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談)遠景版「諾貝爾文學獎全集」

2016/9/27  
  
本站分類:生活

(雜談)遠景版「諾貝爾文學獎全集」

大約從大二(1980)那年開始,遠景出版公司在沈登恩的主持下,委請陳映真做主編,出版了一套「諾貝爾文學獎全集」,那時我的零用錢少,買下這套書,連想都沒想過。

直到1987年吧,我在明道中學任教時,口袋積攢了一些錢,剛剛好碰到當時遠景再加大力度推銷這套全集,打出買一套「諾貝爾文學獎全集」,送一套倪匡科幻小說的促銷手段,因為我本來就超迷倪匡的(如《藍血人》、《換頭記》都是我喜歡的小說),因此看到這廣告,沒怎麼想,就買下來兩套(買一套諾貝爾送一套倪匡)。

某種程度來講,我是因倪匡,才買這套全集的,有點像很多小朋友是因為麥當勞新推出的玩具,才去買兒童套餐(隨餐贈送小玩具)。

買下之後,倪匡小說我都反覆看了幾遍,還沒想到翻開這套「諾貝爾文學獎全集」,因為我有個「偏見」(我願意承認是誤解)──得獎作品肯定讀起來乏味(雖然其中有幾部作品我曾零星讀過,如海明威的〈老人與海〉、貝克特的〈等待果陀〉、馬奎斯〈百年孤寂〉),我想起當年有部電影《巴黎.德州》,報紙廣告找來了詩人作家推荐,結果有朋友去看了後,大罵特罵,勸我別去,免得上(那些詩人作家的)當。

當兵時,我請一個台大醫科畢業的同袍幫我買了本羅素(Bertrand Russell)的《西洋哲學史》(History of Western Philosophy)英文版,打混摸魚時就拿出來讀一讀;但哲學的東東實在是太太太太太太難了,英文也不是太好的我,只看了不到100頁就宣布投降。當然,我知道羅素這本《西洋哲學史》是1950年的諾貝爾文學獎得獎著作。

移民出來後,這套書隨我來到溫哥華,坦白說,這套書擺起來挺「壯觀」的,故一直放在書架上「唬人」用的,沒想去動它們。

2007年吧,本地一家中文報紙約我寫專欄,大概是2009年左右的一篇,我打算寫某個表面上受人景仰,實際上是個草包的政治人物(姑隱其名),偶然的機會翻到遠景「諾貝爾文學獎全集」的《西洋哲學史》提到盧梭(Jean Jacques Rousseau),這位被譽為「浪漫主義運動之父」的哲學家,其實是個市井無賴……(羅素對他非常鄙夷),就拿來引用做對比。

後來發現,這本《西洋哲學史》寫得(或翻譯得)挺好看的,遂一路看了下去,直到看完,乾脆就下個決定吧:把這一套「諾貝爾文學獎全集」看完,幹掉了《西洋哲學史》之後,便重回1901年得獎的法國詩人普魯東(Sully Prudhomme,1839年3月16日-1907年9月6日)作品,就這樣一路讀了下來。

這一套「諾貝爾文學獎全集」原本是出到1982年的馬奎斯(Gabriel Garcia Marquez),總序中表列的作者也只到馬奎斯,大概是翻譯速度的關係,一直到1983年英國的高定(William Golding)都獲獎了,還沒搞定,因此,全集再加上高定(主要得獎作是《蒼蠅王》),做為壓軸。

昨天剛把馬奎斯的〈百年孤寂〉(以前志文出版社的新潮文庫版本我就讀過,這次其實是我第二次翻讀。)幹掉,明天準備打開高定的作品了,總算把這一套給K到最後一哩路。

謹此註記。

這一套書中的詩人部分,個人覺得只有泰戈爾(Rabindranath Tagore)的部分翻得還不錯(譯者是鍾文和梁錫華),其他讀來皆乏善可陳,猜測可能是因泰戈爾的詩以塑造真善美的意念為主題,跡近於格言(故被稱為『詩哲』),本不以韻律見長,故翻譯的顧忌沒那麼多。

例如《漂鳥集》中的一段「如果錯過了太陽時你流了淚,那麼你也要錯過了星星」;或者《新月集》的〈審判〉:「當我必須責罰他的時候,他更成為我生命的一部分。/當我使他流淚時,我的心也和他同哭了。」

除了《西洋哲學史》,深入淺出的介紹哲學發展,讓我感到有點驚艷的好看之外,丘吉爾(Winston Churchill)的《二次世界大戰回憶錄》是另一本好看到讓我驚訝的書,因為丘吉爾的得獎,我以前一直認為是「政治操作」,直到看完這本回憶錄,才發現,我錯了。書中對戰事的吃緊的描寫很容易讓讀者也跟著緊張,其中描寫希特勒奪權的幾個章節,簡直像看黑社會電影一樣刺激!

這一套「諾貝爾文學獎全集」對我寫東西也是挺有幫助的,我寫籃球的文章,甚至是時事(多半是政治)評論,時不時都會引用得獎作品中提到的故事,一方面是吊個書袋,另一方面,也算是把當年花的錢,再用今天的稿費賺回來的一種方式吧。

看看顧問群中有不少已成歷史了,如姚一葦,高信疆……,譯者中吳潛誠,孟祥森也已過世,而出版人沈登恩,更是早已將他對出版的理想和精神,烙印在永恆裡了……

時間真他媽的很恐怖!

 

今日人氣:2  累計人次:329  回應:2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

繼續想    
繼續想
曾對羅素的《西洋哲學史》及邱吉爾的《第二次世界大戰回憶錄》這哲學及二戰經典感到興趣〈皆臺灣左岸版〉,但一直對兩者皆是「超級大磚頭」的巨著有所遲疑,看得完嗎.........
回應    0    0
徐望雲    
徐望雲
西洋哲學史沒有那麼難進入,有一些故事發人深省。不過,建議可先看二戰回憶錄,很好看(我本來也是不感興趣,但因發誓要讀完全集,才勉為其難的翻開這本,沒想到越讀越有味)。
回應    0    0