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神童在本班@陳慧文

2017/3/22  
  
本站分類:生活

音樂神童在本班@陳慧文

http://www.kmdn.gov.tw/1117/1271/1274/271036/

(金門日報副刊 2016.8.26)

  這一屆接任導師的班上,有個音樂天分很高的學生(以下稱為阿軒),每學期參加全國音樂比賽,都在國中組南胡獨奏獲得前三名。想來未來很有希望成為全國數一數二的南胡大師。
  在這個青少年對什麼都缺乏熱情、唯獨對3C電子產品最有熱情的世代,阿軒幾乎不碰3C,而將所有熱情傾注於南胡上,這點是值得豎起大拇指的。他不僅在校外拜師學藝,也參加了學校的國樂團,幾乎無時無刻不在為個人賽、團體賽及大大小小的公演做準備,在補習班、學校練得還不夠,回到家還繼續拿出南胡來拉好幾個鐘頭。旁人看了覺得辛苦,他卻樂此不疲,他曾在聯絡簿生活札記中表示:每當拉南胡,心靈就好似翱翔在另一個境界,是他最享受、最愉快的時光。
  但是對音樂付出如此大量的時間和心力,可想而知,必然影響了升學制度下需要顧及的學校課業。七年級剛入學的時候,他的成績雖非頂尖,但還有中上的程度;上課雖非特別認真,筆記至少有寫到七、八成。當時我常鼓勵他:以他的資質,再加把勁,課業表現應該可以更好,希望他妥善運用時間,兼顧國樂和學業,以便將來考上理想的高中。
  但是到了八年級,阿軒因醉心音樂而耽誤課業的情況更加嚴重了。他在課堂上不是手動個不停(下意識地在練南胡),就是趴著睡覺,筆記完全空白,考卷經常是ABCD亂猜亂填交差了事,作業總是遲交、缺交。問他為何不認真上課、考試,他說他滿腦子都是音樂,不是在想某個比賽曲目的意境該如何詮釋,就是在想某個最難演奏的段落該如何突破,以致根本聽不進課、寫不下考卷。與家長聯絡,阿軒的爸爸媽媽說他在家也只顧著拉南胡,叫他念書、寫作業,他就說:「到學校再念」、「到學校再看」,甚至根本就沒把課本、作業帶回家,讓父母也對他沒輒。而且常常練南胡到三更半夜還不肯睡,好不容易催他上床睡了,他整晚仍睡不好,一邊說夢話、一邊手還在做練琴的動作,甚至驚醒、起床多次,以致早上總是很難起床,上課總是打瞌睡。
  更令人擔心的是阿軒的身心狀況。由於長期處於音樂與課業難以兩全的壓力,生活作息失調,使他不但身高不若同儕,體重也只有三十幾公斤,臉色蒼白、身體羸弱。有一天早上阿軒和學校國樂團公假外出去參加團體組的比賽,中午回到學校後,本應回教室上課,卻不見人影,我趕緊通報學務處並通知家長,大家都焦急萬分。我、生教組長、阿軒爸爸在校園內及學校周邊四處尋找,直到傍晚,阿軒爸爸才在學校後面的公園找到了他,面色慘白、若有所思地坐在公園長椅上。
  經爸爸細細詢問,阿軒才娓娓道出,經過連日的密集練習、以及上台的全力演出,阿軒隨隊回校時,內心仍交雜著澎湃不已地興奮、激動等高亢情緒,一時實在難以平復,加上過兩日還有個人賽,更令他思緒紛亂,心跳加速、兩手發抖,自覺實在無法走進教室,竟因此溜出校門,警衛叫住他,他謊稱「今天公假」,警衛只知今天確有音樂比賽,不知只有半天,竟然放行了。於是他便在學校附近閒晃了一個下午,讓亢奮的情緒漸漸平靜下來。後來,學務處因阿軒不假外出,要記阿軒半天曠課及一支警告,阿軒爸爸到校說明時,雖是非常客氣理智,但因不捨兒子所承受的、一般人無法理解的心理重壓及情緒波動,不禁流下了男兒淚。原本,生教組長認為阿軒不假外出,根本只是頑皮任性,所謂無法控制情緒,只是藉口罷了。但導師我也極力為阿軒解釋,並強烈建議校方暫緩處理阿軒的懲處單,改罰他愛校服務,若日後再犯,再依校規加重處分,阿軒的一支警告才暫時「扣留」了下來。
  如果一個孩子,是因為滑手機、玩電腦甚至吸毒等不良嗜好,而有以上種種脫序行為,父母師長當然是不假辭色,痛斥重罰了。但是令阿軒魂牽夢縈、忘其所以的,卻是優美的音樂,為了使演奏達到神乎其技的境界,他廢寢忘食,腦袋裡再也裝不下其他的事。這就令父母師長一方面也急也氣,一方面卻也心疼無奈。因為在國中施行通才教育的階段,並不允許他全神貫注於音樂,在升學壓力下,緊張忙碌的學校生活,務必要求他將大量的時間心力用在背誦國文注釋、英語單字、數學公式、化學週期表、歷史朝代表、地圖上的所有地名、山名、河流名稱……這對一個具有音樂才華及熱情的孩子來說,就像突然要求一位正潛心作畫的畫家去做算數,或要求一位正振筆疾書的作家去寫考卷,其痛苦可想而知。
