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限上綱的導師職務

2017/3/24  
  
本站分類:其他

無限上綱的導師職務

http://www.kmdn.gov.tw/1117/1271/1274/272251/

(金門日報副刊2016.9.28)

  下午空堂的時候,本班的家長代表到辦公室來找我,向我轉達班上某些家長的意見。他們經過比較,發現本校某些導師都留校到六點、七點才下班,質疑我為何五點多就離開學校。他們希望我也能留校到六點多,利用這段時間以問答法督導班上當天考試不及格的同學,以提升班級的成績表現和讀書風氣。
  教育是良心的事業,導師的工作更是本於良心的責任制,除了表定時間必須到班外,其餘時間要做多做少,沒有一定的標準。比如下班時間,據我所知,有些導師是把關電源、鎖門窗等相關事務交給班級幹部,放學鐘聲一響,就從辦公室直接走出校門。事實上,的確也沒有任何法令規定放學時導師一定要在教室。
  不過,其他班級的家長們並不會注意到這些早早離校的導師,而覺得自己孩子班的導師比他們認真盡責。他們只會注意那些更熱血、留校留到更晚的導師,而質問自己孩子的導師為何做不到,甚至懷疑是否有怠忽職守之嫌。
  的確,有些導師特別認真,而且較無家累,如:單身、孩子已上大學……,他們在毫無加班費的情況下,自願留校加強落後學生的課業,的確令人欽佩,精神可嘉。但是,並非所有導師都能做到這樣,有的導師有家庭要顧,有的導師身體狀況欠佳,就算是單身教師,也有自己的生活,除非他自願,就算是校長也沒有理由要求他無薪額外加班。
放學時導師不到班,的確可能衍生一些問題,學生可能在教室逗留不歸,嘻笑吵鬧、破壞公物,情竇初開的男女學生可能在無人教室卿卿我我、甚至偷嘗禁果;鬧上媒體的校園霸凌、性侵事件也十之八九發生在放學後的教室。所以我五點放學時一定到班催促同學盡快回家,並親自檢查電源門窗,每天都是最後一個離開的人。至於落後學生的補救教學,我都利用白天的下課時間實施。我的做法,自認對得起自己的良心,可是卻無法符合家長們的期待。
  女兒今年小學三年級,每天五點多去接她,其實已是有些遲了。如果要我六點多才下班,恐怕得把女兒接來學校在辦公室等我。屆時若有家長質疑帶孩子上班(其實是無薪且無必要的加班)不符教師的專業形象,那勢必要送女兒上安親班了。教職員的子女教育補助費一學期只有500元,導師費每個月只有3000元,可是安親班的學費一個月卻要一萬元。
  這些數字,我並沒有挑明地算給本班的家長聽,因為教師的形象就是要不計報酬,無怨無悔;我若在家長面前把這算盤一打,恐怕只引起更大的反感。所以我只委婉地說明自己原本放學及補救教學的方式,以及家庭照顧的需要,表示若要我每天留到六點,恐怕有困難。但家長代表卻「近乎明示」地「暗示」,由於「班上某些家長的聲音很大」,我若無法做到放學後的補救教學,他們勢必要串連向主任校長陳情,甚至要求換導師了。
  本來「導師」是國中教師們避之惟恐不及的職務,每年寒暑假校長主任往往為找不到足夠的導師而焦頭爛額,甚至必須低聲下氣、三顧茅廬地拜託教師們出任。而且除非是私立學校用高額薪水要求老師們延長工時,一般公立學校的主任和校長是不可能要求老師無薪加班,倒是很可能打哈哈地對那些總是自動加班的年輕教師說:「別太拚了,不要耽誤了終身大事呵!」──會毫無愧色、甚至疾言厲色地要求導師無薪加班,而且以「解除導師職務」為要脅的,也就只有家長了。
  二十年前,我初執教鞭的時候,資深教師教導我們這些菜鳥老師要「神出鬼沒」,早自習、午餐、午休、打掃、自習、放學時間不一定要每次全程在場,可以每星期一、三、五或二、四到班,有時鐘響時立刻出現,有時中段時間出現,有時快結束才出現,有時從教室前走進,有時從教室後走來,隨身拿根棍子,看到不規矩就責打,讓學生覺得導師的行蹤難以捉摸,不敢須臾造次,一兩個星期後,就算一星期只出現一兩次,也能達到學生安分守規的效果。
  現在,導師不但不可能體罰,連責罵都得小心用詞,以免吃上官司。家長們不但要求導師在每天早自習、午餐、午休、打掃、自習、放學時間全程在場,還希望導師早上能比班上所有學生都更早到校,甚至希望每節下課導師也都待在教室,預防學生打鬧發生意外。如此,真是從早上七點到下午五點都沒有片刻休息,如今,還要求導師至少要晚一個小時下班,導師並不是無敵鐵金剛,若真的將這些要求照單全收,健康怎能不出狀況?本校經常有導師病倒,一請就是兩個星期以上,這學期還有位導師罹癌而請長假。導師累得病倒了,學生又得適應新的代課老師,這對學生來說也不是好事啊!
  再說,導師也是人,就算是至聖先師孔子,也是到六十歲才達到「耳順」(能平心靜氣接受他人批評)的境界,一般老師無端受到家長抨擊,要心情絲毫不受影響,實在難上加難。以我的例子來說,家長們若是禮貌客氣地拜託我撥冗幫助落後的學生,我倒也樂意排除萬難加以協助。但家長們卻是不明就裡地認定我已經瀆職很久了,現在是理直氣壯地要求我做好份內工作,這就令我萬分委屈不服了。試問這些家長若在各自領域負責盡職,受到同事上司的肯定,某天卻突然出現一些不明瞭他工作性質及內容的外行人,指責他們這個沒做到、那個沒做好,他們會是什麼感受呢?導師心情不佳,如果影響了備課和教課的情緒,受到損失的還是學生,也就是這些家長的寶貝兒女們啊!
  家長對老師提出不合理的指控和要求,主任們並不希望老師據理力爭。他們希望老師只要聆聽、點頭、說「好,會再研究」,學學新聞中滑頭的政客。他們再三交代老師們不要太老實,急於辯解,否決提議,惹惱了家長,他們只消拿起電話撥打1999專線,教育局來份公文,校長、主任、老師就有開不完的會和寫不完的報告。每個人一天只有24小時,老師忙於應付開會報告,難道不會壓縮到準備教材、處理班務的時間?最後還是那句老話:倒楣的還是學生!
  現代人常說:老師已變成服務業,地位不再像以往崇高,為人師者應調整心態、順應時勢,與家長理性溝通。──但現在某些家長對老師連基本對人的平等尊重都沒有,而以老闆對待雇員的姿態頤指氣使,若「業績」(學生成績)不符期待,就要炒魷魚(要求校方撤換)。學生看在眼裡,自然也不會尊重老師,更不會把老師所教導的知識學問和做人道理放在眼裡。家長、學生不尊重老師,老師忍氣吞聲也就過了,最後吃虧的還是沒學到、沒學好的學生,更是要操心孩子一輩子的家長。此間現實利害,我本也可以官僚作風,不直接說破、避免親師衝突造成校方困擾,唯唯諾諾敷衍了事,如今基於道德良知,才發而為文,希望社會大眾三思啊!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151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