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魔方@陳慧文

2022/1/25  
  
本站分類:創作

文字魔方@陳慧文

http://www.ksnews.com.tw/index.php/news/detail/1402059

(更生日報2020.8.11)

文字魔方(3之1)@陳慧文

 

    「人類的未來就掌握在你們手中了!」

    年逾而立,兩年前聲名大噪、風光一時,如今卻蓬頭垢面、滿臉鬍渣的名作家小D,一開門便滿懷期待、眼神熱切地巡視著門口十位少年年輕的臉龐。

    十位少年來自各地,年齡從十二到二十歲不等,性別上是八男二女。他們面面相覷,心想這大叔不是在開玩笑、就是發瘋了,其中幾個認出他來:「請問……您就是那位作家小D?」另有幾個囁嚅地說:「我們是來應徵打工的……」

    少年們知道這兩年世上發生了怪事,幾乎一半的人類拋下了原有的家庭和工作,有的入寺出家,有的出國壯遊,有的避世隱居,離婚、離職的更是不計其數,這些人突然做出重大決定時,都顯出極大的解脫和愉快,但周遭的人都覺得他們瘋了。

    這十位少年也因此失去了重要的人、打亂了原有的生活,他們的父母、師長、情人和朋友,有許多都變成了不認識的人。他們有的還在讀書,有的已經輟學,但都須靠打工維持生計。他們在人力銀行網站看到徵求組裝高手的消息,他們有的擅長手工藝,有的學過組裝電腦,有的在做家庭代工,總之對「組裝」都頗有自信,因此循著地址來到這裡,想賺些外快,並不明白人類的未來和他們有什麼關係。

    「進來再說吧!」小D帶他們走進那幢嶄新豪華、卻顯得空蕩詭異的別墅,客廳中央的茶几上散放著目測大約有幾百顆--後來得知是一千顆--乍看全是正方體的小木塊,仔細看卻各自帶有不同的凹槽和卡榫,極其複雜。

  「你們想必沒看過那篇小說〈文字魔方〉吧?」

小D突然這麼問,少年們一時有點尷尬。小D的成名作〈文字魔方〉在去年已被世界各國政府列為禁書,但民間還是私下流傳。不過這幾位少年平時只愛玩手遊、桌遊之類,束書不觀,他們在〈文字魔方〉風靡全球時尚沒興趣瀏覽一二,更何況是被禁閱之後了。

    「你們不用不好意思,那篇小說不是我寫的。」小D聲音有點顫抖地說:「我真正的作品以前只在家鄉的報社發表過。那篇小說,其實是這些木頭寫的!」說到後來,他幾乎是咬牙切齒、顏面神經失調,顯然這些木頭,帶給他極大的精神困擾。

    小D那神經質的模樣,讓少年們覺得有點緊張,心想這作家是不是發瘋了,其中幾個已幾乎要奪門而出。但小D已匆匆忙忙地從其他房間搬來三張木椅--因為客廳的長沙發雖然舒適,卻也不夠十一個人坐--一面招呼少年們都坐好,一面還拿來十罐可樂,接著便理所當然地坐在客廳最大的那張短沙發上,開始講他的故事。少年們面面相覷了幾秒,心想:我們十個年輕力壯,總不必怕這落魄大叔吧!……於是便打開了易開罐,姑且一邊喝飲料,一邊聽故事……

 

  五年前,小D在父母的資助下,到英國一個小鎮的諾庭漢大學遊學。那兒有間古代監獄改建、規模不大的歷史博物館,他在那裡打工,負責收門票、清理展示品、打掃展區、整理儲藏室等。有一天,他照例整理儲藏室時,在書架的角落、許多古老文件的後方,發現了一塊塵封的木頭。他拿起來差點就要丟到垃圾桶,擦拭了一下,發覺這塊木頭是由許多邊長大約一公分的小木塊,拼成每邊十顆木塊的大方塊,乍看像十階魔術方塊,但所有方塊都是天然的木頭色,而且小D試圖轉動它時,發覺雖然有點鬆動,卻無法真的轉動,裡面似乎有著精密的卡榫。好奇心讓小D用濕抹布把那木塊仔細擦拭乾淨,發覺那每一顆小木塊邊緣都刻著極細的、典雅的花紋,而且每一面中央的那顆木頭都雕刻著篆體的「禁」字。

    小D雖把這方塊放回了原位,卻不由自主地產生了想占為己有的念頭。此後他每次去打工時,都不忘去看看、摸摸這方塊。令他驚訝的是,他前前後後看了許久,在方塊表面可看到的六百面木頭上,都沒看到兩面木頭上的刻紋是一樣。

    他的內心開始產生試圖合理化自己偷竊行為的念頭。他想:

    ……館長交代我整理儲藏室,這塊木頭對他們來說,不過是可以丟進垃圾桶的雜物,那麼我代為處理,也是很應當的吧!

