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然侮辱罪@陳慧文

2022/1/26  
  
本站分類:生活

公然侮辱罪@陳慧文

http://www.ksnews.com.tw/index.php/news/detail/1416678

(2020-09-27更生日報副刊)

公然侮辱罪 ◎陳慧文

 

    喜歡玩線上組隊遊戲的阿勳,從小學高年級以來,在家玩電腦時,經常一激動起來,就氣得槌桌頓足、大罵髒話,或是氣電腦設備太差、網路太慢,或是罵遊戲官方設計不良,更常罵的是「豬隊友」。他的父母聽他罵得不堪入耳,經常提醒他注意禮節,但無論厲聲斥責還是理性規勸,都難以改正其惡習。

    父母擔心阿勳逞一時口快而得罪人,惹是生非、出門被揍,或是被人告、求償和解金,父母一看到相關的新聞,就以此告誡阿勳,但阿勳說:與他組隊的都是要好的同學,平日說話就是如此,他們嗆起阿勳也是一樣不客氣,彼此都不以為意,不會因此傷感情。阿勳父母仍然勸他:

    「無論如何,罵人就是不對。而且同一句罵人的話,造成的後果,會因『人事時地物』有所不同。比如這句話罵甲,甲無所謂;用來罵乙,乙卻深感受傷。又如你今天用這句話罵甲,甲一笑置之;明天甲心情不好,你還用這句話罵他,他就要告你公然侮辱了。總之,徹底改掉隨意罵人的習慣,才是上策!」

    父母苦口婆心,阿勳唯唯諾諾,但情緒一來,仍舊故態復萌。尤其是玩線上遊戲時,在衝鋒陷陣的緊要關口,遇到扯後腿的隊友,仍然怒不可遏,即便顧忌父母「隔牆有耳」,也要打幾個「廢物」、「智障」之類的辱罵詞語來洩憤。儘管學校師長、新聞報導都曾舉出網路上言詞辱罵、被告和解金高達數萬的例子,阿勳總覺得網路上每天那麼多人罵得比他更髒、更誇張,也都沒事,因此不相信有人那麼閒、那麼不上道地為這種事提出告訴,就算有,機率也極低,應該不會發生在自己身上!

    然而「夜路走多了總會遇見鬼」,在高中三年級時,阿勳正和幾個同學在網路遊戲中攻城掠地,好友阿佑突然打手機給他,很緊張地說:

    「怎麼辦?剛才有個自稱是警察的人打電話給我,問我是不是王阿勳,在網路上暱稱恐龍,我說不是,那是我同學,他叫我告訴他你的手機,我本來猶豫著不知該不該講,他就說給我三分鐘時間考慮,如果我不講,他就直接告上法院,然後把你抓去關,我心裡害怕,就告訴他了……」

    原來阿勳在官方網站填的個人資料,除了姓名以外都是亂填,聯絡電話的欄位還填了好友阿佑的手機號碼。阿勳聽了阿佑的話,哈哈一笑說:「別理他,那一定是詐騙啦!」過了一會兒,果然來了通手機,第一句話問:「你是王阿勳嗎?」第二句便說:「欸,你被告了欸!」阿勳覺得這個詐騙未免裝得太不像了,直接掛掉。沒多久,手機又響起,阿勳相應不理,一旁的爸爸覺得奇怪,便代為接聽。對方自稱是某某外縣市分局的刑警,阿勳在網路遊戲中以打字辱罵某位玩家「廢物」、「跟智障一樣」,被截圖告上警局,刑警依法受理,並通知阿勳到警局作筆錄。阿勳爸爸口頭客氣地答應著,心裡也狐疑著是否是詐騙,待約好筆錄時間、掛掉電話後,又打了通電話到該分局,才確定真有其事。

    阿勳媽媽回家後聽說此事,覺得阿勳罵的一定不只那兩句,可能問候了對方長輩,或是挑釁著說「來告我啊」,或是一發不可收拾地罵了十幾句、幾十句,對方才會氣得提告。阿勳回想了近幾個月來幾場比較激烈的戰役,卻也不確定是哪場戰役、哪個玩家會對他提告。阿勳父母雖則絮叨了他一番,卻也沒有大動肝火,心想待到警局看過截圖、了解狀況後,再決定如何發落。

    所謂「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里」,第二天阿勳的全班同學就都知道阿勳被告的事了,同學們笑阿勳「提前解鎖人生成就」--十八歲前就被告,令他哭笑不得。自此阿勳在網路遊戲時可真是半個不雅的字眼也不敢說,有時看到隊友們互罵得厲害,還諄諄告誡道「別嘴砲了,會被告」,接下來還被一連串地回嗆說「會被告才有鬼」、「哪有人那麼無聊」、「要告就來告」云云呢!(2之1)※

http://www.ksnews.com.tw/index.php/news/detail/1416933

(2020.9.28更生日報副刊)

