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時評)川普一人之力,力抗民主黨競選機器

2016/11/12  
  
本站分類:其他

(加拿大時評)川普一人之力,力抗民主黨競選機器


不知周二(11月8日)美國總統大選投票的結果,應該要用改朝換代,或者是哀鴻遍野來形容?共和黨的川普(Donald Trump)一路跌跌撞撞,還是搶先民主黨的希拉蕊(Hillary Clinton)跑過270張選舉人票的終點線,成為美國第45任總統。

雖說這次美國大選,猶如要選民在兩個爛蘋果中做選擇,換言之,即便希拉蕊當選,也可以引起一片哀嚎。但無疑的,川普揭穿僵化政治的偽善,以素人之姿揚言翻轉華盛頓,讓好不容易通過民主黨內初選後,原本以為躺著選都能重回白宮的希拉蕊遭到很可能是她生平最大的衝擊。

●大話:啥!希拉蕊創建伊斯蘭國?

而整個選戰過程中,川普能夠最終勝選的一個重要“武器”,就是“大話”(謊話或誇大的語言),例如他一直強調,現任總統奧巴馬(Barack Obama)和希拉蕊是“伊斯蘭國”(ISIS)的“共同創辦人”(Co-Founder)。

這樣的指責,就連一些川普的支持者也感到困惑,一家電台的主持人希威特(Hugh Hewitt)就為川普緩頰說道:“也許川普的意思是,奧巴馬從伊拉克撤軍,才讓恐怖份子能夠'填補'美軍離去後留下的空檔。”

不過,川普仍然堅持,奧巴馬和希拉蕊就是伊斯蘭國的“共同創辦人”。

很多政治觀察家認為,現代政治已進入了“後真理政治”(Post-Truth Politics)時代,但川普可不管這些,只要這些(大)話能煽動選民(支持他);一家名為PolitiFact的網站,就指出川普比其他候選人更會說大話。

川普喜歡用“很多人都說……”來合理化他的大話,而他的支持者不太會去追究他講的,到底是不是真的。至於這些大話,為什麼還是有人會信,這多少是反映了選民對“建制派”的不滿。畢竟川普不斷強調,他是與中下階層的群眾站在一起。

當然,說大話的特質,川普並不是唯一,在世界其他地方也都見得到,例如台灣的選舉,就常見候選人指對方賄選,雖然後來證實是子虛烏有,但選舉已結束,敗選者只能徒呼負負。

不過,川普也並非只是靠說大話打天下,回顧川普的參選過程,真的只能用“跌跌撞撞”來形容,共和黨內因為他屢次出位的言論,並不支持他,不像希拉蕊,每次的造勢活動,都由“團結的”民主黨為她安排好好。

換言之,要說這場選戰,在沒有黨內同志的奧援之下,川普自始至終都是一個人獨力對抗民主黨龐大的競選機器,並不為過。

而對手透過媒體機器和精英團隊,也沒有饒過他,不斷挖出老梗,說他歧視女性,猥褻女性,竟連女兒都不放過,把“共和黨總統候選人”川普“塑造”成只會和女人上床的老色狼,也是另一種“大話”。

另外,值得注意的一點是,比起希拉蕊,川普在網路上的曝光率比那些自認為掌握“主流”意見的希拉蕊要多得多,而網路的力量之大,恐怕也不是“主流”或精英們能夠想像。

一家網路公司在9月11日到10月10日之間做了一份調查,發現川普的支持者在社交媒體上分享的貼文,是希拉蕊的657%,而其中,支持川普的作者,則是希拉蕊的384%。曾在推特上發聲支持川普的網民有90.8萬,支持希拉蕊的只有18.7萬,如果只看網路戰場,勝負立判。

與傳統媒體不一樣的是,社交媒體上的每個人就是一個出版者,不但可以貼文字,也可以貼視頻、圖表和動畫,並且可以大量複製傳播,其力量無遠弗屆,今後的選戰戰場,勢必會從實體走向網路,戰場面積不斷擴大。

●策略:三條主軸圍繞著“再次強大”

但事實上,縱觀川普這一路走來,其選戰策略還是相當“機巧”。川普陣營的選戰圍繞著其口號“讓美國再次強大”(Make America Great Again)有三條主軸,分別是民粹主義(Populism)、孤立主義(Isolationism)和排外主義(Nativism)。

民粹主義方面最典型的思考就是,為藍領創造更多的就業機會,例如10月31日他在密西根州東南部馬科姆郡沃倫市(Warren)的造勢活動中指出的,密州已有數千工作機會外移到墨西哥。川普提到,一家曾是美國最大工具和輪胎製造商之一的業者在密州解僱300人,把原本“本地生產”金屬零件和輪胎製造職缺外移到中國、南韓和台灣。

他說:“川普政府將終止美國的工作機會外流,這是我一再強調的。從現在開始,將變成美國第一。“

川普甚至放話警告:“若福特或其他公司宣布要將工作機會外移到墨西哥或其他國家,我會拿起電話對他們的高層說,如果僱用其他國家的人讓我們工人失業,當他們試圖把產品跨越邊界銷回時,我們將課35%的稅。邊界將會固若金湯。”

“孤立主義”展現在其選戰思考上就是“美國優先”(America First)。然而,有時他在這方面的思考充滿矛盾,例如,他並不希望美國太過介入國外的戰事,但又覬覦人家的油田,一旦你派駐軍隊到國外,被駐軍的國家當然會關心他們要不要付“保護費”。請問,到底要不要派兵呢?

