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頭村居趣@陳慧文

2017/4/24  
  
本站分類:旅遊

水頭村居趣@陳慧文

http://www.ydn.com.tw/News/224649

(青年日報副刊 2017.3.2編輯改題為〈水頭村遊趣〉)

   「喔~喔喔~」清晨,稍遠處一陣悠揚有致的雞啼將我喚醒。枕上諦聽,屋旁養雞場、屋前雞舍、村裡其他養雞人家……應和般地先後傳出了雞鳴。這報曉的鳴聲並不擾人清夢,身旁的女兒小羽依然睡得香甜。牠們並不緊張急促地催人起床,而是不慌不忙地用那中氣十足的歌喉,頌讚著美好的晨光。

     盥洗畢,泡杯咖啡、熱個麵包,和爸媽、弟弟、弟媳一面聊天、一面享用早餐。柔和的曙光照進屋內,從窗戶望出去,屋後那片不知多少年無人整理的空地,林立著各種喬木、灌木,枝枒間爬滿了藤蔓,蔓生著各種野花,如此毫無章法,卻是綠意盎然,充滿生機。一群群鳥兒飛來,啄食林裡的野菓和小蟲,栗色黑斑的麻雀、戴著白帽的白頭翁,都是小巧玲瓏、成群結隊;黑羽白紋的鵲鴝,較常單獨或兩、三隻行動,模樣也是嬌小可愛。體型較大、三五成群、黑壓壓、兇巴巴的八哥一飛來,立刻嚇飛了許多小型鳥兒,沒飛走的小型鳥若不識相,在距離八哥太近的地方覓食,往往被八哥淡黃的尖喙狠狠啄一下頭,旋即狼狽地振翅飛去。有隻褐翅鴉鵑偶爾到訪,牠全身漆黑,雙翅為深褐色,一向獨來獨往,雖然塊頭比八哥大得多,卻從未見牠恃強凌弱,牠總是不疾不徐、頗為節制地啄食幾下,就翩然離去。

    吃過早餐,和弟弟、弟媳到屋旁的菜圃、屋前的果園,一面聊著農事、一面澆水鋤草,摘幾顆白蘿蔔、地瓜、花菜、大陸妹,作為午餐的菜餚;採幾顆金橘和洛神花,作為下午茶的材料。不久,女兒小羽和她的兩個表妹:小華、小麗也起床了,她們吃過早餐,就興沖沖地加入農作的行列:用泥土堆成「巧克力蛋糕」,還撿了許多葉片和花辮作裝飾。

    下午,蒼穹湛藍,白雲如鱗,小女生們騎著三輪車,我和弟弟陪著她們,走過水頭村的石磚步道,走過一幢幢紅瓦石牆的古厝,一路走到金水國小前的幼兒遊戲區,小女生們在溜滑梯上爬上滑下、藏這躲那,玩起了捉迷藏,玩累了,走進得月樓旁的「風獅爺文物坊」,弟弟叫了杯特調高粱酒的「毛澤東奶茶」,我點了杯加了海石花的「蔣介石奶茶」,三個小女生則各吃一杯來自金門畜試所的鮮奶冰淇淋,人人得其所哉!

    回家路上,夕陽將一片片棉絮般的雲層染成了粉紅、粉紫的漸層,水頭村內的民房──傳統的合院或新建的別墅,襯著蓊鬱的林木、翠綠的田園,顯得如詩如畫。水頭村,我的娘家,我的原鄉,是如此美麗,在我心中,永遠是最溫暖幸福的所在!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39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