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短篇】儷影雙雙

2016/9/29  
  
本站分類:創作

【極短篇】儷影雙雙

臉上幾條皺紋彷彿是刻刀精心雕琢,李時微笑的容顏有著苦瓜味,都從那幾道皺紋溢瀉;望著 原本開心的人、五官感染到一份淡淡愁绪。

李太體態豐盈,衣飾入時,一對鳳眼流露著依依之情。她端莊大方,口齒清晰談吐風趣;社交場所的男士們宛如追逐鮮花的浪蝶,紛紛展翅飛撲而至,往往被她身邊那位鬱悒的丈夫嚇走,苦瓜臉形的哀傷迫退。

李時是一位頗有名氣的詩人,他的詩打動了無數寂寞芳心,最後被那雙鳳眼勾魂攝魄所俘虜而成為人夫人父。戀愛時李時的親朋友好及父母都反對他所選擇的對象,那麼美艷的姑娘娶來做太太必定後患無窮。什麼話到了熱戀中人的耳膜皆如棉絮,輕飄飄的沾不上邊。

求婚時、姑娘鳳眉一展,淺笑的說:「你能答應我一件事,我就點頭。」

他把整束玫瑰花平放在餐桌上,舉起右掌,嚴肅的發誓:「我必定應允。」

「我還沒講出來你就允諾了,你會後悔的。」

她抿著小嘴,輕輕的浮現一抹令李時神魂顛倒的甜笑。

「死而無悔,玲玲!你快講吧!」

「你要應承永遠和我形影不離,絕不分開,能嗎?」玲玲收斂笑容,認真而執著,眼內充滿深情的期待。

「哈!我求之不得呢!原來是這件事。」李時想也不想的高高興興的答應了她。玲玲婚後,體貼溫柔,事事對丈夫千依百順,新婚的恩愛真是勝似神仙,當初反對的人自也啞口無言。

漸漸地,李時感到一份壓力與時俱增,他的詩發表前太太先查閱,後來書函文件也要她過目。最悽慘的是必遵守她的承諾,大小宴會社交,夫妻必定儷影雙雙。

在她留院生產的那幾天,他也要日夜守著她。她的妒意一如愛情,濃到化不開。李時漸漸寫不出詩篇,他原先開朗的笑容也在她的敏感醋味裡起變化。曾經低聲下氣求她:「請相信我,給我自己赴約好嗎?求求妳開恩。」

「你答應過的,要悔約,我們就離婚。』她緊抿嘴唇,一臉冰霜。

太太柔情似水,兒女天真可愛。形影不離又是自己承諾的,李時跌入婚姻的陷阱裡,越笑越苦,苦味擴散、、、、、、、、、、。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54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