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何時能安息?

2015/2/8  
  
本站分類:生活

她,何時能安息?

我看過她,她的文章在臉書上被轉貼好幾天,每一篇都是評論,每一個轉貼文章的留言,不知道為什麼都帶著一股低氣壓。我忍不住問J:「她是誰?為什麼最近這麼紅?」J試著解答疑問,但我沒有仔細聽,而是繼續滑著臉書上關於選舉、大巨蛋伊斯蘭國的新聞,她的身世一秒之際就被我拋在腦後。

過幾天,J和H聽說她的情況很危急,不知道哪天會離開,我們決定一起去探望她。來到歸綏街,一排兩三層樓高的老建築站在眼前,牆面是洗石子的斑駁灰色。靠近最外面的那一棟騎樓外,掛了一匹橫幅布條,公告正在展覽的訊息,布條下的門面空間堆滿雜物,只有門前保留一條出入的走道。我們三人隔著窗櫺往屋內瞧,裡面看起來像是客廳,一個長輩的身影正往內走。

「你們是不是要進去看?」一位滿頭白髮、箍著綠色頭巾的阿姨站在我們身後,她是小玉阿姨,當她走回街的對面拿鑰匙時,我抬頭看到對街門面的插旗上寫著「日日春關懷互助協會」,我想我們沒有走錯地方。

小玉阿姨開了門,屋內一位阿嬤坐在客廳的小椅上邊吃飯邊看電視,那是一個只有兩、三坪大的客廳,客廳後面接著一個約五、六步長的走道,走道左右牆上掛著好幾幅照片,牆的後面是房間,走道尾端是廚房和廁所。小玉阿姨跟我們介紹每個房間,前面兩間分別是麗君阿姨和官姊的紀念展區,後面一間保留當初工作時的擺設,有梳妝台、椅子和木衣櫃,床鋪是硬的,床板則是訂作的,「如果不訂做很容易垮」,小玉阿姨解釋。

我四處張望跟她有關的一切。「阿姨是這裡的管理者嗎?」阿姨低了頭笑一笑說:「我以前就是在這裡工作,我是這裡的公娼。」我心裡一驚,心想原來阿姨就是跟她一起生活的人,「所以這裡有很多阿姨的故事?」阿姨開心的點點頭說:「對啦!就是這樣,妳很聰明喔!」

閒聊之後,小玉阿姨先出去忙,我們三人各自逛著。我注視牆上的照片,大部分在講十七年前政府廢娼時,公娼們走上街頭捍衛權利的故事。台北公娼制度始於日治時期,國民政府遷台後允許原本的公娼行業存在,但不能再增設。陳水扁擔任台北市長時期,為了掃黑掃黃而要修法廢娼,妓權運動者和工人陣線每天追著陳水扁抗議,最後爭取到兩年的緩衝時間。之後,性交易工作正式從合法轉為非法行業,公娼們組成日日春關懷互助協會,爭取公娼去汙名化、性交易除罪化的訴求直到今日。

看完展區,我們跟著陸客團看她的紀錄片。妓權運動者中,官姊是當年公娼自救會的頭頭,為人最大膽最勇敢,卻在抗爭後期敵不過各方壓力而選擇跳海結束生命;麗君阿姨得了乳癌逝世,白蘭阿姨廢娼後因失業酗酒而昏迷住院,玫瑰阿姨則不知去向,剩小玉阿姨跟著日日春協會的朋友一起守著她。

播到這裡,看到小玉阿姨紅著眼拿出手帕,心中千迴百轉的情緒再也按耐不住,化成無法遏止的淚水。這些當年找不到工作、為了養家活口而從事合法公娼的女性,被迫失業和躲在別人鄙棄的眼光中,轉為私娼的遭到白嫖、暴力只能隱忍,走上街頭的帶著羞辱離世,她們跟我們真有什麼差別嗎?我們崇高無私的道德眼光裡,怎麼就容不下了這些拚著命生活的人?我揪心難過得好無助,心裡好痛,為了這群生前奔忙卻無法善終的阿姨,更為了遭遇廢娼如今殘存的,要在眾人面前裸露自己來解說這段故事的阿姨,創傷要一再地被掀開,只為等待有一天,世人能還給性工作者清白的尊嚴和信念。

臨走前,小玉阿姨準備帶陸客團參觀,她瞥見我們,轉過身跟我們揮揮手,我心中念頭還來不及閃過,就衝到阿姨面前問她:「我可以抱抱妳嗎」?話還沒說完,手已經輕輕安撫她的背,頭靠在她的肩膀上,淚水滿溢,她紅著眼眶微微一笑。

「阿姨加油,辛苦了。」轉過身,我們跟小玉阿姨道別。

也跟她道別。

她是文萌樓,曾經關照著一群合法的性工作者,看盡夜裡最真誠的人性與慾望,歷經繁華榮景走向風中殘燭的歲月。當文化與利益同時宣告無解的審判,當世人的道德論斷無法在理解中懂得悲憫,她與公娼的故事何時才能得到安息?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100  回應:5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

yizhi#    
yizhi#
拜訪文萌樓時H說,他是台北人,卻從來不知道這些事情也不曉得這個地方,儘管我們仍是靜靜的。而我想著,究竟這條爭取權利的路,還要走多遠多長才能匯聚足夠的力量,才能圓滿。
回應    0    0
Wuma    
Wuma
妳說的對,看不到未來的路是最孤獨的。
回應    0    0

路西    
路西
有小洋蔥~~~嗚嗚。
回應    0    0
Wuma    
Wuma
我自己那天帶了很大的洋蔥QQ 謝謝妳喜歡!
回應    0    0

朱痕染跡璧有瑕    
朱痕染跡璧有瑕
這真的是很重要的歷史記憶之一,希望政府能重視!
回應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