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特立獨行的女學生@陳慧文

2017/3/27  
  
本站分類:生活

兩個特立獨行的女學生@陳慧文

http://www.kmdn.gov.tw/1117/1271/1274/273088/

(金門日報副刊2016.10.21)

  這一屆擔任導師的班上,有兩個女孩子比較特立獨行。
  皮膚雪白、有如陶瓷娃娃的是小萱;膚色古銅、顯得健康陽光的是小雯。她們都有著立體深邃的五官,顯出不輕易順服的性格。她們的個性都大剌剌、甚至兇巴巴,頑皮的男生若敢惹她們,她們可是罵髒話、踢桌子都「不讓鬚眉」。由於性情相近,她們七年級入學沒多久,就成了「焦不離孟、孟不離焦」的莫逆之交。
  依本校的作息表,學生每天七點半到校打掃,七點四十分後進校門須在警衛室登記遲到,七點四十五分開始早自習。但她們每天早上,總是姍姍來遲,在八點半以後才來上第一節課。我曾經處罰遲到的同學抄課文,也曾聯絡家長協助留意,但小萱的爸媽經商,經常出差;小雯家是單親家庭,媽媽是護士,往往半夜或凌晨就得到醫院值班,他們都無法每天早上督促孩子們起床上學。因此小萱、小雯遲到的習慣,始終無法改掉。
  她們的一頭秀髮,不是有上過髮捲的波浪痕跡,就是染成了褐色。雖然學校規定「以不染、不燙『為原則』」,但依教育部的規定,髮禁早已解除,校方對學生髮型、髮色只能以健康衛生等考量加以勸導,不能處分。所以只要她們的染燙髮不大明顯,我也不加置喙。只有一次小萱染成了金褐色,實在太過顯眼,我才勸她染回較自然的髮色。她那天似乎自己也感到髮色太招搖了不自在,總把外套帽子戴起來低著頭,第二天到校時頭髮就變成深褐色了。
  有韓團報導的偶像雜誌是她們的聖經,閃亮的耳環、手鍊、腳鍊、項鍊、戒指等是她們必備的小物。她們雖然愛漂亮,卻拒絕穿裙子,喜歡中性酷炫的打扮。班際合唱比賽的時候,由於她們從來沒買、沒穿學生裙,全班女生只好配合她們穿學生褲上台。還好班上女生們感情良好,沒有人因此發出怨言。
  作業雖然從未在第一時間交過來,倒也總在最後期限匆匆送到我面前。上課雖然經常趴睡或寫紙條,倒也不至於影響上課秩序。總之這兩個小妮子雖然不是用功的模範生,倒也不踩老師的底線,她們對我這個不太囉嗦的導師,大概也不至於太討厭。
  大約從七年級下學期開始,每天放學,我檢查、關閉教室電源、門窗後,從教室走到停車場時,就會看到小萱和小雯在活動中心大樓前的空地練舞的身影。班際舞蹈比賽時,她們負責編舞、教舞,帶領本班的舞蹈獲得滿堂彩,拿回優等獎牌。八年級後,我曾建議小萱和小雯的家長,既然她們熱愛舞蹈,將來可以考慮申請就讀高中高職的舞蹈班。不過,她們的家長表示,她們僅憑自己的喜好、模仿網路影片上的舞步自行練習,從小沒有任何師承,跳得其實不怎麼樣,去申請入學恐難與那些自幼從師習舞的學生競爭。再說,家長們對於「靠跳舞吃飯」這個想法,仍心存疑慮,無論孩子們的課業表現多麼不理想,家長們仍抱著一線希望,希望孩子們在九年級突然想通、開竅,發憤用功,依正常管道考進理想的高中。
  九年級上學期的一天放學後,我走向停車場時,一如往常地看到小萱和小雯在活動中心前練舞。作為導師的雞婆性格突然又待發作,就要走上前去,規勸她們攸關升學的會考在即,如果沒有打算申請高中職舞蹈班,還是不要花太多時間練舞,多花些時間和心思在課業上才是。
  這時,我突然被眼前的景象震懾住了。在夕陽淡金色的餘暉下,兩個年輕女孩熟練而輕快地踏著舞步,時而跳躍、時而旋轉,時而甩一下烏溜溜的長髮,時而互換一個會心的微笑,即使是我這個舞蹈的外行人也看得出來,她們的舞藝和默契,比起一年多前我剛看到時,已大有長進。在沒有觀眾的舞台上,她們不為了升學,也不為了賺錢,沒有老師督促,也沒有父母期望,完全只為了自己對舞蹈的一腔熱愛,而辛勤地練習。她們正痛快淋漓地享受著她們的青春,她們的友誼,她們的舞蹈!
  我出神地看了一會兒,嘆了一口氣。能單純為自己的興趣而努力,是多麼快樂、多麼幸福的事!而我,竟然想走過去潑她們一頭冷水,要她們把自己的喜好放一邊,功利主義地為分數、為「前」(錢?)途努力,世上有比這更殺風景、更俗不可耐的事嗎?
  教書十幾年來,每一屆總有幾個不愛念書、愛跳舞的女學生,幾年後遇到她們,有的在便利商店當店員,有的早早結婚生子,雖說不是功成名就,但比之我那些後來成為律師、老師、工程師、醫生的學生(他們也各有各的壓力和煩惱),似乎也沒有比較不幸。人各有志,而且,誰知道呢?如果一路上不再有人阻止她們的興趣,也許,幾年後我遇到的小萱和小雯,會是出色的舞蹈教練,甚至在演藝圈發光發熱,也未可知。看她們專注、盡情、愉快地跳舞,我決定不去打擾她們,繼續走向停車場。祝願她們,能充分發揮所愛所長,開創屬於自己的美麗人生。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59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