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時評)卡斯楚過世,“體制”內的人何去何從?

2016/12/2  
  
本站分類:其他

(加拿大時評)卡斯楚過世,“體制”內的人何去何從?

由提姆羅賓斯(Tim Robbins)和摩根費里曼(Morgan Freeman)主演,1995年上映的電影《刺激一九九五》(The Shawshank Redemption〉,講述1947年時,一名銀行家安迪.杜弗斯(提姆羅賓斯飾)被誣告殺死其偷情的妻子和情夫,而被判無期徒刑,關押在緬因州鯊堡監獄,在獄中度過數十年歲月,其間認識了好友──黑人阿瑞(摩根費里曼飾),後在牢房裡挖洞逃獄,尋找新天地的故事。

片中有一段令我印象深刻,那是監獄中的圖書管理員,一個在獄中待了五十年,從黑髮關到白頭的老布,獲知要出獄了,竟然受不了,差點殺掉另一名來向他道賀的獄友。

老布出獄後,無法適應外面(自由)的生活,最後選擇在一家破落的旅館上吊自殺,還在橫樑上戲謔地留下了“老布到此一遊”的字跡。

他的死訊傳到獄中時,安迪、阿瑞和其他獄友都相當訝異:“獲得了自由,為何他還會自殺。”這時阿瑞感慨地做了一個結論:“因為他已被監獄'體制化'了。”要他融入外面的生活,會生不如死。

所謂“體制化”,意思是一個人在獄中生活了很久,其思考模式、行為舉止都依照著監獄的規則來進行,幾乎被同化,久而久之,漸漸成為了習慣,甚至是生活的核心。

上周五,古巴領袖卡斯楚(Fidel Castro)過世,成為世界性的大新聞,畢竟,當今古巴和北韓是唯二處於“鎖國”狀態的國家,古巴方面主要緣自1959年1月1日,卡斯楚率領起義軍推翻巴蒂斯塔獨裁政權,建立美洲首個社會主義政權,並出任古巴總理(1976年廢除總統制後改稱部長會議主席)和古巴革命武裝力量總司令後,即開始他長達五十多年的執政。

儘管他說十年前即已交出權力,但接班人可不是民選出來的,正是其胞弟勞爾(Raul Castro),這樣的家天下政權,很容易想像得到,他需要用多凶猛的手段來箝制民意。

卡斯楚雖曾改善教育、健康醫療與居住的問題,1959到2006年執政期間,殘酷壓制言論表達自由的作為,卻是隨處可見。總部設於倫敦的人權團體國際特赦組織(Amnesty International)表示,言論表達的自由,是卡斯楚留給古巴“最黑暗的遺產。”

也正因為種種原因,歷年來,古巴人紛紛使出各種方式逃離,僅1965年一年,就有10萬古巴人通過每天兩次的“自由航班(freedom flight)”從哈瓦那到邁阿密申請難民。

由於美國對古巴限制移民外出的政策一直持批評態度,1980年,卡斯楚決定給美國人一個教訓。這一年,古巴政府忽然放開對一個港口——馬里埃爾(Mariel)港口的控制,於是,有15萬古巴人通過這裡一次性渡海到達邁阿密。這是歷史上最大的一次非軍事渡海行動。跟1960年代的那批難民相比,這批難民不但更貧窮,而且其中充滿了囚犯、精神病患者和妓女。卡斯楚通過這次偷渡事件,清除了國內大量的罪犯和精神病患者。

1994年,古巴政府又一次放鬆了海岸巡邏,於是,又有好幾千名古巴難民偷渡到邁阿密投親靠友。把美國佬的牙都氣歪了。

此後,偷渡美國的古巴人較為“穩定”,但數量仍然不少,2014年12月,美國總統奧巴馬宣布將和古巴恢復外交關係。話音一落,試圖偷渡佛羅里達海峽到美國的古巴人立刻翻了一番。2015年7月後,偷渡者的人數雖然穩定下來,但美國海岸巡邏隊統計,仍然比2014年高25%,比2013年高90%。

如果把藉由運動比賽機會申請政治庇護的人數算進來,古巴“難民”(主要是到美國,或經美國到加拿大)數目可能超過百萬,對人口僅一千一百萬的國家來講,這個難民數目只能用“令人咋舌”來形容。

他們是有多麼討厭自己的國家呀?

但縱然如此,仍有不少早已呼吸到自由空氣的古巴人為卡斯楚的離世而哀悼,例如星期日(11月27日)當天,就有大約100人冒著雨,手持蠟燭和鮮花,在溫哥華市中心集會悼念。

我還看見媒體報道古巴那邊悼念的情況,一個“老革命”82歲的門德斯(Aurora Mendez)憶起革命前的貧窮日子,稱贊卡斯楚為窮人奮鬥。50歲的的士司機洛瓦伊納(Armando Lobaina)希望勞爾及後繼者能保持古巴的社會主義制度優點,尤其是免費醫療及教育。但他仍然難掩憂慮:“改變不能太快,因為有很多人不想改變。”

“很多人不想改變”,說的好,不想改變的原因並非古巴很好,而是有很多人已經像《刺激一九九五》片中的老布,早已被“體制化”了,如果給了他們太多自由,古巴人反而可能無所適從。

微觀來看,這是老布和古巴人的悲劇,但宏觀去看,卻是歷史無情有以致之。我們無法置喙,只能同聲一歎。

可幸的是,卡斯楚1959年上台後熱中輸出革命,但卡斯楚兄弟近年早已卸下戎裝,勞爾更在哥倫比亞政府跟叛軍談判中扮演重要角色,協助結束超過半世紀的內戰。

事實上,勞爾正式接班後,一直致力於推動經濟改革,尋求令古巴經濟自由化,同時維持國家對經濟的控制,但礙於卡斯楚仍是古巴政界的“精神領袖”,並未大張旗鼓搞改革,或許正如古巴流亡領袖薩拉德里加斯(Carlos Saladrigas)所言,卡斯楚身故也可能是勞爾在任內推動改革的好機會。

勞爾如果能大刀闊斧搞改革開放,把四周的高牆推掉,是很有機會把古巴經濟帶上高峰,讓“老布們”不管身在古巴或美加,感受到的,都是同樣自由的空氣,那才是古巴人之福。

今日人氣:2  累計人次:70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