    ……再說,這顯然是來自中國的文物,大概是清末英國侵略中國時,洋鬼子順手牽羊,這古物才流落他鄉吧!那麼我將他帶回國,也算是讓中國文物回到炎黃子孫的手上了!

    小D儘管想了這兩個冠冕堂皇的理由,也沒能馬上說服自己真的將之帶走。經過幾番天人交戰,終於在回國前的最後一次打工時,將那方塊放在他的背袋裡帶走了。

    之後,他惴惴不安了好幾天,一聽到電話聲心臟就狂跳,在機場通關時也異常緊張。結果顯然沒有任何人發現這件事,事實上那間圖書館中顯然沒人在意、甚至很可能從來沒人知道這個木頭方塊。這木塊從此放置他案前,度日經年。

 

  小D回國後,在山區一間老公寓的閣樓租了間雅房,月租五千元,平日接一兩個家教,也做過店員、外送員等,其餘時間則致力於寫作,投稿於國內各報章雜誌。雖然退稿或石沉大海的,總比發表的多,但他隻身一人,用度不大,日子倒也過得去。閒暇時便把那木塊拿來把玩,在他的撫摩下木塊的色澤日益光潤,紋路也更清晰漂亮了。

    這樣過了三年,一個晚上,他寫作遇到瓶頸,煩躁地把筆電一推,木塊便從案頭掉了下去。撿起來時,發現其中三、四塊鬆開了些縫隙,奇異的是,內部透出了一股淡淡的紫黃色光,而且從鬆開的小木塊側面,可看出裡面刻有文字,也可以看出裡面的卡榫相當複雜。

    其實,他一直很喜歡這個木塊,也知道這一千塊小木頭若拆了開來,就算是最簡單的卡榫,要再組裝起來也非易事,何況這卡榫看來並非一般,而且自己向來手拙,絕非組裝器物的專家。所以若不想毀了這古玩,當下應該立即將鬆動之處扣緊才是。但當時不知是自己好奇心的驅使,還是受了那奇妙光芒的影響,僅管他心裡一直告訴自己:別拆了,快裝回去吧!……雙手卻不聽使喚地將那些木塊全部拆了開來。

    在拆解的過程中,木塊始終忽明忽暗地散放著紫黃色光,直到完全拆開後才漸漸消失。小D仔細端詳,每顆小木塊除了原本向外側的那一面外,內側的每一面都刻著一個篆體的字。他不是古文字的專家,但也看得出幾乎沒有兩個字是相同的。他興致盎然地看了許久,不知不覺地伏案睡著了。等他清醒時,筆電上已出現一篇八千多字的小說〈文字魔方〉,而且作者的名稱還打著自己的姓名。

    ……這篇是我寫的嗎?……小D疑惑地想著。回想起來,依稀記得昨晚半夢半醒間曾用電腦打字。但打字的內容,卻記不起來了。他把小說看了一遍,是一篇奇幻小說。要說這篇小說不是他寫的,他倒也不信,因為小說的第二大段開始,寫的全是他如何得到這個木塊的經歷。至於小說的前面一小段及後半部,敘述這個木塊後來如何影響人類心智,這奇思妙想還真讓他拍案叫絕,不敢相信是自己的構想和文筆。

    ……沒想到迷迷糊糊地寫出了一篇不錯的小說,用「文字魔方」稱呼這塊木頭倒也有趣,等下打工完,回來潤稿一下,就投到熟識的那家刊物吧!……這麼想著,小D把這篇小說的文字檔存在電子信箱中,就出門去便利商店打工了。

