爐香乍爇,氤氳透骨——讀廖啟餘〈爐香讚〉

2017/4/3  
  
本站分類:藝文

爐香乍爇,氤氳透骨——讀廖啟餘〈爐香讚〉

廖啟餘〈爐香讚〉

爐香乍爇,颺起

未必憂慮法界的風

祂垂看眾生午睡

在藤椅,有無數眼孔

黃昏的拓本纖維

給黑細的來處棲身,唉……夢之一截靜燃

唯六識衰損,介乎氤氳

與灰燼,乃前世供養來生

好攤開今日晚報

摺線筆直,諸般心事

固未嘗現出全身。

【爐香讚】原文節錄:

爐香乍爇法界蒙薰諸佛海會悉遙聞隨處結祥雲誠意方殷諸佛現全身......

【注釋】

爇,今併讀單音,音同「熱」,但義不相通,須作「焚燒」義解。如:《左傳.昭公二十七年》:「遂令攻郤氏,且爇之。」《杜預.注》:「爇,燒也。」

【詩評】

十分值得琢磨的一首詩作,恍若詩人正以某種緩視的視角從旁靜觀,文字語言上也以一種半推半磨的推疊來呈現其獨特的掌鏡手法,藉以營造一股莊嚴靜持、諸佛慧眼識大千世界的氛圍。

然而全詩在立意上卻有意打破對原文的詮釋,從另一細微處來深究佛法中的因緣果報、六識、法界、諸法之實相等。如佛家偈語雲:「慈眼視眾生,悲心度有情;喜聞無上法,捨盡道方成。」 唯有盡捨六識中的「晦昧、庸擾、昏蒙」(佛教中有所謂的六根、六識、六塵,凡六根即生理學上的一切感官;六識即眼識、耳識、鼻識、舌識、身識、意識,乃是透過六根來感觸外在實相的自我意念本源;而六塵則是一切六根所接觸的物質),方可六根清淨(即一塵不染,從自我內在達到超脫、修持、摒棄貪嗔癡三毒),即常言道「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及至「無明」超凡入聖之境,離菩提寂靜也不遠了。

詩中說「唯六識衰損,介乎氤氳/與灰燼,乃前世供養來生」正是在揭示世人仍舊困囿於現世諸相的階段,因而佛雖前來身旁端坐,也無一人能與之相通相識。即世人因「諸般心事」而心有所窒礙,無法明心見性、超脫見佛。

全詩旨在說明只要人人能以至誠恭敬之心、時時回溯到孩提之真來供養諸佛,而非心有所求、有所貪、有所妄,乃至矯揉造作,無所靜心篤持,至此也可說是名副其實的「爐香讚」。因為,唯「誠意方殷」,諸佛才得以現全身。

英國當代文學評論家、重要思想家泰瑞.伊格頓指出,如今多數文學批評及文學愛好者常犯的錯誤之一,就是直接探求文學作品說些什麼,而輕易忽略了文學作品較諸其他一般視之非文學的作品,所突出的「語言的特質」。

這包括了閱讀文學時,所需要警醒自己的重點,如語調、情緒、節奏、文類、語法、句法、文法、篇章組織、韻律、敘事結構、斷句、歧義、修辭手法等等。一旦忽略且生疏於這些審視文學的能力,那麼文學將不再突出於眾多文類之中,甚至無異於讀任何一篇科學報告了。

因此,在閱讀這首詩時,應或多或少知曉佛家用語及其思想結晶,甚至注意詩人本身排列詩句、營造意象的匠心之處,以及寫作視角與筆觸語調的意味何在。如泰瑞.伊格頓就曾舉例說明了語調(tone)的重要性,他說語調作為一種態度的指示,不論是在哪一種文類中,遣詞用字的音韻、口氣、排列,都可能在在凸顯或營造一種作者的意圖。讀者若可以將自身揣摩為敘事者的視域,以此進行審視關照作品中的每一隅,那麼或許你會興味盎然、津津有味的心領神會其含蘊的意境。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85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