“排外主義”經過媒體連篇累牘的報導,外界對川普在這方面的評價以負面居多,諸如要驅逐1100萬非法移民,甚至在對川普大學的調查上,只因為法官庫列爾(Conzalo Curiel)是墨西哥裔,他就要庫列爾回避。

民粹主義、孤立主義、排外主義和種族主義雖然是有區別,其後果卻往往與種族主義一樣。川普就不只一次提到墨西哥人不僅破壞美國人的生計(因為北美自由貿易協定),而且只會送毒販和強姦犯越過美國邊境。聽起來很像種族主義,但你拿這事指責川普時,他又說自己很愛西班牙人,而西班牙人也同樣愛他。

比起建德州長城,在川普的構想中,人們更熱衷於他提出立法限制穆斯林進入美國的概念。從共和黨黨內初選時的民調上會發現,選民關心恐怖主義,要遠遠超過移民政策,這也是為什麼黨內初選時,會有三分之二的選民支持限制穆斯林入境美國。

這些理念,其實顛覆了共和黨過去三十年的傳統,如果有人認為,川普一旦落選,共和黨就能回到過去的傳統,那是因為這批人沒有注意到共和黨黨內初選反映出來的民意和現象。如今,這些理念很有可能成為今後共和黨內的“主流思維”。

話說回來,也許民主黨的“抹黑”有一部分真實,特別是在女性這一部分,畢竟川普對女性的不尊重由來已久,但令人擔心的是,很多川普的支持者卻認為這很“正常”,而在第二場辯論中,他揚言當選後,要將希拉蕊關進監獄,也讓人憂心。現在川普當選了,他會不會“逼迫”FBI重啟調查電郵門,進而真的將希拉蕊送去監獄,令人好奇。

□真小人對偽君子?

回頭看希拉蕊敗選的關鍵,在於她難以改變選民對她的印象,讓這場選戰變成「真小人」與「偽君子」對決的比爛大賽。

希拉蕊在“電郵門”事件引發的誠信問題深植選民心中,就算調查局長科米在投票前夕幫她“洗白”,但為時已晚。

希拉蕊在危機處理過程的一再閃躲,加深選民對她的疑慮。川普順勢加大攻擊力道,利用維基解密似是而非的信息,揭發“柯林頓基金會”說不清楚的捐款去向問題,成功加深她在選民中“貪腐”形象。

此外,選民關心的經濟議題,希拉蕊的主張未能讓選民留下深刻印象,儘管川普也未提出像樣的振興計畫,但他靠簡單的概念,例如對中國課徵至少百分之廿五的關稅;要停止“外包”,讓美國企業回國生產;重建美國的道路、橋樑、機場等基礎設施等,讓人一聽就懂。

作家伊森伯格(Nancy Isenberg)曾說:“當你把選舉變成了一場三環馬戲,會跳舞的狗熊總會有贏的機會。”

川普的勝選應驗了她的話。“川普傳奇"所代表的,是美國社會中少數人對現況的不滿和發洩,他通過簡明扼要的短語把他的“政治不正確”的理念傳達出來,即使共和黨同僚都不支持他,他照樣能像秋風一樣,掃掉那些以“政治正確”為尚的政客落葉。

 

□為什麼美國華裔支持川普

都說這次美國大選跌破一大堆眼鏡,真的嗎?

或許是,因為據說,所有的民調都指向希拉蕊會贏,但結果為何大相逕庭?特別的是,在美國,支持川普的華裔大有人在,甚至為他成立華人後援會,為什麼希拉蕊卻沒有受到這樣的待遇。


曾在美國求學多年,擁有美國威斯康辛大學語言博士學位的Samson表示,他一直都有關注美國大選,三次辯論,他看到由網站做出的即時民調,都是川普贏,可奇怪的是,稍後才出來的各媒體民調,幾乎都一面倒的指是希拉蕊贏。

他認為,美國很多由媒體主導的民調,都是被希拉蕊所代表的菁英階層所掌控。

Samson強調,他並未支持哪一個候選人,但他說,從語言學的角度來看,在辯論中,川普比較像能激動人心的演說家,而希拉蕊的講詞好像是事前準備好,經過彩排後講出來,講話和表情都很拘謹、很小心,連笑容都顯得很僵硬,沒有感染力。

在佛羅里達州邁阿密從事地產經紀的余心蘭說,在美國的華裔能進入希拉蕊那種所謂菁英階層的很少,大部分是像她這一類,“不是小型生意東主,就是中產階級,特別能夠感受到川普對小型生意和中產階級的友善,無論如何都會站出來支持川普。”

而余心蘭所在的佛州,傳統上被歸類為搖擺州,這次大選中,川普也順利在該州拿下全部29張選舉人票。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52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