    奇怪的是,小D打工期間,心中仍不由自主地想著小說中的一字一句,甚至趁著顧客較少、店長沒注意的閒暇,打開手機叫出電子信箱中的小說文字檔,看著看著,不覺思潮洶湧,熱淚盈眶,深感宇宙浩瀚,人生在世,渺如蜉蝣,感慨激動之下,不得不衝到洗手間哭個暢快,哭過之後,宛如滌盡了俗慮,昇華了心神,走出洗手間後,看待一切都像隔著一層擦得晶亮的玻璃--看得特別清楚,心下卻知是隔了一層。他呈現掛機狀態,雖仍做著例行工作、回著店長和顧客的話,卻是恍恍惚惚、心不在焉。

    下班回到住處後,他腦海中仍縈繞著這篇小說。他冷靜下來想想,這篇小說其實文筆普通,轉折上頗為粗糙,構想也稱不上特別奇異──這年頭比這更奇詭的作品多的是。他不相信這篇小說真有如此感人的力道,因此打開筆電,以編輯審稿般嚴謹的目光再仔細看過一遍。沒想到儘管他不斷提醒自己理性鎮定,看到後來仍舊感動莫名,激動落淚。他決定把這篇小說擱置一旁,好好睡個覺,沒想到在夢中也不斷浮現著小說的字句和情節。

    第二天早上,他大夢初醒,像看了一場蕩氣迴腸的電影,又像經歷了波詭雲譎的一生。他覺得這篇小說既然後勁如此之強,應該讓更多人看見,因此將之投往全國最負盛名的小說雜誌,然後拿起手機辭掉所有打工和家教,決心從此任情自在,騎上鐵馬雲遊去也。

    過了兩天,小說雜誌的主編打電話來了,他說他收到小D〈文字魔方〉的電子稿,看過第一遍後,本來是刪除的,沒想到接下來他再也看不下其他的來稿,滿腦子都是〈文字魔方〉,忍不住把小說又從「垃圾桶」找回來重看了好幾遍,越看越感動,拿給社中其他編輯來看,情況也是如此,因此臨時決定撤掉當期雜誌中的一篇小說,緊急換上小D的〈文字魔方〉。雖然這幾天不知為何,社中爆發離職潮,一片兵荒馬亂,主編還是堅持要按期出刊,預計後天便可發表。主編問明了小D稿費轉帳的資料、和寄發當期雜誌的地址,便掛了電話。

    這家小說雜誌和當代大多刊物一樣,除了實體刊物外也有電子網站,在徵稿啟事中便已聲明,獲選作品將同步發表於電子媒體。小D的作品發表的第一天,和當代大多文學作品一樣,只有少數人瀏覽,沒有人留言,甚至連按讚都沒有。但是第二天起,這篇小說的下方突然湧入眾多留言,不斷按讚轉貼,「你看過〈文字魔方〉嗎?」這句話,成為街談巷議的開場白;又過兩天,記者和粉絲們在北海岸找到正在釣魚的小D,簇擁著他談論〈文字魔方〉。

    一切就像滾雪球一樣。小D受邀參加各大電視台的談話節目、各個機關學校的講座,成為全國最知名的作家,不久小說被改編為漫畫、動畫、連續劇、電影,後來又翻譯為各國語言,在世界各地都造成轟動。〈文字魔方〉不僅叫座亦叫好,獲頒了好幾項知名的文學獎,世界各國的學者都發表了關於這篇小說的論文,探討其文學技巧、思想內涵等等。小D因此迅速獲致大量財富,購買了豪宅、規劃了環球之旅,也寫了幾篇遊記和新詩,雖然新作的口碑平平,但挾著〈文字魔方〉爆紅之勢,倒也不乏發表空間。

    他原以為這就是他夢想的生活了,但在這實現夢想的驚奇之旅中,卻也發生了不少令他震驚而遺憾的事。最令他難過的是,從小他一直以為很恩愛的父母竟然離婚了。儘管他誠摯地要接父母到他的豪宅同住,希望他們重新考慮在一起,他們仍執意離婚。父親和不知哪裡冒出來的阿姨再婚,提前退休搬到鄉村去住;母親仍住在原來的公寓,她接受兒子小D每個月給她的生活費,每天與姊妹淘喝下午茶、泡溫泉、逛街購物、做沙龍美容美體等等,她說這輩子第一次嘗到自由的況味,不想再婚、也不想與兒子同住。

