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原音韻箋釋》作者序

2016/10/15  
  
本站分類:藝文

《中原音韻箋釋》作者序

作者序(摘錄)
 
二○○八年八月向行政院國家科學委員會(今改名「科技部」)人文處申請為期三年學術補助專題計畫「從周德清到徐大椿:元明清戲曲音韻史的考察」,《中原音韻箋釋》是成果之一。原擬一年的計畫,孰料內容龐大繁浩,歷時六年完成初稿;修訂時間長達一年。本計畫敦請中央研究院何大安先生擔任音韻顧問指導,導讀原典,排難解惑。初稿完成後,承蒙輔仁大學中文系金周生先生反覆審訂,不吝賜正,鉅細靡遺。修訂過程中,再敦請曾師永義審訂〈正語作詞起例〉最後兩條〈樂府共三百三十五章〉及〈作詞十法〉,就曲牌曲律部份詳加批閱。吾生也有涯,而知也無涯,《中原音韻箋釋》的課題,絕非個人學養足以獨立成之。本書得以定稿付梓,對三位師長銘感在心,豈勝言謝!
 
一九八二年就讀臺灣大學中文系必修「聲韻學」課程,有幸受業於何大安先生,觸發對聲韻學的興趣。一九八五年進入碩士班一年級,熱誠依舊,繼續選修杜其容先生開設「音韻專題」課程。又因景仰王叔岷先生古籍斠證之篤實工夫及其人品風範,同時選修「斠讎學」課程。一九八六年秋天,蒙曾師永義不棄,收為入室弟子。將近三十年來,以戲曲批評、表演理論為治學方向,筆者深知戲曲與音韻密不可分,而《中原音韻》正屬跨元曲與音韻雙重領域之著作。以《中原音韻》探討北曲創作論與度曲論,不宜局限於〈作詞十法〉,當與〈正語作詞起例〉融會貫通。研讀〈正語作詞起例〉各條文字後,乃有「務求甚解」之渴望,因而興起箋釋之動機。進入周德清之文字奧義,則多從元曲創作與唱念的角度思考,期能找到二者繫聯的內在理路。《中原音韻》是元代「戲曲音韻學」開山之作,而元明清幾本戲曲理論經典,早有注釋出版。舉其要者,如周貽白《戲曲演唱論著輯釋》(1962),注釋的論著包括元芝菴《唱論》、明魏良輔《曲律》、清李漁《閒情偶寄‧ 演習部》,以及清俞維琛、龔瑞豐口述《明心鑒》(《梨園原》)。李漁《閒情偶寄》,「演習部」之外尚有「詞曲部」,另有陳多《李笠翁曲話注釋》(1981);江巨榮、盧壽榮《閒情偶寄校注》(2000)。明王驥德《曲律》由陳多、葉長海注釋(1983 初版,2012 修訂再版)。清徐大椿《樂府傳聲》由吳同賓、李光譯注(1982)。承繼以上經典注釋之後,香港古兆申、余丹策劃「崑曲演唱理論叢書」之研究及翻譯(2006),包括魏良輔《曲律》、王驥德《方諸館曲律》、沈寵綏《度曲須知》、徐大椿《樂府傳聲》等四本。以上所述戲曲理論之典籍,注釋成果豐碩,獨缺《中原音韻》。期望《中原音韻箋釋》出版,得以為注釋戲曲典籍添增一筆。注釋體例本當力求精簡扼要,為兼顧戲曲學與音韻義理,或考訂,或辯證,或演繹,或舉例,不免增生繁文,此所以書題「箋釋」之故。
 
