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丑年讀詩談牛@陳慧文

2022/2/17  
  
本站分類:藝文

辛丑年讀詩談牛@陳慧文

https://www.ydn.com.tw/news/newsInsidePage?chapterID=1316935&type=supplement

(青年日報副刊2021.1.18)

 

辛丑年讀詩談牛 陳慧文

「丑時春入戶,牛歲福臨門」,歲次屬牛的辛丑年即將來臨。牛在以農立國的中國社會中,自古就扮演著舉足輕重的角色,在牠的護佑下,來年想必是牛轉乾坤慶豐年!

    精壯踏實、吃苦耐勞的牛,向為世人感佩,宋代司馬光曾盛讚道:「牛生天地間,益物用最大。……引耒刺中田,粒食烝民賴。服箱走四方,竭力任重載。」(《謝胡文學惠水牛圖二卷》)明代吳志淳亦讚揚牛的功勞:「老幼年年仰衣食,耕種田園藉牛力。」(〈兒牧牛〉)牛兒為主人默默耕耘,日出而作、日入而息,「朝耕草茫茫,暮耕水潏潏。朝耕及露下,暮耕連月出。自無一毛利,主有千箱實。」(宋‧王安石〈耕牛〉)不求報償,無怨無悔,而且「渴飲潁水流,餓喘吳門月」(唐‧劉義〈代牛言〉)飲食簡樸,非常清廉。宋代梅堯臣也曾在〈耕牛〉詩中細膩地刻劃耕牛的奮不顧身、不辭辛勞:「破領耕不休,何暇顧羸犢。夜歸喘明月,朝出穿深谷。力雖窮田疇,腸未飽當粟。稼收風雪時,又向寒坡牧。」

    宋代勤政廉潔的宰相王安石,曾在〈牛衣〉詩中歌詠牛有「受人點滴,湧泉以報」的美德:「百獸冬自暖,獨牛非氄毛。無衣與卒歲,坐恐得空牢。主人覆護恩,豈啻一締袍。問爾何以報,離離滿東皋。」藉牛的形象表明自己感念聖恩、願竭盡心力報效國家的心志。

    由於牛是鄉村常見的動物,歷代文人在表達歸隱志趣時,也常提到牛,如南宋終身布衣、浪遊江湖的詩人戴復古在〈題牛圖〉中,描繪出一幅悠閒自在、純樸無憂的鄉居圖:「牡丹花下連宵醉,今日閒看黑牡丹。得此躬耕東海曲,一貧無慮百憂寬。」元代終身不仕的畫家王冕在〈飯牛圖〉題詩道:「何如牧兒原野間?埋名隱姓閒盤桓。清晨騎牛唱歌出,日暮騎牛唱歌還。」明代香嚴和尚在〈題畫牛〉中亦說「林下逍遙飽則眠,何人能似爾安然?因思昔日陶弘景,金作籠頭不易牽。」陶弘景是道教上清派的代表人物,隱居不仕,有「山中宰相」的美譽。這首詩以牛的安閒和陶弘景的典故,表明不慕榮利、安貧樂道的志趣。

    牛是人類千百年來的超級好朋友,生肖為牛的2021年,想必是心想事成、收穫滿滿。在此祝願大家新的一年牛來運轉、健壯如牛、牛年行大運!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24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