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拒絕吃苦的女子@陳慧文

2017/5/4  
  
本站分類:創作

一個拒絕吃苦的女子@陳慧文

(中華日報副刊2017.4.18)

從小,她就是一個拒絕吃苦的女孩。

愛吃甜。苦,是從不肯入口的。吃藥要加足量的糖。稍長,喝茶、喝咖啡時,也要加糖和奶精至少各兩包。

有些人不以為然。

「妳到底在喝咖啡還是喝糖水啊?」曾有長輩好像看不過去地說。

「妳點的這杯摩卡奇諾上面的巧克力很甜喔!妳確定要點這個嗎?真的嗎?」曾有位咖啡廳老闆如此再三確認,令她疑惑老闆為何不乾脆將這品項從菜單上移除。

「妳點的焦糖瑪奇朵已經夠甜了,確定還要加糖包和奶精球嗎?要不要先喝一口看看?」曾有店員好心地提醒。

……

「我就是愛吃甜。」

她總是如此回答,無視於世人難以認同、欲言又止的神情。

……

不是應該吃苦當吃補嗎?

不是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

換句話說,可以如此光明正大地拒絕吃苦、如此肆無忌憚地愛吃甜嗎?

……

她毫不在意地把糖粉灑入咖啡。彷彿在說.....

我又沒做錯事,也沒礙到任何人。沒資格吃甜嗎?又關誰什麼事?

……

堅持吃甜。她發現,要做個拒絕吃苦的女子,出乎意料的,頗需要「被討厭的勇氣」。

不頂用功,也並不混。第二志願,對她來說恰如其分。但是他們說:「妳為什麼不苦讀一番,以第一志願為目標呢?」

總是在期限內完成工作,從不加班。錢,對她來說夠用就好。他們說:「妳為什麼不再辛苦一點,衝高業績,看看能不能加薪升職?」

與男友分手不久,又交了新男友。他們說:「妳的療傷期也太短了吧?」

當婚姻不再幸福,她果斷地離了婚。他們說:「妳為何不為了家庭隱忍?」

等她的孩子長大,他們又說了:「妳為什麼不逼妳的孩子苦讀一番,以第一志願為目標呢?」

……

無論世人何說,她只是依照自己求生的本能過日子。一日回首來時路,突然發現:世間一切,除非自己甘之如飴,否則,的確沒有什麼值得勉強下嚥。

她,將繼續做一個拒絕吃苦的女人……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62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