本書有四個特色。首先,這是目前所見《中原音韻》第一本完整的箋釋。其次,溯源十九韻部讀音,摘錄釋義,別於明吳興王文璧增註《中原音韻》(又題《重訂中原音韻》)。其三,採取中原音系有入聲的觀點,釐清實際語音和北曲正音之別。其四,以現存元曲文本印證周德清之說,彰顯中原之音生機活潑的語言意義;或有助於具體掌握《中原音韻》所以成為元代「戲曲音韻學」開山之作的精義。周德清(1277-1365)《中原音韻》成書於元泰定甲子(1324)。十九韻部類似《詩韻全璧》,為北曲押韻之用。每個空格是一個讀音,以易識字為頭,根據頭一字識讀,故不需別立反切。其後將近三百年,王文璧增註《中原音韻》(1601),為韻譜增註反切釋義。再經三百年左右,江都任訥(任中敏)有感〈作詞十法〉原文措辭甚簡,又義有未盡,乃輯元明以來諸家論說,詳為疏證,完成三萬七千餘字的《作詞十法疏證》(1924)。任中敏序曰:「明王文璧有增注《中原音韻》一書,以余所見刻本,其所注者僅限於諸部韻字而已,餘非所及。是此所疏證,又適足以彌前人之所缺憾,益不為無故也。」疏證內容,旁徵博引,詳加考證,奧義精盡,嘉惠後學,厥功甚偉。歷經一甲子之後,對〈正語作詞起例〉有精要分析者,以甯繼福《中原音韻表稿》第二章為著稱(1985),是為近代音韻學研究重要代表著作之一。以其非屬逐條釋義性質,或有可再補充之處。至此,所見《中原音韻》各部份,或音切釋義,或疏證考述,或扼要導讀,尚無完整之箋釋。本書針對韻譜異讀、罕見字、難字、方音俗字或音變字等,以及〈正語作詞起例〉,連同前後六篇序文,定格四十首小令及其評點,詳加闡釋,期望呈現體例統一、內容完整的箋釋本。幸有近代音韻學者的篳路藍縷,筆者得以汲取前輩研究《中原音韻》的成果,奠定箋釋之基礎。茲就本書箋釋與王文璧、任中敏、甯繼福注釋疏證之差異,略作說明。
 
就韻譜音義而言,王文璧增註《中原音韻》,反切釋義係根據明代《洪武正韻》,這是以「後設」的切語為韻譜注音,無法體現從《廣韻》到中原音系之演變。本書箋釋韻譜音義,別於王文璧增註本,主要根據《廣韻》或《集韻》反切,並摘錄其釋義,以溯源韻譜音讀。就箋釋立意而言,任中敏《作詞十法疏證》之長有三。其一,採集元明以來諸家論說與周德清形成對話。其二,周德清於「末句」列舉若干曲牌,任中敏分別詳加考證其末句平仄律,並舉元曲證之。其三,周德清於「定格」選錄四十首小令及一首套數,任中敏逐首列出各曲牌句數,對照末句平仄律是否相合,並參考隋樹森編選《全元散曲》,比對曲文版本之差異。以上疏證之功,本書箋釋不再贅述,直接呈現曲文與平仄律之對照,可免去各首曲牌格律之說明,而著力於文句義理之闡發。
 
就入聲觀點而言,體現在中原音系入聲有無之差異。《作詞十法疏證》云:「惟北曲創自金元之北人,北人發音無入聲,故韻亦因之。入派三聲,雖為廣韻,亦北音本有之事實,而後始可。周氏所謂言語之間還有入聲者,蓋就朔南大體而立言耳。」任中敏主張北音本無入聲,韻亦因之。於是認定周德清所謂言語之間還有入聲者,係指南方音系而言。甯繼福主張《中原音韻》無入聲,但不等於說四海之內都無入聲,此即周德清所謂「言語之間還有入聲之別」。甯繼福對中原音系是否有入聲的立場,似乎模稜兩可。本書箋釋採取中原音系有入聲的觀點,嘗試對《中原音韻》相關論述形成明確統一的詮釋,從而釐清實際語音和北曲正音之別。
 
感謝三位先生百忙中撥冗為本書寫序。曾師永義在玉體違和、調攝補養之際,校閱文稿,補充賜正,繼而慨然允諾作序,何其榮幸。拜讀姚榮松先生和金周生先生序文,方全盤知曉先生委婉曲折之心路。承蒙何大安先生引薦,得有機緣拜識音韻學前輩大師,輾轉獲得兩位先生的序文,如獲至寶。三篇序文溢美之詞,未敢承領。先生意在提攜後進,嘉勉後學;字裡行間蘊含更多期許與鼓勵,助我在戲曲音韻研究孤獨的旅程中,獲得繼續前進的動能。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91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