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類的媽媽@陳慧文

2017/4/29  
  
本站分類:生活

另類的媽媽@陳慧文

http://www.matsu-news.gov.tw/2010web/news_detail_101.php?CMD=open&UID=182669&keyword=

(馬祖日報副刊2017.3.30)

 

春天的下午五點,天色還亮,氣候宜人,的確是打籃球的好天氣。兒子學校的籃球場上,熱熱鬧鬧,許多七、八年級的學生正開心地玩球。其中一個籃板下,是我那國中九年級的兒子和他的兩個好友,就著一顆籃球,奔跑、搶球、傳球、跳躍、投籃,滿頭大汗、滿臉通紅,又是笑、又是叫,盡情地活動著身體、發洩著精力。我和小學三年級的女兒,在旁觀看,女兒高興地拍手大叫:「哥哥加油!」

 另一方面,九年級的教室裡,大多數的學生們正安安靜靜地埋頭寫考卷,度過所謂的「第九節」。其實,國中表定的課程一天只有七節,四點就該放學了,第八節(約下午四點到五點)的課程、第九節(約下午五點到六點)的考試以及夜自習(約六點到九點半),都是自由參加的,只是在激烈的升學競爭下,校方大都是鼓勵學生們盡量參加。好動的兒子沒參加夜自習,參加了第八、九節,長期下來,似乎已快受不了了。好幾次在第九節因遲到、講話、趴睡等,被登記、責罵。

 就在昨天,兒子和兩個好友因為在第九節時,藉著互借文具,拉扯嘻笑,被喝斥到學務處罰站、寫自述表。他們導師訓誡時,說:「你們再這麼吵,就不准參加第九節了!」兒子回家後,極力要求我准許他不上第九節。站在媽媽的立場,會考在即,當然希望兒子能乖乖在教室寫考卷。但是「知子莫若母」,兒子從小活潑、坐不住,要他從早上七點半坐到四點放學,而沒犯下嚴重校規,已是不易,還要繼續上第八節、第九節,簡直是一大酷刑,早已超過他忍耐的極限。我若執意要他參加,不但無益,反而影響班上其他需要安靜看書的同學,造成老師的困擾,哪天兒子若在老師的管教下突然暴衝,豈不更糟,所以我無奈地說:「如果老師覺得你不適合參加,你也考慮清楚了,那就這樣吧!」

 今天下午接女兒放學時,接到兒子導師的電話,於是我就帶著女兒匆匆來到學校和老師面談。老師「一個頭兩個大」地說:「我昨天說再吵就不能參加第九節,只是嚇嚇他們,沒想到今天他們三個都很高興地說不上第九節了,家長們也都同意……」我反而安慰老師道:「算了,勉強他們留在教室,他們人在心不在,也是沒用,就隨他們吧!」

 與老師談完話,「知子莫若母」的我便牽著女兒的手往籃球場走去。兒子的兩個朋友剛瞥見我時,臉上閃露一絲疑懼,大約以為我要過去叫住兒子(甚或包括他們):這種時間人家九年級生都在寫考卷、為會考努力,你們在這裡做什麼?--不過,「知母莫若子」的兒子毫不緊張,只露出一絲靦腆,繼續打著球,他的兩個朋友也看出我並非前來罵人逮人,反而頗有認可之意,他們釋懷了,更歡快地打著球,以玩笑的口吻對我兒子說:「你媽媽和你妹妹來看你了!」

 事實上,我真心覺得這三個孩子真的都很棒。上了一整天的課,這時候運動一番,釋放壓力、舒暢身心,真是再適合不過,跟那些沉迷電玩、或讀書讀到憂鬱症的孩子比起來,他們都是健康又開朗的好孩子,何必一定要在教室坐到六點、甚至還參加夜自習坐到九點半,才叫做好孩子呢?

 「媽媽,妳們回去啦!」兒子被我們看得不好意思了,我微笑揮手表示道別,便拉著女兒離開,把一大片澄藍的天空和綠色的籃球場地留給年輕人自由揮灑。想必,今晚又是弄到八、九點才渾身臭汗地回家。痛快的洗個澡後,才是他開始念書的時刻。想想看弄什麼宵夜給他吧!

 作為一個不那麼逼孩子念書的媽媽,我好像有點另類。許多人似乎覺得我這個「家有會考生」的媽媽,未免太悠哉了,不時提醒我要「盯緊」些,然而比起高中讀哪一間,我倒比較在意他的身體健康、情緒管理、待人接物等等。每看到有些媽媽為了逼孩子念書,鬧得母子失和、雞飛狗跳,雖知是愛子心切,總覺得不大值得啊!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76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