  大多數國中的孩子,對於自己的性向及未來的發展,仍然懵懵懂懂,還在摸索階段,許多人直到高中選組、大學選系的時候,仍然徬徨猶豫。阿軒這麼早便清楚了解自己的興趣專長所在,這本來是幸運的,但現在看來卻似乎有點不幸。雖然以阿軒的音樂造詣及比賽成績,申請就讀高中音樂班是綽綽有餘,我也曾數次將高中音樂班的升學簡章拿給阿軒父母參考,但阿軒的爸爸仍抱持著「音樂不能當飯吃」的觀念,加上開設音樂班的高中大多不是他心目中的理想高中,因此始終反對阿軒投考音樂班。
  由於學科成績每況愈下,阿軒爸媽帶著阿軒至中醫診所就診,中醫師根據阿軒上課無法專心、不準時交作業、晚上失眠白天打瞌睡……等「症狀」,判斷他疑似過動症及注意力不足症候群,從此每天喝中藥調養。幸好阿軒爸媽擔心西藥產生的副作用,使阿軒免於「利他能」、「專司達」等西藥的「荼毒」。其實在我看來,只是阿軒對音樂的強烈愛好,與現實環境及父母期望產生衝突罷了,哪裡稱得上是過動症和注意力不足呢!
  有一回,阿軒的媽媽因阿軒的學習意願低落、課業成績不佳,到學校輔導室尋求協助,輔導老師便找阿軒來,介紹了一些讀書策略,制定了讀書計畫表,以期提高學習效率。站在導師的立場,我也只能多鼓勵阿軒,再多放些心思在課業上,勿讓父母擔心。對於我們的建議,阿軒雖然唯唯諾諾,卻難掩無奈,可以看出我們的苦口婆心,對於一心只想鑽研音樂的阿軒,其實很難聽進去,也沒有太大幫助。在幾次幾乎無效的談話後,我煩惱著該如何幫助這個學生,突然想起了自己的國中時代……。
  回想起自己也是在國中階段便決定以文學為畢生職志,而對其他科目都興趣缺缺,除了在國文課特別認真聽講外,在其他科目的課堂上總是偷看文學作品、偷寫小說或新詩。如今回想起來,還真奇怪自己是怎麼順利完成國中學業的。這時,我突然想起了當時的國文老師,是如何鼓勵我廣泛閱讀,增廣見聞,不要畫地自限,我豁然開朗,打從心底感念當年老師對我的愛護、佩服老師的智慧!
  第二天,阿軒從輔導室經過約談回教室時,仍是一臉強自鎮定、卻難掩焦躁的表情。放學後,我問他輔導老師說了些什麼,他輕描淡寫地說了幾句。這時我說:「我小時候是只喜歡國文,其他什麼都不喜歡……」聽到這兒,平常總是眼神黯淡、勉強敷衍老師的阿軒,突然眼中閃現了一絲光彩,開始認真好奇地聽我要說什麼。我告訴他,以前我很討厭背地理,有一陣子地理考得很差,但國文老師告訴我,許多作家都是大江南北四處遊歷,見多識廣,才能寫出題材豐富又感動人心的作品,這時地理知識就很重要了。此外我也很不喜歡英語,但國文老師告訴我,愛好文學不能不學英語,因為多一項外語能力,就多開啟一扇文學殿堂的門,不但英語這個國際語言要學好,有機會還應該多學幾種國家的語言才是。
  說到這裡,平常都只聽不說的阿軒居然插起嘴來,說他的國樂老師英語很好,先前美國的國樂團來台做友好交流,國樂老師負責接待,用英語跟他們的團長團員溝通流暢。我順勢說道:「沒錯。你現在可能覺得其他科目的知識,對練南胡沒什麼用,但也許以後卻發現大有用處。比如國文的情境理解可以幫助你詮釋曲子的意境,你的演奏技巧遇到瓶頸需要突破時,可能需要數學物理方面的知識。雖然你很早就發覺了自己的志趣在國樂,但不必因此侷限自己,多方涉獵,多充實自己,將來才能成為真正偉大的音樂家!」阿軒點頭笑了。雖然,阿軒往後的路還很長、很辛苦,不可能經過這次談話就一帆風順、圓滿結局,但至少,這是我這一年多來與阿軒最愉快的一次談話。
  這就是音樂神童在本班的現況。我深深覺得,對於具有特出專長和特殊氣質的孩子,除了要求孩子本身改變心態和行為以配合體制外,父母、師長及教育政策應該可以再多做些什麼。比如破除明星學校的迷思、推廣適性揚才的觀念、多元評量、多元入學、增加才藝班的名額等。「通才」教育的立意雖善,但我們不能不承認,「通才」往往是「庸才」,而「天才」往往都是「偏才」。在某方面具有極高才華、在其他方面卻遠遠落後同儕,這樣極端的孩子,在莘莘學子中也許不是多數,但我們不能為了施行適用於多數人的教育,就忽略、犧牲了少數人的權益。如果我們的教育模式是製造一群普普的通才,卻扼殺了幾個天才,這樣真的成功嗎?我深深希望國中階段的通才教育能成為滋養民族幼苗的肥沃土壤,而不是讓天才的種籽無從發芽以致枯萎的瘠地啊!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82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