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隻頑皮的貓咪故事@陳慧文

2021/12/16  
  
本站分類:生活

兩隻頑皮的貓咪故事@陳慧文

2021.12.16更生日報副刊

 

兩隻頑皮的貓咪故事    陳慧文

   (一)弄倒天庭墨汁的小貓咪      

    從前從前,在遙遠的天庭,有一隻雲朵做成的白貓,每天快樂地在宮廷和花園中與神仙哥哥、神仙姐姐們玩耍,大家都很喜歡他,只是他很頑皮,總喜歡到處亂跑亂跳,越是不准進入的地方他越要去,宮女和侍從們都對他很傷腦筋。

   有一天,小白貓又趁著侍衛不注意的時候,溜進玉皇大帝的御書房玩,不小心打翻了御桌上的硯台,把玉皇大帝草擬的聖旨都弄髒了,墨汁滴到了他的背上、尾巴上、左邊額頭上,還有一大坨歪歪地滴在他的鼻子上。玉皇大帝見狀很生氣,就把他貶入凡間,讓他流落街頭,吃些苦、受點教訓。不久,他被瑞芳收容所員誘捕做了例行的結紮,因為他的白被毛上有著墨汁斑塊,所以被取名為「小墨」。志工見他很親人有靈性,便將他送到了咪可思中途貓餐廳……

 

    咪可思餐廳中的貓咪們雖然有很多自由活動的空間,但總有個起碼的規矩,就是不能眺上客人的桌子,更不能偷吃客人的食物(這是當然的吧!)。由於餐廳中有許多貓專屬的跳板、通道和玩具,貓乾乾更是Buffet吃到飽,所以貓咪們對於前項規定,倒也無須特意違反,即便是初來乍到、不懂規矩而「勿闖禁區」,通常只要教個一兩次(噓聲驅趕或抱起來講道理),聰明的貓咪就能了解,不會明知故犯。

    小墨是比較「難教」的,經驅趕還偏要上桌,而且不是無人使用的空桌,而是客人正在享用餐點的餐桌,有幾次還真的偷吃到幾口食物,使得廚房只好重出一份給客人。把他抓起來訓話,他還呼嚕呼嚕地頂嘴,好似非常生氣,說一句頂十句(說不定是在說:我可是來自天庭的御貓,你們這些凡人管我作甚!),幸好蒞臨本店的貴客都是不折不扣的愛貓族,對小墨的造次並不以為忤,還看似非常高興呢!

    小墨的模樣非常別致,不對稱、不規則的白底黑斑既不是賓士、又不像乳牛,頗有隨興所至、渾然天成的意味,尤其是鼻頭上那一大塊正中偏右的墨斑,「笑果」頗似京劇中的丑角,饒富趣致,  與他調皮搗蛋的性情十分相稱,家中有個小淘氣,雖然時有麻煩,倒也不乏笑料,希望這隻弄倒天庭墨汁的小貓咪,能在凡間找到愛他、包容他的家人喔😺

   (二)小霸王地瓜

   地瓜是隻一歲(相當於人類十五歲)的少年橘貓,生得英俊瀟灑、玉樹臨風,對人也非常友善,撫摸或擁抱,他都來者不拒,除非是他正想玩樂時,卻被硬抱著不放,他才會扭頭假咬,並順勢扭身一躍,但從不真的讓他的尖牙和利爪,發揮見血的作用。可以說與人友好但還是保有自己的脾氣,分寸拿捏得相當不錯。唯一的小困擾是時常招惹店裡其他的貓咪。

   地瓜從瑞芳收容所搬來咪可思時,店裡還有其他十三隻貓,男女老少都有,而從地瓜進駐的那天起,店裡便不時傳來貓咪被他煩擾得低鳴、怒吼甚至尖叫的聲音,因為地瓜不論見了哪隻貓,不分年齡性別(完全沒有敬老尊賢、禮讓幼小、女士優先之類的觀念),都要挑釁、追咬、跳過去拍一下尾巴或抓一下後背,一下在樑上追逐、一下在桌下扭打,弄得店裡「貓飛貓跳」,外子和店員不時得出來「主持正義」,有時甚至得將地瓜「關禁閉」一陣子,以示懲戒。

   有一次,我替店裡最小、才一個月大(相當於人類六個月大)的貓咪斑斑餵飼料時,不小心讓他從箱子裡跑出來了,我趕快要把他抱回來時,他竟然「不知死活」地跑去聞地瓜的尾巴,我嚇得花容失色:哪隻貓不好惹,偏偏去惹小霸王地瓜!——但斑斑見我要抓他回去,拔腿就跑,而地瓜一看到「快速移動的物體」,立刻飛奔過去,我登時頭皮發麻,一面叫著「地瓜!不行!」一面追過去,以為地瓜就要將幼小的斑斑當成小老鼠而衝動地一咬,那可就要血濺當場;店員和外子聽到我的驚聲尖叫,也跟著來抓貓,幸好,當我們追到角落時,只見地瓜與斑斑正湊著鼻子互相聞來聞去,並沒有火爆的場面,外子就將斑斑抱起來,放回幼貓的透明箱。

   自此以後,地瓜便常常伏臥在斑斑的透明箱前,一面觀察著斑斑的一舉一動,一面搖晃著他那橘白相間的長尾巴,好像在說:「這小傢伙好像跟我一樣愛玩的樣子,什麼時候可以出來跟我一起玩呢?」斑斑也常常隔著玻璃與地瓜對望、喵叫地互動,似乎對這位學長也很好奇,也很高興他來看望陪伴。

   這,也算是「忘年之交」吧!

   回想起來,地瓜以前在瑞芳收容所時,一貓一籠,這對生性活潑又熱愛交友的地瓜來說,想必十分難熬,所以一來到咪可思,有這麼多貓朋友可以認識,難怪會興奮過頭了;其實他對貓咪們的招惹,是過度熱情,並沒有惡意,相信經過幾次經驗教訓,聰明的他一定能摸索出與貓咪們的和諧相處之道吧😺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2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