    接下來每天新聞都有令人心驚的消息,各級學校中六成以上的老師突然辭職了,八成以上的學生逃學、拒學。街上有半數的店面突然歇業,有的是員工離職太多,有的是老闆突然決定資遣員工、結束營業。民調最高的兩位總統候選人突然宣布退選,原本被視為陪榜的那位候選人反而高票當選。全國半數的縣市長宣布辭職。德高望重的禪師突然宣布還俗,知名的企業家卻突然決定出家。這種不顧一切決定追求個人理想的風氣成了世界潮流,全世界有三分之一的領袖都突然宣布下台,由副手繼任。

    一年多後,人類的物質文明已因此有了明顯倒退,專家預言人類再如此我行我素,很可能會回到原始生活。大家都不知道此種風潮由何而來,後來才漸漸意識到這一切很可能跟小D的〈文字魔方〉有關。因為所有突然改變人生軌道的人,都提到〈文字魔方〉讓他們下了重大決定。世界各國政府高層終於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因此將這篇小說列為禁書。小D還因此受到大大小小的拘捕和審問,從國內檢警到國際刑警到神盾局,調查他的政治背景、搜查他的住宅、逼問他的寫作動機,懷疑他和某些政治陰謀有關。但小D堅持說〈文字魔方〉就只是一篇小說,他並不認為人們決定過自己想過的生活,與這篇小說有必然的關係。許多粉絲也出面抗議當局拘捕作家的行為,他們說他們改變現狀的願望醞釀已久,〈文字魔方〉雖然觸動了他們內心的渴望,卻絕不是主要原因。加上國內國外各個人權團體都關注此事,所以小D終究被無罪釋放了。

    小D講到這裡,十位少年已面露不滿的神色。其中一位不客氣地說道:

    「你既然知道這個叫什麼文字魔方的木塊有古怪,為什麼不把木塊交出來,讓那些什麼警察或神盾局的去解決這個問題呢?」

    小D神情痛苦地沉吟了一會兒,才緩緩說道:

    「每位作家都希望寫出震撼人心、改變世界的曠世鉅作。〈文字魔方〉實現了我的夢想。儘管那是在我半夢半醒中產生的,我一直還是寧願相信那是在我自己的潛能發揮之下寫出來的,而不是一堆木頭借我的手寫出來。而且那些人轉換人生跑道,明明是出於自己的意願,怎麼可能只是一篇小說的影響。再說,當時我想,就算這小說真的會對人的心智產生影響,如今也已被禁了,影響力就會漸歸於無了,那又何必要把這個木塊交給那些不友善的警察或特務呢?」

    少年們聽了這段話,仍表現出不怎麼諒解這位作家的態度。因為他們知道禁書只會勾起世人更大的好奇,事實上自〈文字魔方〉被禁之後,人們尋秘密管道偷看、不久便做出令世人不解、令親朋心碎的決定,這樣的「都市傳說」仍層出不窮。甚至只要某人做出奇怪舉動,便有傳言說「他一定是看了〈文字魔方〉。」父母師長都告誡子女和學生不可以看〈文字魔方〉,如果在瀏覽網頁或收Line訊息時不慎看到,一定要立即關掉,否則恐怕將萬劫不復,就像那是「一試誤終身」的毒品。

    少年們本想嗆小D幾句,但覺得說也沒用,便只是悶哼一聲。其中一位少女問道:「那你為何又改變主意,找我們來研究這些木頭呢?」

    「那是上個月發生的事……」

    原來小D有個現年二十六歲的妹妹巧珍,是醫美診所的名醫,交往兩年的男友子傑是個高富帥,堪稱人生勝利組,本來上個月就要步入禮堂。但是在結婚的前兩天,她突然拋下事業和婚姻,跑到法國山上加入一個主張廢除家庭婚姻制度的組織,過著無政府主義的生活。子傑原本悲慟欲絕,最近竟與巧珍的閨密婉柔成了一對。經過一些調查,以及與婉柔的對質,小D有理由相信一切是一場陰謀:婉柔一向嫉妒巧珍擁有的一切,且傾慕子傑已久,因此故意給巧珍看了〈文字魔方〉,改變了巧珍的人生軌道,並趁機親近子傑,奪走了原屬於巧珍的幸福。

