那裡還要磨低一點,把牙套套上又拔下好幾回,弄得牙齦都流血了;如果一天完工那還算好,記得在我國中的時候,三顆門齒做牙套,由於做得太大,只好重做,重做期間,醫生借我一個又黃又舊的牙套暫用,唉!門齒可是一個人的「門面」耶!尤其對女孩子來說,何只是「破相」,簡直是「毀容」;不過,那時候只顧著聯考、模擬考、補習,好像也不那麼介意「面子問題」,回想起來,真是一段青澀的歲月呀!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96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