    終究到了上警局做筆錄的那天,當天下午父母載著阿勳,開了一個多小時的車來到那家外縣市的警察局。阿勳父母都是老實人,一輩子沒做過筆錄,寶貝兒子卻才十七歲多就惹事鬧上警局,雖不是什麼大奸大惡之事,卻也頗感無奈。平時到觀光區不喜歡照相的阿勳,居然拍了一張警局的外觀,要與同儕「分享」這段經歷,令阿勳父母無言以對。

    進了警局,承辦的刑警一見面就擺起官威,拿出列印下來的截圖怒氣沖沖地敲著桌面說:「你看看!你看看!」阿勳和爸媽仔細一看,是上個月底的一場團體對戰,密密麻麻的對話中,阿勳不妥的言語就是兩句:「廢物暴龍」、「暴龍跟智障一樣」,而「暴龍」既非人名、也非暱稱,只是遊戲中玩家操作的角色罷了,「暴龍」在整場遊戲沒有說一句話,看不出被罵後有什麼憤怒不滿。阿勳爸媽雖知兒子罵人不對,內心也不禁懷疑對方別有用心,是民間傳說中的「訟棍」。

    阿勳媽媽在公家機關上班,大體知道公家行事的方式,也知道此時唯有誠心道歉,任何質疑和解釋不但徒勞無功,反而顯得意圖脫罪、毫無悔意。在民營機構上班的阿勳爸爸卻不解其中關竅,居然問起「暴龍」沒有指名道姓,也不是暱稱,只是遊戲設計中的角色,能算得上公然侮辱嗎?此言一出,令阿勳媽媽頭皮發麻,刑警則是暴跳如雷,氣呼呼地說:

    「當然是了!就像在大街上只有一個人開著賓士,某人當街叫罵:『前面那個開賓士的是白癡!』那大家都知道他是在罵誰,你說這算不算公然侮辱?」

    阿勳一家還真的不清楚:這種情況下公然侮辱的罪名是否成立,但見這位刑警的耐性已達極限,便不敢再有疑問。待要做筆錄時,由於阿勳未成年,可以由監護人陪同,阿勳媽媽怕阿勳爸爸的言行又引起刑警不快,甚至起衝突,便要他在會客室等候,自己陪兒子進去做筆錄。

    筆錄的內容相當制式,皆由刑警發問、阿勳做簡單的回答,包括阿勳個人和家庭的基本資料、事件發生的時間、地點、經過等等,阿勳皆如實回答,無啥異議,只有一題令他遲疑:「你是否知道上述行為構成公然侮辱?」阿勳媽媽正奇怪兒子怎麼沉吟半晌、遲遲不答,刑警已說道:「應該知道吧!在法院上,法官會認為以你的年齡,應該會知道。」阿勳因此勉強回答了「知道」,阿勳媽媽也覺得兒子這樣回答沒錯。

    回家路上,阿勳爸爸問起筆錄內容,卻大大不以為然,他說:「我知道在三人以上的公開場合罵人是公然侮辱,但是在網路遊戲中罵一個遊戲角色名稱,叫做公然侮辱,說真的我也不知道。你這題答錯了,應該說『不知道』才對。『不知道』是『不知者不罪』,『知道』是『明知故犯,罪加一等』。」阿勳也懊惱地說:「我覺得我被警察誤導了!其實我原本想回答不知道的。我應該照我自己的意思回答才對。」阿勳媽媽卻說:「你在玩遊戲的當下沒想那麼多,但如果冷靜想想應該是知道的吧!從小到大學校課堂上、週會上宣導過那麼多次,新聞報導也出現過很多次啊!你說不知道沒有人會相信啦!這樣只會讓人覺得你犯錯還想硬拗而已!」他們如此議論紛紛,阿勳父子甚至想回警局重作筆錄,而阿勳媽媽當然大表反對,後來想起他們有位警察朋友,便打電話詢問意見,那位朋友也覺得此題回答「知道」為佳,否則會被警方和法官認為「沒有悔意」,阿勳父子這才釋懷,打消了「翻案」的念頭。

    後來此案受理的檢察官認為阿勳頗有悔意,且謾罵的遊戲角色難認為社會上客觀特定而造成人格貶損的結果,因此決定不起訴。雖然如此,阿勳的師長及父母皆告誡他:此事可大可小,若是換位檢察官,觀念、解讀不同,後果便可能不同。日後還是多修口德,謹言慎行,小心駛得萬年船啊!(2之2)※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3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