    小D趕往法國找到巧珍,告知這一切,希望巧珍回心轉意,但巧珍毫不在乎,她在集體公社中和一群來自世界各地、志同道合的人,過著簡樸的耕讀生活,還開設了宣揚勤工儉學的課程,顯得極為滿足愜意。公社中沒有恆有的戀愛和婚姻關係,偶有孩子出世,便視為整個公社的孩子,在大家的關愛照顧下成長。

    十位少年聽了,都悄不作聲。如果在兩年前,他們必然會大聲說:「巧珍已經成年,有權為自己的人生做決定,既然她自己覺得快樂,你這個做哥哥的,就不必管那麼多了!」但是這兩年來,他們身邊也發生了不少類似的事情,因此他們深切了解:當事情發生在自己的親人或朋友身上時,有時並不是那麼容易接受和放下。

    「那不是真正的巧珍,是文字魔方把她變成這樣的。」小D握緊了拳頭,痛切地說:「看到巧珍的轉變,我終於確定、也終於承認,這一切是文字魔方搞的鬼。我本來想一把火把這些木頭燒成灰燼,突然想到真正的解決方法,其實在〈文字魔方〉那篇小說中已經預示了,那就是要找十位沒看過〈文字魔方〉的少年,把這些木塊拼裝回原來的樣子。」

    組裝的工作開始了。由於小D在〈文字魔方〉被禁前攢了不少積蓄,因此他們在這棟豪宅內生活無虞。他們每人分配到一間套房,豪宅內還有書房、電腦房、健身房、游泳池、卡拉OK等,供他們在重複單調的組裝工作之餘,得以娛樂、運動和休息。食物方面大多是叫外食,有時小D開車載他們出去吃一頓。小D認為船到橋頭自然直,而且冥冥中自有定數,因此並不怎麼催他們。他們之中有人告假時,小D也任其離去。暫離的少年很快便發現外面的世界不如小D的豪宅舒適,且親友驟變的情形總讓他們心碎,因次不久便回到這裡,繼續為組裝文字魔方努力。

    組裝的進度時快時慢。有幾次組裝到只剩幾塊時,卻發現無法完成,只好全部拆掉重來。他們研究木塊的凹槽、卡榫、篆文和花紋,試圖找出某種對應關係,有時像是抓到了相關性、有時又像是完全無關。終於在一年後的某一天,文字魔方的最後一塊拼上的剎那,紫黃的光芒突然從四面八方收束進木塊中,伴隨著一陣天旋地轉,等小D回過神來時,已經站在兩年前那簡陋的公寓中,手握著收束齊整的文字魔方。

    一切還是老樣子。父母依然相處融洽,妹妹依然人見人羨,世人照常上班上學,兩位總統候選人依然每天互嗆。這是個〈文字魔方〉從未出現的世界。

    小D應徵上了某雜誌社的文字記者,負責撰寫地方上特色活動、季節風物的報導。雖然有工作就有壓力,但整體而言,他很喜歡這份工作。

    某天傍晚他加班、叫了外食,外食送到時,他赫然發現那送餐員,是組裝文字魔方的十位少年之一小彥。他心中一凜,本想裝作不識,對方已先招呼:「小D,好久不見了!」

    看出小D錯愕的眼神……你怎麼記得我?全世界不是都已經時光倒轉,不再有那兩年的記憶?……小彥苦笑地說:「你也還記得吧!看來只有你和我們十個,還保有那兩年的記憶!」

    原來十位少年後來透過臉書聯繫上了,也發現世上除了他們,其他人都忘了文字魔方。他們猜想小D應該也還記得,因為文字魔方復原的當下,只有他們十一人在場。

    小彥和小D彼此問候了一番,小彥好奇地問道:「你不後悔嗎?你曾經是舉世聞名,坐擁豪宅……」

    小D坦蕩地說:「並不,那兩年我雖然名利雙收,但由於不確定那篇小說是否出於自己手筆,內心總感到空虛。現在我有自己喜歡的工作,踏踏實實地寫著自己想寫的東西,偶爾也有讀者在臉書上回應我的文章,這樣我已經很滿足了!」

    又過了幾年,有一天中午吃飯時間,突然有個國中生到雜誌社找小D,仔細一看,是當年十個少年中年紀最小的小傑,現在已經十四歲了。

    「怎麼突然來這裡,這時候你不是應該在學校嗎?」小D奇怪地問。

    「我聽小彥說你在這間雜誌社上班,而且也還記得文字魔方的事,所以請假來找你。」小傑苦惱地說:「其實,我最近一直很疑惑,當年我們重組文字魔方,真的是做了一件對的事嗎?

