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時評)別靠「一旦」來反對

2016/11/26  
  
本站分類:其他

(加拿大時評)別靠「一旦」來反對


有數千人上個周六(11月19日)在溫市集會,並遊行示威一路走向溫市中心,抗議康德摩根(Kinder Morgan)輸油管擴建計劃,示威民眾先在溫市政府大樓前集合,一陣演講和提出了訴求之後,浩浩蕩蕩,從甘比街橋(Cambie St. Bridge)遊行至市中心。

儘管聯邦自由黨政府已宣布,定於12月19日作出有關該項目的最後決定。但感覺上,反對人士是想先向聯邦來個下馬威:「管你的決定是啥,我們就是反對到底。」換言之,聯邦同意也不准通過,不同意也不准通過。


這場名為「沒同意,別搞輸油管(No Consent, No Pipeline)」的遊行,由卑詩印第安酋長聯盟(Union of BC Indian Chiefs)以及多個反對組織一齊發起,其實除了原住民社區領袖外,聯邦綠黨黨領梅伊(Elizabeth May)和溫市市長羅品信(Gregor Robertson)也都參加了遊行。

事實上聯邦新民主黨的國會議員早在之前就不斷向選區民眾發信呼籲參加支持這項活動(住本拿比的我就曾收過相關的電郵通知),因此看起來這是聯邦(反對黨)國會議員的場子(羅品信則早在今年八月曾向加拿大政府委任的橫山輸油管擴建部長討論小組,提出反對該項計劃)。

這項由保守黨任內規劃的項目,本來是被奧巴馬(Barack Obama)否決的,但因新當選總統的川普(Donald Trump)競選期間曾說:「我絕對會批准這個項目,百分之一百。」而站在目前仍依賴著美國的加拿大立場,總理杜魯多(Justin Trudeau)恐怕也「不方便」抗拒。

因此,我相信所謂「12月19日作出有關該項目的最後決定」,結果如何,大概都猜得出來,反對人士先來個下馬威,也是可以想像。

雖然川普支持這項輸油管計劃,但別忘記他曾說過:「我希望有一筆更好的交易,我們想要其中的一部分利潤。」換言之,川普對加美在這方面的談判,不論曾經得出的結論為何,如果他覺得美國獲利不夠他想像得要多的話,大概都還要重啟談判。

而川普要到明年一月中以後才就任,我搞不清楚杜魯多為何要在一個月前(12月19日)就做決定,萬一美國吃定你,你怎麼辦?別忘記,川普的本質,還是商人。

我的出發點全從兩國在商業方面的角力來看,至於反對入士最關心的環保問題,個人認為,不是很好的反對角度。

他們反對的理由,從羅品信八月給中文媒體的投書可以略見:「一旦發生泄漏,溫哥華沿岸超過10公里的海灣將受到污染,破壞史丹利公園、大部分海堤、海灘及其他海濱地區……亦可能蒙受高達30億元的損失。」

這中間有個關鍵詞「一旦」,這是個假設語氣。

先不說計劃發言人貝爾(Lizette Parsons Bell)曾表示,「經過多年與社區人士溝通,會讓油管擴建計劃更安全。」在我們探討一件攸關國家的大型項目時,不能用「假設」來決定你的腦袋。

大家選出來的聯邦自由黨擺明了未來四年是赤字預算(明年將近200億赤字),搞定輸油管計劃,讓加拿大的油砂能夠最方便的方式輸出去賺錢,才能讓這赤字儘可能壓到最少最好看。站在聯邦立場,有其不得不的苦衷。

反對人士要反對,拿出的理由應該是,相關計劃、管理、設備、操作、營運……確實有很大的問題,而康德摩根拿出來的環保整治計劃,根本行不通,為什麼行不通,要怎麼才行得通(當然,前提是合理)……而非管你三七二十一,先反對再說,這會讓人感到很low。

如果康德摩根對反對人士提出來的條件雙手一攤:「礙難照辦!」那時再來發動反對聲浪,理據十足,也才能獲得更多人的支持。

此外,會支持這個項目的,除了聯邦自由黨人士之外,通常也就是利益均霑的相關企業界人士,他們看不到或不願意去正視油管可能帶來的危害,因為他們無所感,那麼反對人士應該找出更充分的理由,告訴他們,在獲利同時,他們的損失更大……爭取他們的「髮夾彎」,改支持反對人士的意見才是。

如果僅因為「一旦」就反對,那國家很多政策都不用實施了,大溫捷運系統全撤了,因為「一旦」發生恐襲,乘客無處可躲、警隊也撤,因為「一旦」執法者不爽就開槍,民眾怎麼辦、也不用軍隊,因為「一旦」成為恐怖組織目標,怎麼辦……

也不要有總理或總統這類領導人職位了,因為「一旦」他的政策讓我們不滿意,我們還能活下去嗎……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58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