預約一個有尊嚴的退休生活@陳慧文

2017/4/10  
  
本站分類:生活

預約一個有尊嚴的退休生活@陳慧文

http://www.kmdn.gov.tw/1117/1271/1274/275511/

( 金門日報副刊2016.12.28)

星期日中午,和女兒外出吃火鍋時,因座位有限,與一對老夫婦併桌。用餐時,老夫婦們討論著早上去參觀的幾家老人安養中心,居住環境、醫療設備、照護制度、收費如何云云。言談間,帶著淡淡的感傷,間或無奈地嘆幾口氣,令我聽了,也不勝唏噓,並跟他們攀談了起來。兩位長者都是公務人員,為國家社會貢獻了青春、折損了健康,退休後卻受困於需要長期照護的病體、微薄的退休金、昂貴的民間安養中心,只希望有個起碼尊嚴的退休生活,都難上加難。這對夫婦在現行的退休制度下尚且如此窘迫,中青一代的我們在年金改革後的退休生活更不可想像了。社會福利制度不但沒有進步之望,反而向下沉淪,令我心情沉重,並想起最近正在閱讀的一本烏托邦小說《回顧:2000-1887》。
  美國小說家貝拉米1888年發表《回顧:2000-1887》,在清末由傳教士翻譯為中文、介紹到中國,當時許多中國學者皆由本書聯想到儒家經典《禮記‧禮運》中關於「大同」的描述:「故人不獨親其親,不獨子其子,使老有所終,壯有所用,幼有所長,鰥寡孤獨廢疾者皆有所養。」康有為曾對學生說這本書「是大同影子」,梁啟超評論本書「亦小說家言,懸揣地球百年以後之情形,中頗有與《禮運》大同之義相合者,可謂奇文矣。」「戊戌六君子」之一的譚嗣同亦認為《回顧:2000-1887》中描繪的理想社會「殆彷彿《禮運》大同之象焉。」
  《回顧:2000-1887》中的男主角偉斯德因病服用一種奇妙的藥物,從1887年穿越時空到了2000年,發現在2000年「整個國家是個家庭,一個充滿生命力的結合體,一種共同的生活,一株參天的大樹」,小說中強調「國家視人如一家」的觀念,使人排除狹隘自私,促進人類全體生活的改善:「從前國人全各為己計,有利則進,無利則退。今已改章,將一國之人均令視為一家人,即無爭論,自立此新章以後,新機器、新書、新法均有益於人者。」所有人自幼到二十一歲讀書,二十二歲到四十五歲工作,四十五歲以後退休,生老病死皆由國家負責,不再有貧富差距和階級的不平等,真正做到「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
  十九世紀西方的社會進化論,樂觀地預測人類的文明和制度將呈直線性的進步,並將理想社會的實現設定在可知的未來;但是距離貝拉米所預想的西元兩千年,已經過了十幾年了,縱觀世上,社會福利制度堪稱完善的國家有幾個呢?由於全球性的經濟不景氣,大多數的人們非但不可能如小說家所望的「在四十五歲退休」,而且退休後的生活還頗堪慮。在台灣,近來引起熱議的年金改革,頗有將退休年齡延後、讓退休金縮水的趨勢,而政府的老人長期照護制度並不健全,許多長輩只能靠有限的積蓄及民間的安養中心自求多福。貝拉米地下有知,發現西元兩千年後的人類生活不過爾爾,甚至可說是「不進反退」,想必是大失所望、仰天長歎吧!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41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