    「怎麼說呢?」小D雖然這麼問,大約也能猜到青春少年的煩惱,只是想聽聽看他怎麼說。

    「我每天上學、考試、補習,覺得好無聊,不明白這樣的人生有何意義。看看生活周遭的大人,每天都在抱怨工作和家庭的種種,卻從來不想改變。我想起那些看過〈文字魔方〉的人,雖然有些驚世駭俗,但是都那麼快樂、那麼篤定,我越想越羨慕他們,真希望自己也能像他們一樣,那麼有勇氣、有自信地過自己想過的生活!」

    「別胡思亂想了。世上沒有完美生活,而且人是不容易滿足的,等你過著你心目中的理想生活,也許過一陣子又厭倦了。與其如此,你不如在目前的生活中發掘快樂。」小D如此開導他。但小傑似乎沒聽進去,他懇切地追問著:

    「文字魔方還在你那裡吧!借我一下!我想看那篇小說,我自己看就好,後果我自己負責,絕對不會傳給第二人看的!」

    「文字魔方已經被我燒成灰燼、沖到太平洋去了,那篇小說我也不記得了。就算還依稀記得一點,也已經失去魔力,不會起任何作用。」看到小傑失望的眼神,小D拍拍小傑的肩膀說:「你不需要文字魔方,你自己就能找到快樂的秘訣和人生的意義!加油吧!」

    小傑嘆口氣離去了。不過,少了「文字魔方」這個藏在他心底的終極選項,「靠自己的力量面對人生」的念頭,也漸漸萌芽了。看來他遲早會振作起來的。

    為了讓小傑死心,小D撒了個謊。其實他並沒有把文字魔方燒掉。他擔心燒掉文字魔方反而會釋放出內部奇異的紫黃色光芒,在想不出更好的方法前,他只好把它鎖在家裡的保險櫃中。

    傳說遠古時代倉頡造出人類第一批文字時,天空降下小米、晚上鬼魂哀號(天雨粟,鬼夜哭);《西廂記》刊行後,造成一陣青年男女私奔的風潮;《少年維特的煩惱》發表後,引發一些青年男女殉情的事件。文學作品左右社會脈動、思想潮流的例子,在人類歷史上屢見不鮮,在在說明了文字不可思議的魔力。

    傳說中國古代有一支五色筆,持有者便能擁有源源不絕的寫作靈感,目前可見的記載中,較早的持有者是東晉時代的郭璞,他精通陰陽曆算卜筮之術,在註解《山海經》考察山水之際,因緣際會得到一支奇妙的五色筆,從此文采華贍,寫下許多玄妙脫俗的遊仙詩。在他仙逝後,五色筆暫時消失於人間,直到南北朝時期,少年江淹在夢中得到一支五色筆,從此才華橫溢,寫下《別賦》、《恨賦》等不朽名著,這就是成語「夢筆生花」的由來。但是在他晚年,有一天郭璞來到他夢中,索回了五色筆,從此江淹便才思枯竭,再無佳句,這就是成語「江郎才盡」的由來了。這五色筆,大約就是類似於「文字魔方」的一種器物了。到了明代,有位書生王惠在科舉考試寫作八股文時,寫完前六股便文思枯竭,突然出現五個青臉人,其中一人拿了支大筆在王惠頭上點了一下,旋即五人便離開了,而王惠突然下筆如神,不假思索地寫出後兩股文章,這後兩股較前六股精妙得多,因此讓他中了舉人。由於事出突然,王惠未看清那大筆是否五色,但即使不是五色筆,想必也是同類的器物。此事記載於清代吳敬梓所著的「儒林外史」。至於這類器物,還有那神祕的青臉人,是來自史前文明,還是地外文明,還是未來世界等等,就不是目前的人類科技,所能窺知的了。

    密密麻麻的都市叢林,鴿子籠般的住宅中,藏著各式各樣的秘密,其中某大廈的一間套房內,有個保險櫃中藏著文字魔方。未來在某種機緣下它是否又將公諸於世?或者我們是否正看著它所書寫的一篇奇幻小說?那就不得而知了!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5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